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远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众目睽睽之下那是万万不能认怂的,尤其是被一个他看不起的接盘侠!

    林致远一咬牙,坐到了向日初的对面。所谓富贵险中求,只要石头剪刀布赢了向日初,就有机会先赢走他的百达翡丽金表,然后激他用人鱼泪项链做彩头,再赢过来!

    林致远傲然一笑:“怕输?笑话,林某人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我只不过想让你多开心一会儿,因为遇到我,你注定一败涂地!”

    向日初点点头:“年轻人很自信嘛,我欣赏你,希望你不要像其它老铁一样那么客气。”

    石头剪刀布!

    林致远出布,向日初出拳头,向日初输!

    向日初把三粒骰子在茶碗里摆好,3个6朝上,然后拿另一只茶碗盖在上面:“猜吧。”

    林致远不由蹙起浓眉,目光闪烁的看着向日初:这小子在耍什么花样?和别人比的时候好歹还敲敲茶碗,怎么到我这盖上就让猜?

    茶碗里的骰子根本没有动,难道真的是18点?

    不,不可能!这小子是个老千高手,他一定在最后盖上茶碗的瞬间动了里面的骰子,利用盖茶碗的声音掩盖骰子翻转的声响。

    “几点啊,老林,你猜个点数怎么这么费劲,搞得自己满头大汗的?不要想太多,虽然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但有时候见山就是山。”向日初晃悠着手腕上的七块手表,不耐烦的催促道。

    “17点!”林致远坚信向日初动了手脚。

    向日初摇着头拿开茶碗,里面还是三个6朝上。

    “年轻人,你给自己加戏太多了,都告诉你见山是山了还17点,你数学这么烂怎么出国留学的啊?赶紧喝酒掷骰子,该我猜了。”向日初把茶碗盖上,推到了林致远跟前。

    林致远喝了酒,开始摇骰子,他放在耳边摇了一会儿,就放在了桌子上:“几点。”

    “5点。”向日初淡淡道。

    “你错了。”林致远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弧度,缓缓拿开了盖着的茶碗。

    众人定睛望去,三粒骰子的点数正是1,1,3,加起来刚好是5点。

    “没错啊。”向日初指了指茶碗道。

    林致远根本没有看茶碗,他一直盯着向日初的表情,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到失落和郁闷,因为他是认真听着摇的,他很确定里面是三个三,一共九点。

    林致远看到茶碗里的点数,面色大变,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向日初大怒道:“你出老千!”

    “感谢林致远老铁赠送跑车+1。”

    向日初懒洋洋的眯眼睨着林致远:“我说大兄弟,愿赌服输的道理你不懂啊,怎么还带血口喷人的呢?骰子是你的,茶碗是酒店的,点数是你摇出来的,我压根没碰到你,也没碰茶碗,怎么出千?”

    “这……我怎么知道!”林致远一时语塞。

    向日初的解释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可是林致远也很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点数啊。

    “好,你赢了。”林致远沉默了片刻道。

    向日初把最后那块劳力士绿水鬼戴在手腕上,转头对秦嫣道:“亲爱的,我还有事儿,咱们走吧。”

    然后提高嗓门喊道:“那个,服务员,我要打包的柏图斯红酒准备好了没?”

    “等等!”林致远突然道。

    “咋了老弟儿?我是真有事,下回我请你,咱们再喝。”

    “我要和你再赌一回!”林致远神情坚决的说。

    “你还有彩头么?”向日初饶有兴致的问。

    “有,我妻子的五克拉钻石项链!”林致远指着马如兰脖子上的项链道。

    马如兰面色微变,但是大庭广众之下,终究是忍住没有翻脸。

    “好,那我们继续,既然你用项链,我也用项链好了,嫣儿,把人鱼泪项链给我。”向日初伸手道。

    秦嫣毫不犹豫的把项链摘下来放进向日初手中。

    马如兰知道林致远听骰子的本事,现在见秦嫣拿了人鱼泪项链,也就痛快的把钻石项链交给了林致远。

    两人把项链放到桌子上,开始石头剪刀布。

    向日初出布,林致远出剪刀,向日初输。

    向日初单手拿过两个盖在一起的茶碗道:“这次给你好好摇一摇,可要仔细听好了哦。”

    向日初上下左右各种摇,林致远为了听清骰子的点数,跟着向日初的动作上下左右移动,那样子特别滑稽。

    摇了足足一分钟,向日初才把茶碗放在桌子上:“猜吧。”

    林致远信心十足,脱口而出:“三个一,三点!”

    向日初眨了眨眼睛:“你确定?”

    林致远:“当然,打开茶碗吧。”

    向日初:“猜错了老弟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几点?”

    林致远面色肃然,冷声道:“我说过了,三点,不要耍花样,马上打开茶碗!”

    “打开茶碗,打开茶碗!”

    别的同学向着林致远的也跟着叫喊,给向日初压力。

    向日初摇头轻叹:“给机会还不要,输了也是活该啊。”

    说着拿开了盖在上面的茶碗。

    装骰子的茶碗里,只有一粒完好的骰子,一点朝上,另外两粒骰子碎成了粉末。

    向日初把马如兰那串八百万的五克拉钻石项链拿起来塞到秦嫣手中:“亲爱的,恭喜你有两串项链了。”

    然后他看着全场呆若木鸡的同学,挥了挥手:“再见了各位,今天我很开心。”

    然后对郑微竖起大拇指:“美女,今天谢谢你。”

    最后凑到林致远耳边,笑嘻嘻的说:“感谢老板慷慨解囊,让我满载而归。”

    众人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向日初不是表面上呈现出来的那样,是一个只能穿的起山寨货的穷吊丝。传闻秦嫣和林致远分手后一蹶不振,现在看来并不是,她比以前更美,更幸福,因为她现在的男朋友,比林致远更帅,更高,更风趣幽默,更有钱,更强大!

    向日初走到门口的时候给林致远传声入密:“孙砸,今天只是小惩大诫,以后你再敢让嫣儿流一滴泪,再伤害她一丝一毫,小爷撅了你的三条腿儿!”

    向日初和秦嫣离开了,剩下的人也是各怀心思,没了继续嗨皮的心情,林致远心情低到了极点,马如兰一张脸黑得如同锅底,再无起初的优雅高贵,美丽大方。

    “大家都吃饱了吧?”林致远咳嗽一声道。

    “吃饱了吃饱了,谢谢班长慷慨解囊。”孙韬赶紧赔笑道。

    林致远心中一痛,被‘慷慨解囊’这四个字扎心了。

    “服务员,买单。”

    林致远看着向日初座位前的桌子上那满满当当的骨头,海鲜壳,虾皮,心塞的不行,这货居然真的吃光了两头烤乳猪,十二只六头鲍鱼……

    服务员对林致远微微躬身道:“先生请稍等。”

    两分钟后,穿着制服的主管杨翠来到包间对林致远笑道:“致远,一共六万六。”

    林致远微微一怔,他心道,不可能啊,向日初喝的那两瓶柏图斯二十万一瓶,还有他点的那些菜就不止六万六了,怎么可能总数才六万六?

    林致远回过神来道:“老姨,是不是搞错了,怎么可能这么少?”

    杨翠笑道:“没搞错,给你们打折了,打了三折,也就是收了个成本价。”

    孙韬立马拍马屁道:“老姨太给力了,给打这么高的折扣!”

    林致远觉得不太对劲儿,因为来之前和老姨打过电话,老姨说可以给打八八折,现在怎么成了三折了?再说了,就算三折也不对啊!

    杨翠苦笑道:“老姨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是总经理要我亲自来告诉你们打三折。真是奇怪了,就是总经理,最大的权限也就是打七折,难道他要自掏腰包么?”

    “向先生,向先生在哪儿?”

    一个男声在包间外响了起来,众人望向门口,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小跑着进来了。

    “你谁啊,找哪个向先生?”刘骏见不认识,便不客气的问道。

    “总经理您好,您怎么亲自来了?”杨翠见到中年男人,马上低头哈腰,笑容热情。

    中年男人没理她,望着众人道:“谁是向日初向先生啊,感谢您百忙之中来到这里,都怪我招呼不周,若不是陈总特意打电话来说您在这吃饭,我都不知道。

    陈总还说若是向先生请客就直接免单了,别人请客也是要给些面子的,就打三折好了。向先生个人爱喝的柏图斯红酒我又订购了五十瓶,这是柏翠酒庄今年能给的最大量了,实在是汗颜啊……”

    众人都听傻了,那个穿山寨货的爱贪小便宜的饭桶向日初到底何方神圣啊,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让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经理屁颠屁颠跑来讨好?

    总经理的话给林致远的震撼最大,因为他知道总经理口中的陈总正是第一美女总裁陈妍之!能让陈妍之亲自打电话嘱咐总经理打折的男人那是何等身份?

    六万六这个价必然是不包括柏图斯红酒的,想来是因为那两瓶红酒都被向日初一个人喝了,原来他说的自己打包柏图斯不是吹牛啊!

    几乎所有人都惊讶于向日初的面子,唯独郑微面色如常。

    她嘴角微微上扬,低估了一句:“表姐啊表姐,他不过是你的保镖,你至于为了给他长脸搞这么一出么?也不看看你那个总经理的演技有多浮夸!”

    “向日初已经走了。”刘骏失魂落魄的说。

    “哦,走了啊,走了。”总经理嘟囔着离开了包间。

    向日初不知道酒店里发生的这个小插曲,现在距离慈善晚宴开始不到十五分钟了,他嘱咐早就等在酒店门口的周有才将秦嫣送回云渺别墅,然后一个人隐身之后,风驰电掣地朝着琅月会所赶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