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兰的担心很快就成为了现实,几家在赵家串门的邻居回家后都嘱咐自己的女儿以后离赵思秋远点儿。【零↑九△小↓說△網】自己家的女儿单纯,跟赵思秋这样心思深沉的人在一起不定什么时候被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呢!而且这姑娘竟然还惦记着已经结了婚的男人,真是不要脸。

    晚上赵老爷子赵普回来后就听孙子说了白天的事,然后大发雷霆,他不是怪孙女干这种阴损的事,而是怪她既然干了就不要被人发现。如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和宋家的关系僵了,还弄臭了自己的名声。这大院里都是军队系统的人,这说明孙女做的事很快整个京都军队系统都会知道,简直是丢人现眼。

    赵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指着赵思秋骂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后不要去文工团上班了,过两天送到乡下当知青去。”

    陈少兰一听急了,“爸,小秋怎么吃得了那个苦,她从小连个碗都没刷过,到了乡下怎么生活?小秋已经知道错了,您就饶过她这一回吧。”

    赵老爷子怒道:“我倒是想饶过她,可宋家会同意吗?那骆清颜到现在都没找到,我们不给人家交待行吗?还有许家那个小孙子就是让骆清颜给治好了,照片关系到许帆的名声,许家可是说了要严惩这寄照片的人。你想想这事能轻描淡写的揭过去吗?”

    赵思阳劝道:“爷爷,小秋确实去不了农村下乡,她就不是干农活的料,到时候总往回跑更不好。【零↑九△小↓說△網】实在不行把小秋调到偏远点儿的地区,只要不离开军队,等风声过去了再把她调回来不就得了。”

    赵老爷子也不想自己的孙女去受苦,可不给宋家和许家一个交待不行,最后听从了孙子的意见把赵思秋找人调到了西北偏远地区也算是平了宋、许两家的一些怒火。

    宋程毅带着焦急和担心回了部队,他是军人,根本没有多少自由时间去找骆清颜,只能让爷爷派人继续寻找。

    骆清颜离开宋家虽然没有大肆宣扬,可也没过多久就传开了。

    陆铭轩的爷爷陆逸风首先就坐不住了。他知道孙子的心思,虽然知道骆清颜已经结婚了,可心里还是挂念着骆清颜。别以为孙子让外孙注意骆清颜的消息他不知道,他心里门儿清。

    那天晚上孙子喝醉了酒回家时嘴里一直念着清儿,他知道那叫的就是骆清颜。孙子离开京都时的样子他看着都揪心,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见,更别说拥有,那似乎是硬生生的割下心头肉。

    陆逸风了解自己的孙子,他把一个女人放进了心里,可能这一辈子都放不下了。孙子即使知道骆清颜已经结婚了却还要求去她的老家松县任职就是铁的证明。

    他就这么一个孙子,从小没了爹娘,逼着自己尽快长大,受了多少苦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孙子的心是孤独的,寒冷的。陆逸风希望将来有人能陪伴他的孙子,温暖他。孙子把骆清颜当做了自己未来的媳妇,这份刻骨铭心陆逸风很了解。

    他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幸福,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个知心相伴的妻子,几个可爱伶俐的孩子。有时候想想都无比快意。可这个前提是孙子能得到他倾心爱恋的女人,不然所有都会是一场空。

    为了孙子的幸福着想,陆逸风也豁出去了。陆逸风装作若无其事的来到宋家和宋云霆聊家常,聊着聊着就不着痕迹的聊到了骆清颜。

    宋云霆这些天也很郁闷,心里压着烦心事也想找个人发泄发泄。他可不知道陆逸风打得什么主意,大家都是老伙计了,就和陆逸风谈起了骆清颜离开宋家这件事情的始末。

    宋云霆说的很详细,陆逸风听到最后也得出结论:一、这骆清颜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当初孙子受了那么重的伤都给治好了。现在又把许家得了十多年怪病,请了许多名医都没治好的孙子给治好了。这说明骆清颜的医术非一般人可比,说是医学大家也不为过。二、这骆清颜行事果断利落,你宋家不稀罕我,我也绝不委曲求全,纠缠不休。直接跟宋家签了个协议,以后与宋家再不相干,没有任何关系。表面上是如了宋家母女的意,实际上是打了宋家母女的脸,表示骆清颜很不屑和宋家粘上关系,希望宋家以后不要主动黏上她。这第三就是骆清颜离开宋家没有回老家,这么多人寻找都没找到,还一点线索都没有,肯定有另外的底牌和依仗,绝不是表面看到的只是一个孤女那么简单。这骆清颜够格当他们陆家的孙媳妇。就是骆清颜一无是处,只要孙子喜欢他也没什么可说的。

    陆逸风了解了情况以后,非常真挚的安慰了宋云霆几句就赶紧回家给孙子打电话去了,宋云霆还奇怪这陆老头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了,殊不知人家是惦记上他的孙媳妇了,先客气客气再说,免得到时候闹得更厉害。

    陆铭轩自部队转业后到骆清颜的老家松县任县委书记,他远离京都就让表弟注意骆清颜的消息。没想到还没等到表弟的只言片语,却接到了爷爷的电话。在电话里陆逸风把事情的经过给陆铭轩详细的讲解了一遍,听得陆铭轩恨不得现在就暴揍宋程毅一顿,又担心骆清颜,同时心里还有点隐隐的高兴。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高兴,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是上天给自己的一次机会,就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抓住了就可以获得幸福,失去了这次机会可能这辈子幸福都与他无缘。

    他还听爷爷说许家也在竭力的寻找骆清颜,许老爷子也放话要争抢骆清颜。他必须在所有人之前找到骆清颜,并且拿下她。在电话里陆逸风也明确的告诉陆铭轩要孙子抓住获得幸福的机会,只要孙子幸福了,当爷爷的什么都答应。

    有了爷爷的支持陆铭轩放下电话就冥思苦想了起来,现在这么多人寻找骆清颜都无果,那她会去哪儿呢?没有回老家,没在京都,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突然陆铭轩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去了当初他养伤的那个山洞?因为骆清颜说过她几乎每年都要去那边采药。

    想到这儿陆铭轩一分钟都不想耽误,直接请假带上一些衣服干粮让人开车把他送到省城直接坐火车南下。经过长途跋涉好不容易才到了当初他和骆清颜走出的那片山林的边缘地带,然后自己背着包就步行进了山林,凭着记忆向当初他养伤的山洞走去。陆铭轩对这一带的地形还是比较熟悉的,找到那个山洞并不难。

    这次陆铭轩身上没有伤又着急,所以走的很快,等到了山洞近前他却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他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山洞结果却让人很失望,没有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难道上天就不能给他一次好运,让他也幸运一次?

    陆铭轩由于急着赶路确实太累了,他顾不得收拾就靠在山洞的石壁上睡着了。

    陆铭轩做梦了,梦里他拉着骆清颜的手徜徉在青青的草地上,彼此眼里只有对方;一会儿又是两人结婚的情景,骆清颜穿着漂亮的新娘服装微笑着走到自己面前;一会儿又是自己抱着一个孩子,骆清颜温柔的看着他们。陆铭轩美得在睡眠中都笑出了声。突然感觉有人摇晃他,他一惊就睁开了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