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思秋到底棋差一着,最后还是因为骆清颜的直觉被人查出了暗地里进行的活动。多行不义必自毙,赵思秋也算是自食恶果,怨不得别人。

    赵思秋是晚上被秘密抓捕的,很快陆铭轩就到了审讯室。

    赵思秋看到陆铭轩的时候就冷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是疼媳妇,竟然公器私用,公报私仇。就因为我要揭穿你媳妇的真面目你就派人把我抓了起来?不过没想到你表面上只是一个小处长,暗地里还有这么一层特殊身份。即使你有特殊身份又怎么样?现在是和平社会,不是过去的封建王朝你想抓谁就抓谁。你不能因为与我有仇就拘禁我吧?”

    陆铭轩也冷笑着回道:“你还是不要再左顾而言其他,你明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抓你。我劝你还是据实交代,争取宽大出理。你也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里,现在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在你一点点堕落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你终究会有这么一天吗?”

    赵思秋听了陆铭轩的话非常激动,叫喊道:“我今天会到如此地步都是拜骆清颜所赐,还有你们这些被她迷住的男人。当初她抢走了属于我的男人,我怎么能让她好过?我只是稍稍挑拨了一下,宋家那对蠢母女就处处为难骆清颜,看着真让人解气。可是还不够,我要让她身败名裂,我得不到的她也别想得到。是她自己送上门来让我抓住把柄。几张照片就解决了她,让她滚出了京都。只是没想到骆清颜手段太厉害,离开宋家竟然又勾搭上了你。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贱,都追着一个狐狸精跑。我倒要看看最后你们会是什么下场。”

    陆铭轩哼了一声,“我们什么下场不用你管,你还是好好想想你会有什么下场吧。要想下场不会太惨,就尽快交代争取宽大处理。你的行为我们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不是你想抵赖就能过去的。”

    赵思秋回道:“我是一个守法的公民,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就不再说一句话准备抵抗到底。

    陆铭轩知道赵思秋不好对付,但是他已经从媳妇那里得到了对付她的办法。那是一种药物,吃了之后意志不坚定的人什么实话都会说出来。刚才给赵思秋喝水的时候已经加在了水里。陆铭轩就等着药效的发作了。

    赵思秋看着陆铭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自己不交代他也不问,就那么看着自己,好像在等待什么,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赵思秋本来就已经心急如焚,现在看着陆铭轩这样心里更加没底。她不知道谁能来救自己。

    赵思秋想到自己和家里闹翻独自一人住在外面,家里人根本不会知道自己被抓了起来。即使知道了以爷爷那爱惜羽毛的劲头估计也不会管自己,没准还要与自己极力撇清关系呢?

    赵思秋突然觉得万念俱灰,自己做人真的很失败,落到了现在众叛亲离的境地。如果家里能多照顾一下自己,她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为了平息别人的怒火,为了家里的地位,自己的亲人抛弃了自己,把自己发配到了大西北那个荒凉的地方。让自己在那里苦苦的受煎熬,为了摆脱那里她只能自己想办法。

    赵思秋也知道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可她必须走下去。她马上就要出国远走高飞,开始新的生活,却让陆铭轩破坏了自己的一切。她心中万分的不甘,也万分的后悔。她不应该再去招惹骆清颜他们,那样他们就不会注意到自己,是不是她就可以顺利的出国了。只差两天而已,为什么上天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也幸运一次。为什么上天都站在骆清颜的一边。

    赵思秋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脑子感觉越混沌。

    陆铭轩一直在观察着赵思秋的状态,他发现赵思秋眼神有些发直就只知道药效已经发作了。

    陆铭轩站起来来到赵思秋身边轻声的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搜集窃取军队的情报的?你的接头人是谁……”

    陆铭轩一一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赵思秋就像没有发现是谁在问她一样,一一回答了陆铭轩的问题。旁边负责记录的人员一一记录了下来。

    跟着一起审问的侯东进吃惊的看着陆铭轩和赵思秋。他不知道这赵思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听话了,问什么说什么,和刚才简直两个状态。侯东进思考着陆铭轩是怎么办到的。突然他想起在审问赵思秋之前陆铭轩吩咐给了赵思秋一杯水,而且赵思秋也喝了。难道是那杯水有问题?一定是,一会得问问陆铭轩用的是什么手段这么厉害。

    陆铭轩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就让其他人接替自己继续审问,他则带人去抓捕那个赵思秋交代的上级接头人。这个接头人可不会像赵思秋一样手无缚鸡之力,而是一个十分强悍狡猾的敌特分子。陆铭轩带队去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还有赵思秋交代的两个曾跟她接触过的敌特分子陆铭轩也安排两队人同时出发进行抓捕。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时间就在抓捕、审问,审问、抓捕中一点一点过去了。

    骆清颜这一夜也没睡好,她担心自己的丈夫。虽然她知道陆铭轩会没事,可还是不由自主的担心。

    陆铭轩他们经过一夜的奋战有了惊喜的收获。抓捕的间谍人员竟然多达十几人,彻底捣毁了这个在华夏潜伏多年的间谍组织。

    当大家早晨收工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侯东进搂着陆铭轩的肩膀说道:“铭轩,你那个审问用的神药是哪来的?有了这个以后抓到罪犯还怕他们不交代?能不能多弄来点儿预备着?”

    陆铭轩瞥了侯东进一眼回道:“你以为是大白菜呢非常容易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点儿药,是专门用于这次行动的。现在暂时没有了,得以后有机会再弄了。”

    陆铭轩没有透露这种药和媳妇有关,他不想让媳妇过多的涉入进来。这也是对骆清颜的保护。也不想行动组的人员过于依赖这个药物。还是要训练他们审问的技巧和办案的能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