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李芬雅转身就看到了身后的万乾,当即毫不犹豫的扑上去,直接抱着万乾就吻。

    万乾对于她这骤然的举动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是却并没有拒绝,虽然被她用力扑到他的怀里,可他的身子都没有晃一下,稳稳的抱住李芬雅,接纳着她热情的亲吻。

    暗中,邵南庭看着两人亲吻,面色铁青。

    跟在他身边的暗卫们这时也是满心的懵逼。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跟着邵南庭出来会看到这么劲爆的画面。

    邵南庭心里大怒,但好歹还有理智,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冷冽的扫过身后的暗卫。

    暗卫们收到他冷漠的视线,当即垂下眸子,一副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模样。

    邵南初压下心里想要杀人的冲动,再次回头看向李芬雅和万乾所在的方向,看着他们拥吻,眼睛里仿佛淬了毒一般。

    李芬雅并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她的宝贝儿子知道了,直吻得喘不过气来,这才松开了万乾,抵着她的额头,痴痴的笑了。

    “阿乾哥哥,我好开心啊。”李芬雅笑盈盈的说着。

    “感受到了。”万乾的声音略微沙哑,低低的问:“发生了何事这般开心?”

    “庭儿他在外面的外室给他生了个儿子,外室带着孩子找上门了,邵晋东要让孩子入族谱,还要将家业都交给庭儿打理。”

    万乾眼中闪过一丝的惊讶,道:“邵晋东他认真的?他这种时候舍得放权?”

    “嗯。自然是认真的。明天就是举行交接仪式和孩子入族谱的时候了。”李芬雅低低的笑。

    “这么急?”万乾觉得有些意外。

    邵晋东不但接受了邵南庭在外面的私生子入族谱,还这么着急的要将家业交给邵南庭,实在的快得让他觉得意外。

    “嗯,他这是防着邵南初呢。”李芬雅冷笑一声,道:“邵南初如今有了心上人他这是担心邵南初娶了妻生了孩子之后,他要将家业交给邵南初。可自从孙瑞瑛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不待见邵南初,觉得他是孙瑞瑛和旁人偷人生下来的,要不是老王爷护着,邵南初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可是那孩子就是瑛儿和邵晋东的孩子吧。”

    “是又怎么样?孙瑞瑛如今在我手上,说不出真相,就算她说,邵晋东会信吗?再说了,谁就能够证明她说的是真的呢?”李芬雅嘲讽的笑。

    万乾张了张嘴巴,终究没再说什么。

    李芬雅看着他这模样,心里来气。

    “阿乾哥哥,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贱人啊?”

    “没有。”万乾低低的应了一声。

    “那你知道咱们的庭儿马上就要继承恭亲王府的家业了,却一点开心的神色都没有。”李芬雅不依的说。

    暗中的邵南庭闻言懵了一下。

    他们的庭儿?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说邵南庭了,便是他身后的那些暗卫此刻也是满心的暗涌不断。

    这个消息实在的太劲爆,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开心自是开心的。只是想到庭儿明明是我的孩子,我却一句都没听过他叫我父亲,心里难免有些感伤。”万乾低低的道。

    “阿乾哥哥你别难过,这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等庭儿彻底掌控了邵家,没人再能威胁他了,我就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让他喊你父亲好不好。”李芬雅万分温柔的说。

    万乾闻言眼前一亮,轻声应道:“好。”

    李芬雅见他答应,再度抱着他吻,嘴里嘟哝道:“阿乾哥哥你不想我吗?我好想你啊。咱们得快点哦,我不能出来太久呢,一会儿还要回去。”

    万乾闻言心里发涩,但同样情动,顺势吻住了她。

    两人纠缠得火热,然而暗中的邵南庭此刻却是满心的冰凉刺骨。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他过来这里来偷听邵南初的秘密却没听到,反而知道了他母亲和他自己的秘密。

    他的母亲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妇,而他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他母亲和奸夫所生。

    这两个事实压得邵南庭几乎就这么晕过去了。

    他的脑子在充血,眼前一片发黑和茫然。

    当他看到两人又抱在一起,吻得火热,万乾的手还攀上了李芬雅的胸前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奸夫,我杀了你。”邵南庭猛然怒喝一声,直接冲出藏身的地方,朝着万乾冲了过去。

    两人正吻得火热,被邵南庭这骤然的一声大喝给吓了一跳。

    万乾到底是尸山血海的战场上下来的人,对危机的反应能力是很快的。

    他抱着李芬雅王虎撤了一步,直接抬起一手挡住邵南庭的攻击。

    他的武功极高,虽然只是一掌,但却是将半吊子的邵南庭给拍飞了出去。

    邵南庭跌落在地上,他身后跟出来的暗卫忙伸手将他给扶起来。

    “主子,你没事吧?”暗卫忙问。

    万乾这个时候也发现了他刚刚击飞的人是邵南庭,忙道:“庭儿,你没事儿个?你怎么在这儿?”

    接连两句问话让万乾怀里的李芬雅懵了,她从万乾的怀里钻出来,看到被暗卫扶着站起身的邵南庭,迎视着他眼中刻骨的恨意,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庭儿……”李芬雅低低的叫了一声,眼中是难掩的难堪和尴尬。

    看着邵南庭那怨恨的模样,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刚刚她和万乾的事情都被邵南庭给看出了。

    最关键的是,邵南庭不但知道了她的事情,还知道了他不是邵晋东亲生儿子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让邵南庭如何能够接受?

    一时间,李芬雅心中也很是慌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下的局面。

    “你别喊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娘。”邵南庭冷喝一声,眼中满是嫌弃。

    李芬雅被邵南庭的态度给刺伤了。

    她红着眼圈叫了一声邵南庭的名字。

    邵南庭一副恶心极了的模样,别过头不看她。

    一旁的万乾道:“庭儿,向你娘道歉。”

    “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怎么说话?”邵南庭恶狠狠的看着万乾,怒道。

    他的父亲是堂堂恭亲王,可不是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野男人!

    “就凭我是你父亲。”万乾冷喝。

    “你不是,你不是……”邵南庭一副跳脚的模样,怒喝。

    “庭儿,你别这样,他真的是你的父亲,你冷静一点,听娘给你解释好不好?”李芬雅红着眼圈想要和邵南庭解释。

    “我不要听你解释,也不要听你满嘴的谎话,你们让开,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邵南庭大声道。

    李芬雅闻言低低道:“可是今儿的事儿……”

    “你放心,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你偷人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不会蠢到到处去炫耀。”邵南庭讽刺的开口。

    李芬雅面色难堪,脸色不断变化,终究还是拉着万乾走到一旁,让开门的位置让邵南庭离开。

    邵南庭身后的两个暗卫扶着邵南庭往门口而去。

    李芬雅踮起却在邵南庭路过他们之后,踮起脚尖在万乾的耳边轻声道:“阿乾哥哥,快杀了庭儿身边的两个暗卫,不能让除了庭儿之外的人知道咱们的关系,否则一切就完了。”

    万乾闻言略微颔首算是答应。

    他对孙瑞瑛虽然下不去手,但对旁人可没有那份仁善。

    他本来也在考虑下手的事情,倒是和李芬雅的想法不谋而合。

    所以趁着其中一个暗卫伸手开门的时候,万乾直接松开了李芬雅,闪身朝着三人冲了过去。

    万乾下手极快,开门的那个暗卫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一匕首扎在后心,断了心脉,当场就死了。

    另一个暗卫见状忙松开邵南庭,将他推到一旁,嘴里喝了一声“主子快走”之后便朝着万乾攻击而去。

    万乾的武功很高,闪身避开他的攻击,又与他过了两招,又是一匕首扎在了暗卫的心脉之上,带走了他的性命。

    邵南庭并没有听那个暗卫的趁机逃跑,他背靠着门,一手还抚摸在胸口上,那是方才被万乾伤过的地方,此时还隐隐作痛。

    万乾拔出扎在暗卫心口上的匕首,鲜血顿时飞溅而出,带着几分森寒。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邵南庭的身上。

    “怎么?想杀我灭口?来啊,我保证不会反抗。”邵南庭冷冷一笑,开口道。

    万乾唇瓣动了动,好一会儿才低低道:“我不会杀你。”

    他是他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杀他?他疼爱他还来不及呢。

    一旁的李芬雅这时忙上前道:“阿乾哥哥,你别听庭儿胡说,他就是乱说的。”

    说着又对着邵南庭嗔怪道:“庭儿你别乱说话,他是你父亲,怎么可能会杀你呢。”

    不得不说,刚刚杀伐果断又带着狠厉表情的万乾吓到李芬雅了。

    在她的面前,万乾一直都表现得很温柔,甚至是温顺的,她一直还将万乾当成记忆中那个阳光却宠溺她的少年,丝毫没有将他当成上过战场杀伐果决的将军,也是直到刚刚,她才知道,这些年下来,万乾也已经变了。

    如今的他不再无害,而是一个带着铁血手段,杀伐果断的将军。

    此时的李芬雅还真怕万乾一个受不住邵南庭的刺激,动手将他给杀了,所以自然是要心惊肉跳的阻止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