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轮回任务 第十章 选错的姻缘(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瑶儿,你真的想通了?”

    崔氏夫妇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她们怎么也不明白,前一刻还如此决绝的女儿,如今怎么转变的这样快。

    难道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真的想通了!

    “娘,过去是女儿不懂事,让你和爹忧心了。今后女儿一定听爹娘的话!”

    “那鹤公子?”崔夫人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因为她也不太相信。

    “他……”

    林瑶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叹了口气道:“女子只是倾佩鹤公子侠义心肠又曾救女儿于危难之中,虽对其倾慕,可是女儿在昏睡中听闻那鹤公子早有家室,女儿虽不孝,却也不敢败坏家德,有违闺训,作出如此不堪之事……”林瑶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脸嘤嘤地哭起来。

    “什么?他竟然有家室……”

    一直在没有说话的崔老爷听到林瑶的话顿时大怒,拍着桌子怒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他姓鹤的当我崔家是什么人家,竟然如此欺辱我崔氏,当真是可恶至极,可恶至极……”

    “爹娘,女儿自知不孝,愧对双亲,本想一死了结,只是又怕累及崔氏清名,惶惶至今,爹,娘,女儿,女儿万死难赎……”

    林瑶泪眼婆娑真诚向崔氏夫妇请罪,崔老爷原本有滔天的怒火在看到女儿柔弱的身体也顿时消了大半,本来还想再骂她一顿,只是又不忍心,便憋着怒气继续瞪着林瑶,而崔夫人则温柔地安抚着林瑶和崔老爷。

    “爹娘,女儿经此一遭才明白你们的苦心,此前都是女儿任性,不听爹娘劝告,又被小人蒙蔽,险些铸成大祸,今后女儿一定听爹娘教导,再不敢任性妄为……”

    “启禀老爷,夫人,秦夫人和铭少爷来了。”

    “来便来了,请进客厅好生伺候着便是。”

    来人面对崔老爷的怒气不知所以,不过却也战战兢兢地退下了。

    秦家这来的可真是时候!

    崔瑶未醒,而崔老爷又自觉理亏,肯定会对秦家诸多忍让,这时无论是退亲还是其他都是一个好时机!

    “爹娘,女儿已经无碍,秦伯母难得来一趟,你和母亲去吧!”

    崔夫人早将林瑶扶起,崔老爷见女儿目色清明,神情平静不像作假,当真以为女儿真的想通了,便叹了一口气道:“你此话可是真心。”

    林瑶急忙表态,道:“女儿一言一语皆是出自肺腑。再不敢欺瞒双亲。”

    “那鹤子詹你当如何?”

    崔老爷一双眼紧紧盯着林瑶,林瑶自然知道崔老爷还对自己有所怀疑,毕竟前一刻还未了这个男人要死要活,此刻却说她真的想通了,是有些牵强。

    “宁为寒门妻,不做侯门妾。女儿虽不才却也知晓这个道理,自是不会自甘堕落委屈自己,令家门蒙羞。况且那鹤公子既有家室却又来招惹女儿,可见其心非一方君子。女儿若再执迷不悔当真不配为崔家女儿了……”

    “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女儿!”

    崔老爷连叫两声好,像是又松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便好好休养,等你身子好了爹爹便为你为与宜良举办婚礼,至于姓鹤的事你无需担心,既然他与你有救命之恩,爹自会为你好好答谢。而你与宜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它日成亲他自会好好待你的!”

    “是,女儿一切听从爹爹安排。”

    见女儿如此顺从乖巧,崔员外自是十分欢喜,又交代了女儿好好休息便带着夫人见秦家母子了。

    “香枝,为我梳妆。我也该去前厅见客。”铜镜前的少女明眸皓齿,柳眉粉面,若不是面色还有苍白,果真是个美人。

    “可是,小姐,老爷……”

    “无需担心,爹爹是不会怪罪的。”

    “是。”

    林瑶不会挽古代的发饰,但是还是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这个香枝没有云巧那般能言会道,但却是个老实的。平时虽然都是云巧伺候,可是林瑶却觉得这香枝的手艺比云巧更得她心。

    林瑶身边服侍的人一共有六个,除去一个妈妈,能近身伺候的就是香枝和云巧,可惜云巧是个心大的,一心想往上爬。

    林瑶仔细整理了崔瑶的记忆,古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严守男女大防,崔瑶虽心悦那姓鹤的,两人也见过几次,却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从未又过私相授受瓜田李下的行为,而且那云巧又是自当传信红娘,言语多有卖乖讨好之言,所以崔瑶并未有什么把柄在她们手里。

    只是林瑶担心那秦铭在崔家经营多年,既然今日能卖通她的贴身婢女设计她,那么若是此计不成定会再生更毒的计策!

    想到这里林瑶眼睛微微眯起,脑中便有了对策,于是出声道:“妈妈,云巧呢!”

    立在床前的一个老妇立刻应声道:“回小姐,云巧伺候不周,夫人打发去厨房帮忙了,小姐若是要她来伺候,老奴这就去唤她来。”

    “嗯,你去将她唤来。另外就说我怜她这几天辛这几天便在这好生休息,不用安排差事了。还有,若是她想出去也不需阻拦,但要着人跟着,回来一一回我。”

    张妈妈虽不明白小姐交代的有何用意却还是用心记了下来,想着小姐平时最宠云巧那丫头也没做迟疑便去了。

    而另一方面崔家老爷和夫人本来欢欢喜喜地到大厅招呼秦家母子,趁此商量两家儿女婚事,可是却没想到不仅糟了秦氏一番冷嘲热讽还提出要退亲,大厅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崔老爷脸色铁青,若不是要维持风度和为了女儿早就甩袖而去,崔夫人也是一脸愤然,不过一想到女儿是要嫁进秦家的,便开口道:“秦夫人这是何意,是不是对小女有什么误会。老身不才膝下只有瑶儿这么一个丫头,平时是娇惯了些,若是有什么得罪不妥之处但请你多多担待些。”

    “担待不敢,只是我们秦家的庙小,怕辱了崔小姐这金尊玉贵的身子。而且既然崔小姐已经心许他人,我儿也愿成人之美,依我看,这门亲事就算了吧!今后男婚女嫁个不相干,崔老爷与崔夫人以为如何。”

    秦夫人这话一出,不等崔夫人再言,崔老爷的脸立马拉下来,怒气再也压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冲着秦夫人便道:“秦夫人,饭可以乱吃,可是话不可以乱说,我家瑶儿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家,什么心许他人,这若是传出去我家瑶儿该怎么做人?今日这亲事不结也罢,但是你平白污我女儿名声,此事若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事休想善了!”崔老爷眼睛怒瞪着秦夫人,不止面上气恼,心中更是失望。

    对秦家母子的失望。

    虽然秦铭置身立在秦夫人的身旁,可是却未出一言,他与瑶儿自幼相识,又长在秦家,还与瑶儿有婚约,也算半个崔家人,可是如今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辱崔家而未出一词。

    也许秦夫人对瑶儿又误解,可是他呢!

    虽然瑶儿前几天是有些任性,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女儿,瑶儿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崔家门风的事情,何况瑶儿现在已经醒悟了,他本来还打算好好补偿秦铭铭,可是如今看着情景,崔老爷认为自己还需多看看。

    所以如今崔老爷在心中已经隐隐对这个未来的女婿有些不满了。

    他崔家也是诗书传家,只是在他这一代没有下场应试,而如今他又只有一个独女,所以断了入官场的心思,但在这里他崔家来私塾,举清名,到底还是有几分颜面和清誉的,如今秦氏这一番言语辱的不止是他女儿的名声,还有他整个崔家,这让他如何能忍。

    而秦氏也没想到崔老爷会突然发怒,秦氏做了十几年的官太太,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有气势的,没想到会被崔老爷镇住。

    本来以为崔瑶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丑事,他崔家理亏,还要顾及颜面定会好言相劝,可是没想到崔老爷竟是如此强硬。但是想到儿子的未来和自己心中的盘算,秦氏强作镇定道:“哼,说的冠冕堂皇,你女儿看不上我儿子,却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绝食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说出来是给你们面子,为了两家的和气。毕竟这种事传扬开去损的可是你们崔家的面子,而我们秦家的门小,可容不下这等心高气大的女子,所以还是请崔老爷另谋佳婿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