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许你来生 第006章 你给的痛,很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府别墅。

    夜安静的可怕,装饰喜庆的新房里,红茫茫一片。

    “呃,这是哪里?我怎么了?”言小念头疼欲裂,浑身无力,连喘气都觉得费劲。

    透过丝绸材质的红盖头,她隐约看到两盏红烛在流泪。

    这诡异的场景在电视里见过!

    “啊——冥婚!”小念第一反应就是被卖给死人配冥婚了。她死都不会想到,言雨柔会把萧圣这样的香饽饽塞她嘴里。

    冥婚之后,她会被下葬,埋进土里。更可怕的是,埋之前会先糟蹋一顿……

    想到这里,言小念毛骨一阵悚然,冷汗瞬间湿透衣背,手脚也发麻了,抬手去捞盖头,撩两下居然没撩开。

    这时,门外传来一串坚实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来人了!

    言小念吓得心脏骤停,身子像被定住了似的一动不敢动。

    砰!

    门被大力踹开,寒气随之涌入。

    萧圣踩着一地烛影,气势凌人地迈进来。

    他面庞冷峻,一双黑眸死死盯着床头的新娘,犀利的视线几乎穿透盖头,看到里面丑陋的面孔和肮脏的灵魂。

    只是让他预料不到的是,自己终有一天会为这个让他厌恶的女人,不惜倾家荡产,用命来换,也要和她在一起……

    门外,欧烈和保镖叶枫以防备杀手的姿态,举枪瞄准言小念,只要她一有异动就地击毙。

    一道颀长的身影罩过来,带着冷寒的煞气,言小念吓得牙齿咯咯作响,她想躲避,或者拖延时间,许坚一定会来救她的!

    她不知道,今天警局突发重大事件,许坚忙得饭都顾不上吃,只给她发了条语音信息,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

    目光扫过筛糠一样的女人,萧圣薄唇勾起不屑的弧度,并拢两指夹住盖头,猛地往后一掀。

    “啊——”言小念尖叫一声钻进了床底下,躲在最里的角落,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Shit!

    搞什么?

    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招,萧圣倏地握紧拳头,眼里迸出浓烈的厌恶!这猥琐的女人,不要脸的事都干了,现在知道害怕了?

    门外,欧烈和叶枫也对视了一眼,不明所谓。既然她下药给言雨柔,顶替做了新娘,应该扑向总裁才对!

    “砰!”

    一拳重重砸在床帮上,萧圣眸子划过一丝不耐和杀机,“出来!”

    “你走开,走开……我很丑,很难看的,不要想着对我怎么样,你不要爬进来!”言小念嗓音发颤,语无伦次的喊叫着。

    四年前被强的羞耻还清晰刻在脑海深处,她不想来第二次!

    可笑!

    他绝不会纾尊降贵爬到床底下把她揪出来,只会把床掀开,然后一脚剁死她!

    萧圣单手划过床侧,找到用力点,蓦地一个猛劲,两米多宽的庞然大物生生被揭了起来。

    “啊——”言小念暴露在空气中,安全感顿失,四脚撑地像受惊的小兽一样快速往外逃跑。

    后颈突然被踩住。她还未来得及喊痛,整个人被拎起来,高举过头顶,狠狠砸到对面的墙上。

    嘭!

    自己的后背先撞墙,然后重重跌在地上。

    “噗!”即便地面铺着豪华的羊绒地毯,她仍不堪一击,当即咯了两口鲜血出来,为喜庆的新房再添一抹妖娆。

    萧圣踱步过来,浑身上下散发着极致的危险气息,摄人心魂的强霸气势犹如来自地狱的魔王。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言小念,像睨着一只苟延残喘的臭虫,不屑,嘲讽,鄙视。

    “你这个恶魔!凭什么摔我?”言小念抬头,原本俊俏的小脸被化了浓妆,像猴屁股一样令人作呕。

    呵,这贱女人居然有脸问他为什么摔她?简直厚颜无耻到姥姥家了。

    萧圣本想教训她一顿就赶出去,闻言立刻改变主意,抬起一尘不染的皮鞋,踩住她的侧颈,唇角勾起阴戾的弧度。

    人品太差,死有余辜!

    小念嘴边不断往外涌血,泛红的眼睛仇视地瞪着高高在上的男人,“我哥哥是一级警督,你杀了我,他一定会替我报仇!啊——”

    她不威胁还好。一威胁,直接被拽着头发拖了出去。

    萧圣玩转权力好多年,树大根深,怎么会把一个小小的警督放在眼里?连安全部长都是他当特种兵时战友的老爸好吗?

    “啊,好痛,好痛……混蛋,你放开我!言雨柔,为什么要害我?”言小念被拖行在鹅卵石地面上,一路刮擦。

    像擦土豆泥一样,喜服破碎,皮开肉绽,浑身火辣辣的疼。

    “噗通!”火烧般的疼痛并没持续太久,手无缚鸡之力的言小念被拖进后花园,一脚踹进池塘里。

    风寒料峭,水冷刺骨。

    小念并不会游泳,手脚一阵乱扑,“救命啊,救命……咕咕……”

    冰水趁机呛进肺里,很痛很痛。她放弃呼救,好不容易挣扎到岸边,刚爬出来一点,又被无情的踹了回去。

    言小念忍着疼痛继续往岸边扑腾,再次爬上去,可这次被踹得更远,一脚飙到池塘正中心。

    “你们也是人,为什么这样狠啊?”

    那嗜血残忍的魔鬼,一定要置她于死地!可她不能死,三岁幼儿待母归,为了孩子,自己必须活下去!

    刺骨的冰水扎进毛孔,药效褪去,她的大脑清醒了些。

    虽然还没弄懂自己遭到怎样的陷害,但看这庭院的气派,后花园比公园还大,非普通的有钱人所能拥有,她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塘边的路灯散发出柔软的光,枯败的荷叶垂落在水面上,有几分凄美的风骨。

    言小念摘下一片残荷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准备爬到河中心的一座假山上,静等许坚来救。

    她不会知道,假山上是个动物园,里面装着萧圣心爱的鳄鱼,蟒蛇,名贵蜥蜴……闻到血腥味,分分钟将她拆之入腹。

    萧圣悠闲地坐在塘边白色的长椅上,一手摇着红酒。

    “总裁,我听说女人受寒太狠,不光会落下病根,还会导致终身不孕。”欧烈起了恻隐之心,俯身求情道,“要不先让她上来审了再说?”

    萧圣斜睨了心腹一眼,不为所动,“失去生育能力也不冤枉,她这种自私狡诈的基因如果传承下去,会危害社会。”

    连亲姐姐都害的女人,死不足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