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前一天晚上,凌夏的情绪几近崩溃,哭得好像随时要融化一样。甚至她是哭累了才睡过去的,梦里还在苦苦挣扎。但第二天上班前,她到底还是早起了一会儿,给自己画了个眼妆,遮盖红肿的眼皮和乌青的眼圈。凌夏特意挑了一身黑色的职业装,配了白衬衣和高跟鞋,把头发高高绑了个马尾。一番打扮下来,等她出现在律所时,又是一派冷静沉稳、不为外物所动的干练模样。

    任谁都瞧不出,她也会无助茫然,不知所措。

    秘书小柯给她送完咖啡,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还跟总服杨欢乐、内勤并其他两个秘书感慨:“我们家凌律师,当真是活成了成功职场女性最好的那个样子,漂亮、独立、业务一流,灭七情斩六欲,实在太酷了。我发现她今天的气场又强了几分,有种特凌厉特霸气的感觉。”

    其他几个人也赞同地附和。

    “凌律师年纪轻轻,就这么优秀,真是让人佩服。”杨欢乐说,脸上一副崇拜的表情。

    苏汝闻的助理周振斌说:“我们苏律师也特别棒,有时候我觉得苏律师和凌律师简直就是同一个人的男版和女版,太像了。”

    “什么男版女版,那叫般配!”小柯白了周振斌一眼,“真不会说话。”

    周振斌被她吆喝地立刻改口:“对对对,你瞧我这个嘴,真瓢,两位大神就是配一脸啊!”

    几个人都被他“认真改正、态度良好”的样子逗乐,一起笑了起来。

    杨欢乐又说:“虽说我一直都特别佩服凌律师,但最近这种佩服又升华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剩下的四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就是我发现,凌律师的定力简直超乎人类想象啊!”杨欢乐夸张地瞪大了眼睛,说道,“她现在可是《博弈》剧组的法律咨询,时不时地就要和剧中的主演打交道。但是你见凌律师她骄傲了,她自满了吗,她飘飘然了吗?没有!她还是那么淡定,就算是面对楚炀,我是说,那个人是楚炀哎,她还是风轻云淡的……我的妈呀,她是怎么做到的?”

    旁边的另外一个男助理不屑地说道:“楚炀怎么了,我前天还跟他擦肩而过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就很平凡啊。”

    小柯、杨欢乐和女内勤,一齐做出来十分鄙夷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是个男的,还是个没什么眼光的男的,才觉得楚炀没什么。”杨欢乐是楚炀的死忠粉,绝对受不得别人说楚炀“平凡。”

    小柯也说:“就是,我看你这是嫉妒,嫉妒楚炀神仙颜值、天人之姿。”说着,她又问,“鉴于你是个钢铁直男,我们暂时不拿楚炀打比方了。我就问你,你最近在律所里见到女主角安佳小姐姐,难道不会脸红心跳?”

    “安、安佳嘛……”就只听到一个名字,男助理的耳朵就开始变红,满面春光,“安佳真的好漂亮,近距离实景观察,竟然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几个女生爆发出无情的嘲笑,笑到简直不能自已。

    “瞧,这就跟你看楚炀一样,我们也觉得安佳挺平凡的。”小柯好不容易止住笑,又说,“我们看着楚炀,就是满心满眼的粉红泡泡,根本无法正常思考。但是楚炀来办公室,找凌律师咨询问题。凌律师全程淡定至极,还能跟他一板一眼地沟通专业知识,所以我就彻底服了她了。”

    杨欢乐插言:“我还听到一个八卦,说楚炀和凌律师曾经是同学。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毕竟楚炀是海大毕业的,凌律师、苏律师和黄律师本科也都在海大。本来咱们律所有三个海大师兄妹,也没觉得怎样。但楚炀突然出现,剧组拍摄期间,所里就是四个海大学子了,你们不觉得很神奇吗?”

    经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人都露出个惊叹的表情来。

    周振斌率先反应过来,总结了一句:“所以说,海大特别出人才,对吗?”

    他们几个热火朝天的讨论时,海大的“人才”、话题的当事人,凌夏,正独自在办公室内做着心里建设。

    昨晚分开的时候,她控制不住情绪,跟楚炀说不要再见面了。但实际上,剧组在律所的拍摄期间内,他们肯定会避无可避的相见。她把气氛弄得这么僵硬了,再见面的时候,该怎么圆场呢?

    或许,楚炀在经历在她那一番“豪言壮语”之后,也不想再见面了呢?所以,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今天楚炀的戏份大多都是夜戏,凌夏总体来说是个很合格的顾问,她下班之后就留了下来,打算等一会儿没什么需要她的地方了,再离开。

    演员们拍摄的时候,编剧就凑过来,一直跟凌夏聊着天,询问她对剧本中一些案件设定的看法。凌夏很认真的一一回答,只是偶尔忍不住,会在对方说话的间隙里,偷偷去瞄一眼楚炀的方向。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分明不断告诫自己要远离,还是忍不住想看他。

    她本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却不料还是被发现了。

    “他很帅,对吧?”编剧笑眯眯地看着凌夏,问道,“不是那种肤浅意义上的帅,而是优秀完美到仿佛在发光一样的帅,让人根本无法忽视,对吧?”

    “嗯?”凌夏有一瞬间心虚,但既然被发现了,再遮掩反而更显刻意,于是她干脆承认,“的确很帅。就是,我不太会形容,不像编剧说的这么生动有感觉。”

    她这么坦然地说出来,反倒显得没什么见不得人了。

    编剧显然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毕竟楚炀的粉丝多得惊人。她说:“我和楚炀合作过好多次了,每次只要是他来演绎,我就觉得自己的剧本写的值了。”

    凌夏笑了一下,算是附和了。

    编剧又说:“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出演了我的剧,就会带来极高的收视和关注,让剧本发挥最大的商业价值。而是,他每次演戏,都非常用心、认真,尽最大可能把角色展示出来,把剧本中所写、所表达地演绎出来。这真的是,对一个故事最大的尊重,也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