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悍刀行 00334 掌间有青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蓑笠老翁的这份悠哉悠哉,颇有士大夫文人采菊东篱下的悠然闲适,他曾经先后与白衣剑神王越武帝童渊两位压胜江湖的魁首叫板,沉淀了半甲子的嵬然不动,面对并未手持大黄弩的数千黄巾贼不消多说当然会不挂心头。

    三十年前兵刃被折断,剑意刀意这些支撑武道的意气同样是荡然无存,世人常说破而后立,其实只是一种美好的念想,真正可以做到的也就是泰山封禅碑上的术剑剑甲于吉,八柄剑胎齐出构建一座煌煌气象的蜉蝣剑阵。

    外行理不清当时的门道脉络,眼里可容沧海桑田的蓑笠老翁却是深明两位剑者的春秋大义,最后那一剑别说油尽灯枯的王老剑尊,就是风华正茂的武帝童渊强行接下,心口必然会出现一个大洞。

    当时的天下十大高手个个想不通术剑剑甲于吉份分明可以与王老剑尊同归于尽,报了执念半甲子的深仇大恨,名震天下并且为终南山争来更多的剑道气数,名利双收。

    最后关头偏偏放弃了苦修了三十几年的剑道气数,悉数送给了苦大仇深的王老剑尊,让这位销声匿迹了三十年的剑道魁首重返巅峰,这也造就了后来的千剑宗师,一举把蚍蜉推到了与诛仙同等的高度。

    造就了这些日子以来江湖庙堂人人津津乐道的矛盾之争,就连自己这等天下十大高手也不能免俗。

    终于能够名正言顺一人独揽大权的剑甲越嶽推崇蚍蜉,自己则是对只曾耳闻不曾见面的诛仙神往已久。

    这一式名为巨阙的剑招,正是因为仰慕王老剑尊一剑诛尽红尘仙的写意风流,才敢壮着胆气数次闯入东海雷云风暴深处,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坐忘得来。

    刘辩樊氏二人凝视那座剑林宫阙横移过来,如坠深渊,穿戴蓑笠冒雨赶来的剑侍甘铏看似悠闲的不像话,那些雨滴落在蓑衣上也只是溅起一点水珠便溃散一空,可落在江面却如一块巨石砸入百丈山涧,溅起滔天大浪。

    一滴雨珠,一顷波澜。

    岸边的数千黄巾贼短暂的愣神过后,哪里还顾得上一千五铢钱和刚入品秩卫士的臆想,乱作一团的向后玩命逃亡。

    为了抢夺米粟粮食捣毁了不知多少道观寺庙的他们,心里不停的临时抱佛脚,马王爷、阎王爷、龙王爷、菩萨爷、罗汉爷.......只要是听说过一星半点的神仙都在暗自许诺以后多上几炷香赎罪,就连那些个淫祠野神也没有放过,赌咒发誓一定买上一些瓜果上供给各位神仙。

    浑身汗毛直立头皮发麻的刘辩也是恨不得掉头就跑,但他的已经被蓑笠老翁的气机锁定,一旦有那么一点多余的动作,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间便会化作一场滂沱大雨淋在自己头上。

    既然对方在不断的叠加气势,不着急处理了自己这个砧板上的鱼肉,那么便有了一丝转圜的余地,只要能够脱离气机的锁定,以象龙的速度瞬间便可转危为安。

    鸿图甲表面蓦地升腾起一抹交相辉映的黄紫潋滟。

    一百步。

    蓑笠老翁很快来到了刘辩身外一百步的位置,折返到一里左右的湟中义羌,一左一右各有五百人的虎视眈眈远方那道气势磅礴身影,那一张张汉胡混杂的脸容没有一点畏惧神色,皆是一种难以抑制的亢奋。

    地处边疆的湟中义羌早就听说了那个什么劳什子江湖剑尊一剑破甲三千又三千,心底更加鄙夷那些中原娘们的同时,差点啸营的就要杀入中原屠灭几个江湖十大门派为军方正名。

    要不是那些个边疆将领基本上都是从烽火狼烟中熏陶出来,而不是中原那般的花费钱帛卖官鬻爵,早在一年前就弹压不住边疆的凶悍戍卒,引发一场兵戈大祸了。

    最让这些边疆悍卒忍不住挥刀霍霍向中原的是,那个姓王的老头子破甲以后,江湖上掀起了一股破甲风,江湖游侠出门游历不再是自报出身于哪一家的名门正派,也不是自己曾与哪一位江湖好手大战了多少回合,而是破甲了多少。

    这些江湖匹夫的胡乱吹嘘登不得大雅之堂,但凡是亲眼目睹过边疆甲士雄壮的武林名宿,总会轻拍后辈子弟的脑袋,笑骂一句初生牛犊不怕虎。

    可久而久之竟然有了三人成虎的遗祸,那些个素来被外戚党打压的抬不起头的士大夫党就像是找了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把柄,经常拿这个来攻击武官们,庙堂上的那群大老粗并不知道那些江湖武夫真实的武力怎样也抵不过士大夫文人的口若悬河,只能憋着暗自生闷气。

    后来的术剑剑甲于吉和剑尊王越的一战前夕,于吉御使剑胎斩杀了令人咋舌的铁骑,有意无意的坐实了大汉甲士都是一帮子绣花枕头的名声,更让这些个渴了饮胡血饿了食匈奴肉的边疆悍卒怒火连天。

    湟中义羌自诩能与西凉第一轻骑龙勒游骑不分上下,一直以来都是自家关起门来偷乐,现在大好时机摆在面前,只要用西凉大马的铁骑踏破了那个列仙评第八的脑袋,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骁骑。

    上千西凉投矛,蓄势待发。

    蓑笠老翁在一百步的雷池位置停下了脚步,并不是畏惧这上千从边疆赶来的西凉蛮子,如果真是硬碰硬的厮杀,一千气势惊人的铁骑还真有可能耗尽自己的气机,但自己又不是傻子站在原地让他们砍,只要不做出越嶽当年一人独战五百匈奴铁骑的蠢货行为,别说一千铁骑就算是三千铁骑也奈何不了自己。

    驻足不前,只是在等一个人罢了。

    向前一步。

    “啪!”

    还没等上千湟中义羌投出西凉投矛开始冲锋,一位身穿黑色王衣的俊美男子,按住了刘辩的肩膀。

    即将勃发的黄紫气数赫然退了回去,还不是以境界强行压制,而是信手拈来的牵引了回去。

    俊美男子朝那位蓑笠老翁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嘀咕了一句。

    双手轻轻一搓。

    竟是拨开云雾,见了青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