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轩一行人一直都守在盛园,侯东进也把组里的1号电台派人带到了盛园,全天候打开着,派人一直守在电台旁边,如果有动静立刻报告。而半天的时间里各方调查的信息也全部汇集到了盛园里。

    陆铭轩拿着这些调查到的信息资料仔细的查看,侯东进也在旁边跟着一起分析,通过卡车的来源查到了一些线索,逮捕了一些人。只是这些人都是外围人员,根本提供不了有价值的线索。

    陆逸风听说是李珊珊的哥哥绑架了重孙还有孙媳妇气的直瞪眼,“他们家都丧了良心了,还拿卖国求荣当正理了,袁静母女别想出去,她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个李易天也不能放过,他们这个组织在国内的据点都给我端了,敢欺负到老子头上,决不姑息。”

    陆逸风气的都不管说话文明不文明了,以前当兵打仗那会儿也没有几个说话还讲文明的,只是后来身份高了都比较注意而已,不过有时也会飙出两句浑话。

    卢桂玲坚持待在大厅里等消息,就是不肯去休息一下。她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不堪,只剩下一条缝隙能看东西。宋安国看得心疼不已,在旁边一直安慰着。

    宋安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卢桂玲就开始特别关注,总是想见到她,听听她说话的声音。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小泽被人绑架了,卢桂玲被人打晕在医院里他一刻没停赶紧到来医院,非常担心卢桂玲有什么问题。看到卢桂玲这么难过,哭的不能自已,他心疼的要命。

    宋安国不是没有动过情的年轻小伙子,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种心动的感觉已经几十年没有过了。如今却又有了年轻时那种冲动的感觉,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宋安国不想错过卢桂玲这么个令自己心动的女人,他都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在自己的中老年时期能遇到一个自己心仪的人是多么不容易。更可贵的是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单身。

    他也想体会一下妻子的温柔体贴,也想有个朝夕相伴的人对自己嘘寒问暖。这些他从来没有从李玉娴那里得到过。他和李玉娴的婚姻里充满了埋怨、争吵,它就是一个悲剧,一个错误,让他们在错误的婚姻里浪费了彼此的青春。李玉娴看重的是宋家女主人的身份而不是他这个丈夫本身,不然也不会两人分居那么多年还坚持不离婚。

    现在他找到了想要携手走完后半生的女人,他不想放弃,他要努力争取一次,为自己争取一次。

    只是宋安国想到自己比卢桂玲大了十几岁,不知道卢桂玲会不会嫌弃他年龄太大。不管怎么样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宋安国坐在卢桂玲身边又是递手帕,又是递水杯的。卢桂玲沉浸在自责当中根本没注意。

    可是周围其他人都注意到了,特别是陆逸风和宋云霆两个老爷子看到此种情形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心里的想法:有情况。

    宋云霆看着儿子那样子还能不知道儿子心里的想法?骆清颜再进宋家门是无望了,如果儿子娶了卢桂玲也不错,他们最后还是会成为一家人,孙子以后就是小颜的正经大哥了。哎呀,这关系可真是奇妙复杂。

    陆逸风心里是把卢桂玲当女儿看的,他知道卢桂玲这一辈子确实命苦,接连两次丧夫,被娘家,后来的婆家算计。如果不是遇到了骆清颜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卢桂玲现在是不是还能活着都两说,更不要说现在过的这么滋润。这几年在骆清颜的调理下卢桂玲就像重新焕发了青春一样,越发显得年轻美丽,也怪不得宋家小子会看上。都是有眼光的人,怎么可能错过这么一块美玉。

    就连自己的女儿诗雅这几年因为骆清颜的调理,给的各种保养品都年轻了不少,和杨智夫妻俩更是过的蜜里调油。

    再看自己、老宋还有平时来往密切的那几个老家伙,哪个不是红光满面,头发黝黑,好像返老还童一样,根本不像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所有这些都是孙媳妇的功劳。

    陆逸风一想到骆清颜是自己的孙媳妇就无比自豪,谁有自己的眼光好,谁有自己的孙子厉害,看准时机迅速拿下。三年两胎六个孩子,就这一样功绩谁都比不了骆清颜在陆逸风心目中的位置。是骆清颜让陆家摆脱了几代单传的命运,让陆家这一支开始兴旺了起来。如果不是现在孙媳妇和重孙出了事,他肯定会大笑两声。

    陆逸风知道孙媳妇和重孙在一起后就不怎么担心了,以他对孙媳妇的了解,这帮人会倒大霉的。

    陆铭轩在医院就发现了宋安国和卢桂玲之间的不同,不过他不会发表看法,如果两人能走到一起也未尝不是好事。两个人这一辈子都是苦命人,婚姻生活都比较坎坷,毫无幸福可言。而且这还要看骆清颜是什么想法,他一个女婿还是不要发表意见了。

    骆清颜这边坐着的卡车在离一个路口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前方遇到了交警大检查,车在路口一辆一辆挨个检查,说是检查是否超载、超员、无证驾驶等。李易天不敢冒险上前,谁知道这是不是在抓他们,这能先把车停下来观察一下。

    骆清颜没有理会这些情况,她现在根本没有那个经历。如果不是有空间的灵泉水支撑,骆清颜觉得她肯定坚持不住了。也许这次儿子被绑架让自己受到的惊吓影响到了身体,进而影响到来胎儿,怀孕一个月的胎儿还十分不稳定,很容易流产。

    李易天看这条路走不通了想了想说道:“咱们今天先不过去,先找个地方过夜,等明天再看看,如果不行就绕路。”

    几人达成了一致就开着卡车往回走,进入刚才路过的一个村子,准备找个老乡家里借宿一晚。他们根本不能住招待所,很容易被发现。李易天也怕骆清颜和孩子长途奔波都病倒了就得不偿失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