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清颜回想着爷爷传给她的医术和外公的医术真的像是出自一脉,当初她就怀疑过爷爷是不是和外公有关系,也非常隐晦的问过爷爷,可是爷爷并没有说出有价值的信息,她怕引起爷爷的怀疑就不得不放下了。

    如今听到舅舅的猜测她的心思又活了,激动地说道:“爷爷虽然没有提起过他是否还有本家的亲人,但我感觉爷爷的医术和外公的医术差不多传承自一脉,也许真有关系也说不定。回头您好好问问外公。”

    骆嘉良惊讶地说道:“真的?那可真说不准就是一家人呢。对了,你这几天都没给我打电话,我听秦烨说你还请假了?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骆清颜点点头回道:“我回了老家一趟,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和她订婚两年多的未婚夫解除婚约了。老家的长辈过来主持了这事,我就没顾得上给您打电话。这不昨天他们的事刚解决我今天就赶紧给您打电话了,我怕您着急。”

    骆嘉良说道:“那你家里不是有客人?我的事不着急,你先处理好家里的事。老家来人了怎么也得陪着点儿。这房子我自己布置就行。还有这两天秦烨帮我联系了京都医院的院长,我准备去面试,先顾不上这里,等我的工作确定了再弄也不迟。”

    骆清颜惊讶地说道:“舅舅,您这辈子不准备从政了吗?”

    骆嘉良摇摇头道:“从政太累了,整天勾心斗角,我这辈子想轻松一些。再说我是从国外回来的归国华侨,这个身份本身就限制了我从政。我学了一身的医术也想学以致用,当个医生治病救人也不错。我和你外公也商量过回国想开办一家私人医院,只是现在看来时机还不成熟,资金方面也有欠缺。”

    骆清颜闻言眼睛一亮说道:“您资金不够我有啊,想要多少资金都有。我如果建一家大型的医院,福利待遇都不比国外差,您有没有把握请来国外一些比较利害的医生?”

    骆嘉良闻言愣愣的看着骆清颜,然后说道:“这些年我也结交了一些医学界比较利害的医生,我的一些同学也有非常利害的,也认识一些医学界的权威人士,如果有好的发展前途,我想一些人会来华夏的。在国外医院里也存在勾心斗角,只不过没有官场利害。有一些医术利害的医生也得不到重视。如果我们给他们提供好的工作环境和好的福利待遇,他们会动心的。”

    骆清颜感慨地说道:“咱们国家在医学方面比国外落后许多,一些卫生医疗的理念更是落后。许多疾病通过预防是可以避免的,可是咱们国家对医疗卫生预防方面不是很重视。特别是许多预防疾病的疫苗都没有,更别说免费接种。也是因为贫穷,国人不得大病是轻易不会去医院的,所以许多小病最后被拖成了大病甚至危及生命。我一直想在华夏的医疗卫生预防等方面做一些探索,逐渐改变人们的意识,让人们意识到预防的重要性,意识到医疗卫生的重要性。可是我的精力有限,也没有可以信得过能胜任的人。舅舅,你愿不愿意接下这个担子。对华夏医学界、甚至国人来说都有重要意义。这是一副不轻的担子。”

    骆嘉良也被骆清颜的话激励了,说道:“只要你信得过舅舅,舅舅就接下你说的这副担子,为祖国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

    骆清颜激动地说道:“那您还找什么工作,从现在开始先安顿好家,然后就开始筹备医院的事。我想您跟外公既然有回国创办医院的想法肯定有一定的计划了吧,先写份计划书我看看,然后咱们就选址设计建造医院。只有咱们在医学界有了一定的地位,说话才有分量。手续方面您不用管,我来跑。咱们舅甥俩也在医学界干出一番事业来。”

    陆铭轩在旁边听了笑道:“估计你这想法一说出去又有人乐了。你自己掏钱为国家搞建设,促发展,领导们都得偷着乐。”

    骆清颜笑道:“我可不会让他们偷着乐,一个个都得出力,没有钱场的就捧个人场。回头我就一个个找他们去。建一所大型医院可不是简单的事,需要跑的手续可多着呢,我得让他们给我开绿灯。钱可以我出,但他们也得出人,我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这只是第一所大型医院,以后还会有很多所,我就不信他们不心动。”

    陆铭轩听了哈哈大笑,他就知道媳妇不是吃亏的主。

    骆嘉良和骆清颜舅甥俩就讨论开了,骆清颜有足够的资金,在国内、国外也有强大的人脉关系网,想建一所大型的现代化医院比别人简单很多。但其中的困难也不少,缺少医术利害的医生就是他们面临的最大的一项困难,这需要他们去慢慢克服。

    回国这么多天骆嘉良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相信如果父亲知道也一定会为他高兴的。他估计父亲也会加入进来和他们一起努力。

    父亲虽然到了国外但一直心系着祖国,能为祖国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父亲是求之不得。

    有了共同的记忆,骆嘉良和骆清颜好似有聊不完的话题。陆铭轩发现他被自己的媳妇给冷落了,看来他身边又出现了一位跟他抢媳妇时间的人,可这个人他还不能有任何异议。

    陆铭轩郁闷的想到如果媳妇的外公一家都回国了,是不是媳妇给他的时间就更少了。陆铭轩决定以后只要和媳妇在一起的晚上他们都进空间待着,他要加长和媳妇在一起的时间,他们两个才是最亲密的人。

    骆清颜这边是高兴激动,邵峰却是经历了一夜的痛苦煎熬后还要继续自己的生活。他没有请假,学生会这段时间的工作不少,再加上大三的课业繁重,邵峰根本没有松懈的机会。

    到了学校下了第二节课后就有人告诉邵峰王敏琪上午被警察带走了,说是涉及到一起恶性事件。

    邵峰一听就知道是王敏琪买通人害刘丽英的事。王敏琪被抓,估计王家也好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