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悍刀行 00382 这片红叶由谁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诸葛孟雪的一声棒喝,开启了一场被后世史学家津津乐道的中平北奔,弃笔投戎的儒生不胜枚举,其中最为出名的当属东吴大都督陆逊,一代儒将郭淮。

    前者毫无疑问是可与周瑜曹操并肩的主帅级名将,后者屡次看破天健之才诸葛亮谋划屡次破灭蜀国北伐梦想的小韩信。

    梧桐院里的这一声凤鸣,在刘辩看来完全不亚于未来卧龙岗的一声龙吟,这事还不是出自于任何人的谋划,戏志才郭嘉再是算无遗策算定人心也无法把诸葛亮的大姐编排成提线木偶,换成邹氏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还差不多。

    事到临头了,执掌半个太常寺的程昱,才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算出了早在中平元年就已经名动天下的梧桐雅集存了什么心思,刘辩这才火急火燎的赶往老君山,见证注定被历史铭记的一刻。

    “啪啪。”一个在场所有人怎么也意想不到却在刘辨预料之中的人物,轻拍手掌走了出来,阴魂不散的判官,拿出厚实的泛黄书卷,面无表情。

    在场的文坛名士世家公子刚被剑绝诸葛孟雪激起一腔热血,正发愁没有地方宣泄,好嘛,现在瞌睡来了枕头。

    曹永十四岁情窦初开那年,随着三祖曹不兴拜访老太尉乔玄,恰逢花朝节,只在桂树下看了抱兔女子一眼,一见钟情,此生难忘。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那女子正是老太尉乔玄三房兄弟的孙女,幸好不是出身于长房太尉乔玄门下,自己作为吴兴曹氏的嫡长子也不算高攀了。

    胭脂评、美周郎、家道中落.........一件又一件事情的发生,狠狠的给了曹永一拳彻底击碎了曹永心里仅存那点希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压抑难以呼吸的绝望。

    美人在侧,曹永都不敢直视哪怕一眼心里的那抹美好,平时说话从没大声过的他,深吸一口气,拔剑而起。

    判官漠视提着剑大步走来的曹永,突然开口了。

    “曹永,吴兴曹氏的一员,祖父曾经是扬州的二把手州别驾,就因为酒后对贪官污吏横行的朝堂发了几句牢骚,落了一个非议朝政的罪名,发配充军三千里,死在了半路。”

    “父亲以不过四十的岁数做到了吴郡太守,前途一片光明,被江东官场誉为有望入主三公九卿的江东才俊,因为不满朝廷的决议,辞官归故里,后来在田里躬耕因为水流灌溉的问题,被一位皇室宗亲子弟活活打死,朝廷只是让那位宗亲子弟赔了一些钱帛,草草了事。”

    判官翻开泛黄书卷的下一页,空洞的眸子落在了另一名拔剑的北地士子身上:“李谏,颍川李氏的一员,祖父李膺是当世高风亮节的八俊君子之首,就因为得罪了宦官,平白无故被下了冤狱,冤死狱中。”

    “翟仁,冀州翟氏的一员,河北大旱,皇帝只知道贪图享乐,没去出台有效的政令赈灾救民,祖父翟超作为当世有名的大儒,活生生饿死家中。”

    “蜀地赵黎...荆州章贡....关西钱盃......”

    判官每说一人的名字,便有一名满腔热血拔剑而起的文坛士子世家公子,脸色发白,阴晴不定。

    不急不躁的念了一炷香时辰,判官合上了手中泛黄的书卷,双手负在身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

    “乱用法典、宠信宦官、枉顾臣子死活.......这样的朝廷还值得你们效忠吗。”

    语调平缓又平淡,却如小时候私塾教书先生的铿锵教诲,扪心自问在众人心中。

    一盏茶过后,满头大汗的曹永猛然挺直了逐渐弯下去的身子,步伐缓慢,不过轻快了许多,按着那柄用来装饰的八面汉剑来到了判官面前,反问一句道:“难道你爹不疼你,你就不孝顺父亲了?”

    话音落下,在场一个个满头大汗的世家望族后人们,哄堂大笑,心头轻松,刚在不曾起身的世家公子们也拔出八面汉剑站了起来。

    曹永凶狠的一剑劈了过去,怒喝道:“大汉王朝,岂是你一个乱臣贼子可以诽谤的!”

    “嘭!”

    直到曹永被一拳砸飞,众人才发现判官身边矗立着一位高的离谱的铁塔汉子,我的个老天爷这汉子也太壮了,活脱脱一个霸王在世啊。

    世家公子儒林士子们心头的热血瞬间被浇灭,心里面拔凉拔凉的,他们之所以敢向判官拔剑那是因为判官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

    宰了判官,一身戎装的仙子才女们必定会高看一眼,说不准还能因此捞一个‘能以德行引人者’的小八顾。

    当年的八顾八及八厨等名士,只要是还没死的,个个是身居高位权势煊赫,没做官的那在文坛儒林也是一位人人敬仰的老供奉,朝堂的三公九卿每逢更替新人,新官上任,就连那些权势滔天三公的为了积攒声望也得去亲自拜访硕果仅存的那几位老供奉。

    郭嘉出身于寒门却能博得一个独占世间八斗风流的名号,除了因为刻章、丹青、诗赋、酿酒、琴棋、烧瓷、草书.......无所不会,无所不精,先生是当世文坛宗主郑玄,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一个原因。

    老八顾之一的有道先生郭林宗是他远方的叔祖,现在已经八十高龄的郭林宗是文坛三大执牛耳者之一太学祭酒何休的先生,同样也是上一任太学祭酒。

    年纪轻轻时便被当时的大儒李膺以师友待之,郭林宗母亲去世辞官归故里,守孝三年,赶去为郭林宗践行的车辆多达千乘。

    正是因为有着郭林宗这位儒林老供奉,也没去刻意说些什么言辞,各大世家望族才没去从中作梗,往郭嘉身上泼一些有的没的脏水,顺风顺水的占了世间八斗风流。

    这不汇聚了这么多胭脂正副评仙子才女的梧桐院,无论男女最大的遗憾就是郭嘉未能到场,大乔妙目里的秋波一直四处流转,同样是在寻找那位郭持桂的身影。

    她在看他,有一人却在看她。

    曹永一介书生,军伍小卒子都能轻松一拳放倒他,哪里抵抗的住巨毋霸一拳,还被一拳砸飞了。

    月老眷顾,倒在了距离大乔不远的地方。

    即使处在弥留之际,曹永还是勉强拖着身体靠在木质栅栏上,让自己看的稍微不狼狈一点。

    痴痴的望着朝思暮想了好多年的女子。

    曹永没来由的眼眶通红。

    她怕是从来都不记得那个十四情窦初开的少年吧。

    不过,能死在她的身边,也挺好。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咳咳.....”

    “无憾喽。”

    哪有少女不怀春,更有少年痴情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