“仲谋回来了?”

    “回来了,啊,对了,少爷刚才让我帮个小忙。”

    “什么少爷,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他的名字,叫你做什么?”许千秋道。

    “小事。”

    “小事,需要你,让我猜猜啊,打人吧,是不是又是学校里的同学啊?”许千秋道。

    “同学,剁一只手。”

    “什么?!”

    啪,许千秋听后猛地一拍桌子。

    “太不像话了!”他脸色变得很难看。

    “在学校里不好好学习,搞这些东西做什么,想走我们的老路子吗,你给我记着忠明,除非他在外面让人打断了手脚,让人拿刀捅了,否则绝对不能出手帮他,先让他自己想想,过几天我得好好和他谈谈。”

    “知道了,大哥。”

    一连几日,风轻云淡,河边绿柳迎春,樱花粉艳。

    春天是真的来了,

    “哎,你居然没什么事?”这一日何茂盛瞅着王显好奇道,“你是不是身后还有什么大人物,让他许仲谋十分的忌惮啊?”

    “我就是升斗小民一个,身后哪还有什么大人物啊?”王显笑了笑。

    不过这几日出了修行有了长足的进步之外,他也在调查那位许仲谋还有他的老子许千秋。

    许千秋的确是个人物,短短的七年时间将许安集团从一个小小的建筑队发展成了一个资产数亿的许安集团,这里面固然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但是更多的反应出来的是他高人一等的眼光、魄力还有手段。他本人从一个接头的混混摇身一变,成了西来有名的商人,大老板,在西来有能力的人不少,但是这几年,他是窜的最猛的那一个。

    至于他儿子许仲谋,在同龄人之中,心智绝对是高人一等,年纪轻轻学校的风云人物,学习好,老师喜欢,为人仗义同学愿意和他结交,面上是这样,但是内地里,有着和年龄不该有的狠辣,他要整人,那是往死里整,而且这个家伙小小年纪就喜欢女人,从十几岁的女学生,倒是三十多岁的离异女人,他都试过。还有人为此打过胎,如果照着历史的估计继续发展下去,那个清纯美丽的许心如甚至因此丧了命,不得不说,这位公子哥真是会作。

    这一天,下了课,王显还是一个回家。

    路上,夜风稍稍有些冷。

    离校一段是时间,将要到家里,路边墙根下站着一个人,穿着普通,留着短发,见他走过来,望着王显,几步来到了跟前。

    “王显是吧?”

    “是。”

    “忍着,很快。”他说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说完之后,那人突然冲过来,手里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刀。

    刀光一闪,直接朝着他右手砍过来,速度极快。

    王显闪身躲过,然后欺身而上,一掌落在他胸腹之间,嘭,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如同被汽车撞了一般,重重的撞在背后不远处墙壁之上,咔嚓,墙壁龟裂,他人瘫倒在地上,只觉得胸腹之间火辣辣的疼,浑身骨头仿佛碎裂一般,王显一步上前,一脚踩在对方右手之上。

    啊,一声惨叫。

    咔嚓,骨骼尽碎。

    按头朝后一撞,他整个人便昏死过去。

    然后王显环顾四周,夜静悄悄,无人发现,这个地方实在有些偏,他看了看地上的人,而后他蹬着车子离开。

    “许仲谋,还真想剁我一只手啊!?”王显抬头看了看天空。

    这梁子既然结下了,那位许公子有这么想玩,那就玩一玩吧,一只小崽子,好对付,虽然心智早熟,再怎么早熟也比不上他这个在了乱世生活了十数年的人,但是他身后的那只恶虎却让他有些头疼了。

    “嗯,还是太过单薄了。”王显思忖道。

    虽然他因为重来一回,先觉先知,但是终究是底子太差,家中无权无势,现在充其量也不过是稍稍大一些的虾米而已,鲤鱼跃龙门,逆流化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一个人单打独斗,终究是有些限制啊!

    照例一夜修行,现在他已经尝试着内息周天运转。

    清晨,跑步。

    “小伙子有心事啊?”

    “这都被你看出来,看来我真养气的功夫不怎么样啊。”王显笑着道。

    “养气,呵呵,你猜多大年纪,这个年龄,要朝气蓬勃,要有冲劲,年轻,没什么好怕的,养什么气啊?!”这位牧姓的中年男子听后笑着道。

    王显听后只是笑笑。

    西来市人民医院,

    几个人聚在一间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男子,挂着吊瓶,右手打满了绷带。

    “怎么回事啊?”

    “小安昨天晚上出去做事,被人废了。”

    “废了,严重吗?”

    “右手骨头全碎了,肋骨三处骨折,内脏轻微破裂。”

    “什么人啊?”

    “西来中学的一个学生。”

    “学生?!”

    西来中学,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讲解一篇古文,王显在下面听的津津有味,也就是上语文、历史这些课,他会认真仔细的听,数学物理之类的他也想听,只能说是尽力了。

    “哎,许仲谋没找你麻烦吗?”下课之后,何茂盛问道。

    “怎么,你盼着我出事是吧?”

    “不是盼着你出事,你要是让人揍了一顿,这事就了了,还好说,这老是没动静,那许公子是不是等着憋大招呢!?”何茂盛道。

    “大招?”

    他昨天晚上已经出了,就是效果不怎么样啊,被破掉了。

    上午的时候,许仲谋就得到了消息。

    “什么,好,我知道了,今天中午我去看看安哥。”许仲谋挂掉了电话,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

    内心却是很惊讶。

    西来市人民医院,

    “一个照面?”

    “是,一个照面,我连他人都没碰到就直接倒下来,前后不过十秒的时间吧?”

    “嘶,一个小小的高中生,会有这样的身手?”

    躺在床上的男子也不愿相信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是真的,自己一个不知道打了多少架的人,在一个高中生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连人家衣角都没碰到,直接躺地上,说出去谁信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