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也这样的无情,对自己这个母亲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她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虽然儿子一直不和她联系,她去部队找儿子,儿子也不见她,但她始终抱着幻想儿子只是生她的气,不会真的不管她。可现在自己就像被打了一个耳光,这个儿子是真的不要她这个母亲了。她真的失去这个儿子了。

    李玉娴的心空落落的仿佛破了一个大洞呼呼地漏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好,难道错了吗?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好生活难道错了吗?

    宋程毅说那样的话也是想让母亲歇了心思,不要再想着算计谁。将来他不会真的不管母亲,不管怎么样她都是生了自己的母亲,如果母亲真的过不下去了他会出手帮助的。

    李玉娴流着泪没再说什么,她后悔去招惹卢桂玲,没想到卢桂玲在宋安国的心里这么重要,在宋家的地位这么高。

    宋程燕哭着爬到宋程毅跟前抱住宋程毅的腿哭道:“哥,你替我求求爸,求求爷爷,别不要我。”

    宋程燕现在的样子是鼻涕眼泪一起下,十分狼狈,看着十分可怜。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宋程毅不想再纵容妹妹,她该受些挫折长大了。

    宋安国没有多呆,很快就离开了,宋程毅也没有理会李玉娴母女俩的哀求沉默着离开了。

    坐在车上父子俩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并没有什么畅快的感觉。

    宋安国这次没有手软,李玉娴娘家人很快就最先受到了波及,凡是在京都政府、事业部门工作的都接到了调动工作的通知,在工厂工作的也因为犯错被调到偏远分厂,总之都必须离开京都。

    而且宋家也真的登报声明和宋程燕脱离关系,宋程燕的一切和宋家再没有关系。

    这件事在京都上层圈子里引起了很大反响,也知道了宋程燕和李玉娴做了什么恶事。

    谁都没觉得宋家做的过分。宋程毅已经改失去了生育能力,那么宋安国现在妻子所怀的孩子就是宋家希望。虽然也有一些人知道宋程毅有两个儿子,但现在毕竟不在宋家的名下。再说谁还会嫌孩子多?

    宋程燕和李玉娴可是害了一条生命啊!还是宋家最期盼的孩子。京都许多人都开始排斥宋程燕,对李玉娴更是不再搭理。

    高家也做出了反应,高文斌要和宋程燕离婚,他已经不再顾忌宋家是不是真的不管宋程燕了,他实在受够了宋程燕。而高家人全都支持高文斌的做法。

    高文斌觉得他在宋程燕这里从来没有体会过妻子的温柔,也没有体会过做为儿媳妇对公婆的孝顺,可以说他取回来的是一个祖宗,全家都得看她的脸色。

    他当初为了前途可以忍受一切,谁让这是自己的选择呢。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前途可言,离开了部队进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工厂,拿着饿不死的工资。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何况宋家已经和宋程燕脱离了关系,不再管她。

    他已经快三十岁了,却连个孩子都没有,在外面没少受别人的嘲笑。家里就他一个男孩子,如果他没有孩子他们高家就得绝后,他不想当高家的罪人。

    高文斌的父母也早就撺掇着高文斌离婚再找一个,不管条件好不好能生儿子就行,他们高家不能绝后。

    高文斌是到单位找的宋程燕,他把宋程燕约到了一个饭馆,要了一间包厢,开门见山地说道:“程燕,你一直看不上我,嫌我没本事、窝囊。现在我就是个小工人,毫无前途可言,你更看不上我了。我们根本就不像夫妻,日子过成这样还有什么意思,咱们离婚吧。你可以找一个比我有前途、有本事的男人。”

    宋程燕没想到高文斌不是来安慰她的,而是来跟她谈离婚的,愤怒地喊道:“你要抛弃我?是不是看见我爸登报和我脱离关系让你胆儿大了?我告诉你,我爸只是一时生气,不会真的不管我的。”

    高文斌看着瞪着眼睛像个泼妇一样喊叫的宋程燕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胆儿大了,而是想重新开始,想要好好过日子。你一直都看不上我,现在更是看不上了吧?那我们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不如分开各自找自己的幸福。”

    宋程燕冷笑道:“看来你是心里有人了,想让我给人家腾地方吧?”

    高文斌摇摇头道:“我从来没有对婚姻不忠过,现在也没有别人,只是单纯的想和你离婚。这么多年我们也没有个一儿半女,我不想将来连个孩子都没有。”

    宋程燕就像猴子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现在嫌我不能生孩子?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高文斌回道:“当初也不知道你不能生孩子。不想生孩子和不能生孩子是两码事,我不想连个希望都没有。”

    宋程燕气红了眼睛,愤怒地喘着粗气说道:“你想离婚就离婚?想得美,你想把我蹬了找个年轻的结婚生孩子过美满生活,没门!咱俩就这样耗着,看谁耗的过谁。”

    高文斌早就习惯了宋程燕的盛气凌人、刁蛮不讲理,他没有生气,他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既然如此我会向法院提出诉讼,起诉离婚。你作为妻子不和丈夫一起生活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作为儿媳,你也没有尽到为人子女的义务。即使法院不判离婚我也会和你分居。感情破裂分居到一定时间法院会判我们离婚的。这是我的决心,你阻挡不了。你可以想想再给我答复,这样耗着对谁都没好处。”

    高文斌没再说什么就自己离开了。而宋程燕却还傻傻地坐在原地。

    高文斌回到家高母就赶紧上前问道:“儿子,怎么样?和宋程燕谈了吗?”

    高文斌点点头道:“我已经和她摊牌了,但她不同意离婚。想继续耗着。”

    高母一听就急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是她不好过也不想让你好过。一个不下蛋的母鸡只有待宰的货还想拿乔?你都三十了,哪有时间跟她耗,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高母看着邻居、亲戚家的小孩子都羡慕的不得了。因为儿媳妇不生孩子也没少被人笑话,说儿子攀高枝儿娶了一个不下蛋的母鸡,将来绝后也是活该。

    老太太没少因为这个跟人吵架,可是吵了半天有什么用,也吵不出孙子来。老太太现在也不想别的了,只想有生之年看见自己有个亲孙子。这是这个时代老人普遍的想法,几乎胜过一切。

    高父知道儿子和儿媳妇摊牌离婚也是支持的,他早就不想要这个不把他们老人放在眼里的儿媳妇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