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许你来生 第007章 你什么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总裁,她毕竟是少夫人的妹妹,您的小姨子。”

    欧烈阴柔俊美的脸上带着微笑,头一次为犯大错的人反复求情,“言雨柔那么善良,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如等她过来再行处置?”

    萧圣冷眸一转,幽深地看向塘里那抹纤瘦的身影,心头闪过一道复杂的情绪。

    这个和他拜过天地的女人,正在自寻死路。沉默了几秒,他突然施恩了,“把她给我捞——”

    “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萧圣心里莫名一揪,倏地站了起来。

    只见言小念拽下繁重的头饰,狠狠掷向一截“木头”,“滚开,别过来!”

    那木头毫无畏惧,继续逼近。

    “总裁,鳄鱼下水了,去吃她了!”欧烈脸色大变,抄起一杆鱼叉就要投过去,蓦地又顿住了,怕吓不走鳄鱼反而激怒它。

    “欧烈,你似乎太紧张了。”

    萧圣重新坐下来,含一支香烟在唇里,一手护火点上,吐出优美的烟圈,如此闲适,好像他刚才并没紧张似的。

    “我……”欧烈也不知道水塘里的丫头,怎么就触动了他的心弦?

    “考验她的时刻到了。”轻烟缭绕之下,萧圣冷冽俊美的轮廓更加帅痞,“如果有本事从鳄鱼嘴里逃生,我就放过她。”

    “可总裁,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对不起。”

    收到主人的眼刀,欧烈立刻噤了声,转眸看向池塘,希望她能先稳住。

    水冷,鳄鱼动作缓慢,暂时撕不到她。

    而且他预感着总裁并不会让她死,就是想吓她,对她胆敢冒充新娘做一个小小的惩罚。

    可这惩罚等于要了言小念的命,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刻的惊心动魄。

    就刚才,看清那并不是木头,而是一条慢慢接近的鳄鱼时,她的脑子“嗡”一下,知道自己要完了!

    还不如配冥婚,好歹留个全尸。

    大限将至,她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怨气,“言雨柔,你不得好死!”

    凄厉的诅咒划破夜空。等待死亡的煎熬,恨得她眼睛往外喷火。

    “言雨柔,我诅咒你内分泌失调,癌细胞怀孕,永远生不了孩子,碰到你的男人都得艾滋!出嫁第一天就做寡妇,断子绝孙,生生世世得不到幸福!”

    晕,这骂法太恶毒了!

    偷瞟一眼总裁铁青的脸,欧烈浑身凉透了,痛心地望向言小念。

    唉!她真是个愣头青,连总裁都骂了,还能有命?

    “你看清她的人品有多歹毒了吧?”

    萧圣倏地站起来,一手指向欧烈,语气冰冷无情,“都给我滚!胆敢围观者,和她一起做鱼粮!”

    “是,总裁。”欧烈再有同情心,也不敢忤逆主人,一挥手,所有的人都散了。

    呲啦!

    一辆豪车突然开了过来,在塘边戛然而止,穿着红色礼裙的人影从车里奔出,“老公!”

    见来人是菩萨心肠的言雨柔,欧烈大喜,不断地对她使眼色,希望她救人。

    “老公,呜呜……”言雨柔假装看不到什么,一下子扑到萧圣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大婚之日被人顶替,委屈死了。

    萧圣没安慰她,脊背站得笔直,下巴紧绷,一点好脸色没有。眼角的余光一直睨着水里的人影,单手紧握成拳。

    “啊啊……”鳄鱼近在咫尺,言小念抱着头发出恐怖尖叫,听了让人毛骨悚然。

    萧圣寒眸一缩,不动声色得弹了下手指,一枚橙色的药丸飞出,“嗖”地落在鳄鱼嘴旁,鳄鱼随之疯狂……

    言雨柔顺着尖叫声看向河里,见鳄鱼在扑腾,顿时大喜。

    太好了,言小念肯定被撕吃了!开心,但她得表现出善良的一面来。

    “啊!那是我家小念,小念啊!”

    一秒酝酿出情绪,她哭得撕心裂肺,双手紧紧搂住萧圣的窄腰,摇晃着,“老公,放过我妹妹吧,她才二十一岁……啊,有鳄鱼!”

    低下头,见怀里的女人已经吓晕过去了。萧圣习惯性地想来个公主抱,突然又顿住了。

    “碰到你的男人都得艾滋。”

    “嫁人第一天就当寡妇。”

    “断子绝孙……”

    这小嘴真毒。萧圣烦躁得把言雨柔往欧烈怀里一推,迈着冷冽的步伐离去。

    装晕的言雨柔心里一惊。

    这是四年来,萧圣第一次对她粗手粗脚。该死的言小念一回来,好像格局就改变了。

    欧烈一手扶着晕倒的言雨柔,看了眼总裁的背影,偷偷补了一枚橙色的染色剂进池塘里,这是鳄鱼、蜥蜴等冷血动物最怕的颜色和味道。

    整个池塘被橙色的苦味剂重度污染,那条狂躁的鳄鱼果然坚持不住了,没命得逃窜到假山之上。

    言雨柔趴在欧烈的肩膀上,把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欧烈一枪爆头!

    小念不死,万一四年前的事情暴露了该怎么办?

    “少夫人,哦不,言小姐,你是不是醒了?”抱着女人走了两步,欧烈好像觉察到什么,突然问道。

    言雨柔吓得一个冷栗,慌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晕。

    欧烈漂亮的眸子里划过一道狐疑,第一次开始怀疑这位言小姐的善良,有没有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已经十一点了,许坚终于忙好工作,准备下班。

    一到车里,他就解锁手机,见小念没回他信息,觉得有些奇怪,又试探地发了条,【小念,我下班了,第一天工作顺利吗?】

    等了许久,她依然没回。

    该不会出事了吧?缘于职业习惯,他很容易把事情往坏处想。也不管会不会打扰到她,干脆把号码拨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机械而冰冷的女声让人心生不祥,又拨了一遍,还是那样。

    许坚剑眉微拢,扯了扯领口,立即改拨邬珍珠的号码。

    “喂,谁啊?”邬珍珠睡意朦胧的声音传了过来。

    “珍珠,你去小念房间看看,她在睡觉吗?快!”一向沉稳持重的男人,声音带着焦急。

    “小念?”摸了把睡在旁边的宝宝,邬珍珠骤然睁开眼睛,一下子弹坐起来,“她没和你在一起吗?”

    “她怎么会和……”

    许韧顿住话头,眼眸里炸出几丝红线,“你什么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