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遇刺,举国震惊。

    听说轩辕朗是被抬回宫的,至于伤的重不重还未得知。不过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已经“休养”好的皇后南宫蝶。

    “阿瑶,皇上不会有事吧!皇上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人想刺杀皇上呢……”自从听到轩辕朗遇刺淳妃就非常担心,眼泪更是一刻也没闲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拉着林瑶哭诉。若不是皇帝下了圣旨戒严皇宫,任何人不得出自己宫殿一步,恐怕淳妃早就冲进轩辕朗的寝殿了。

    因此林瑶也只得留在梦萝宫。

    不过林瑶正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探探这位淳妃的底。

    萧善南明明很在意林瑶从上官梦那里得到的东西,可是他却没有逼问过她那些东西的来历!

    萧善南这个人深不可测,难道他已经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想到这里,林瑶将目光投向上官梦身上,再三确认眼前的人是真的上官梦才罢休!

    没办法,这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毕竟萧善南曾经用过这样的招数对付她,难免不会偷偷将真的上官梦也弄走!不过仔细一想,她真是太敏感了。她只是一个连皇帝面都见不到的失宠的贵人,而淳妃是皇帝的心尖尖,而且还有了身孕,萧善言就是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将她不声不响地将淳妃偷龙转凤!

    “阿瑶,我心里很不安,不会有事吧!”淳妃捂着心口问林瑶,脸上满是惶恐,林瑶其实想说她也不知道,可是看淳妃一脸凄惨的模样便一遍遍耐这心道:“皇上是天子,怎么会有事呢!”

    淳妃并没有因为林瑶的话而镇定下来,时间越久反而更加地坐立不安。

    淳妃是真的很不安,她总觉得有事要发生,而且还是关乎自己的,她摸着心口,自从得到了那个叫‘善德泉’的神物,她便一直顺风顺水,不仅结识了许多贵人,还认识了皇上,从一个宫女慢慢成为妃子,还怀了龙种。而且只要她一直做好事,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她知道自己容貌平平,连自己的婢女都比不过,选秀连初选都可能过不了。

    因此她的内心十分喜欢漂亮的东西,比如春日繁花,夏日飞蝶,再比如金瑶的脸!那时金瑶被皇上宠幸,做了贵嫔其实她心里是嫉妒的,她本是官家小姐,如今进宫成了宫女不说,还被自己的奴婢压一头,她心里如何好受,所以她从来不向金瑶行礼,喊她娘娘,贵人,在她心里她永远只是她的奴婢!

    可是自从有了“善德泉”她所想的一切都成了可能,她不仅做了皇帝的女人,而且还得到了皇帝的宠爱,这些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不安!

    淳妃的不安和焦虑林瑶看在眼里,而且她还注意到,每当她焦虑不安时总会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心口。淳妃以前并没有这个习惯,当然淳妃也没有心病!

    那么肯定是对淳妃特别重要的东西,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才会时刻确定!

    轩辕朗是在宫外遇刺,可是却要戒严皇宫,而且还把南宫蝶接了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瑶真的一点也看不明白!

    在林瑶考虑要不要将梦萝宫里的人支出去,然后敲晕淳妃看她心口那里到底有什么,梦萝宫外竟被一对甲士包围了起来!

    “娘娘,娘娘,不好了,宫外来了一对身穿黑甲的兵士将梦萝宫包围起来了!”内侍福全进来禀报的时候林瑶还在安慰伤心的淳妃。

    听到福全的禀报,淳妃顿时花容失色,当即吵着要见轩辕朗:“怎么回事,皇上呢?我要见皇上……”

    林瑶一时也摸不到头脑!

    “淳妃娘娘,瑶贵人请吧!”这两个士兵还算客气,可是他们绝对不是宫里的守卫。

    “是皇上让你们来接本宫的吗?皇上没事吧!刺客捉到了吗……”淳妃一路问个不停,可是那两个人却一句未回。

    兵变!

    看着满宫的甲卫林瑶想到这两个字!

    而林瑶不知道的是,在皇帝遇刺回宫后,刚刚大婚成为的云霞公主,如今的镇北将军夫人竟大义灭亲,亲自逞上了镇北大将军萧善南刺杀皇帝意图谋反的证据。皇帝顿时龙颜大怒,拖着受伤的龙体即刻下旨让羽林军包围镇北将军府,并将萧善南押解进宫亲自审问。

    可轩辕朗却不知他派出去的羽林军刚出皇城便被萧善南的镇北军全歼,然后换上了羽林军的衣服大摇大摆地“押”着萧善南进了宫!

    萧善南被五花大绑的进了承乾宫。

    屏退左右,承乾宫只有三个人,被绑的萧善南,坐在龙椅上的轩辕朗,还有一个头戴凤冠,身穿明黄色皇后凤服的女子低头跪在轩辕朗的脚边。

    “没想到吧!你隐藏身份这么多年,还是被朕知道了你的身份。轩辕墨!”轩辕朗现在萧善南得面前,负手而立,看着萧善南眼中满是得意,此时的轩辕朗神清气爽,哪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轩辕墨,先帝第九子,生母萧氏。萧氏是南陵萧氏女,容貌绝色,德才兼备,年十六被先帝以贵妃之礼迎入宫中。入宫后更是椒房独宠,一时后宫根本无人能及。萧氏入宫第四年生先帝第九子轩辕墨,第六年因南陵萧氏之乱自裁于含章宫。

    “的确没想到,你自导自演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陷害我,真是愚不可及!难怪当初要靠女人才坐上皇位!”萧善南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对面的是皇帝而收敛自己的轻蔑。

    “大胆!朕是真命天子,天命所归。朕的皇位是你这个乱臣贼子可以置喙的吗?”轩辕朗怒目圆瞪,本来一张还算不错的俊脸竟有些狰狞。

    他这一辈子最害怕和厌恶旁人说自己是靠女人得的天下,他心里也知道虽然事实是如此。所以他在自己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他才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即使没有南宫家他也能登上皇位,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呵!”轩辕朗的自我催眠换的是萧善南毫不掩饰地讽刺和轻蔑。

    这是轩辕朗最不能容忍的。

    他好像又回到做皇子的时候,原本他的母妃只是一个守夜的宫女,被他的父皇醉酒后拉上床才有的他,可是他一出生就被包给当时的孙嫔抚养,他的母妃则被赐死。这件事虽然被他的父皇下令封了口,可是后宫是什么地方,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闹的满城皆知,他们虽然不敢在明处说,可是却时常在暗处讨论。

    孙嫔的母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无权无势,孙嫔又不得宠,所以他虽是皇子,小时候过的并不如意。最艰难的时候连送吃食的太监都能欺负他。那时那就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将所有人踩在脚下,让天下的人都仰望他,害怕他!

    因为那时所有的人都看不起看不起他,认为他是最没有希望登上皇位的人,那些权贵子弟都不愿意和他结交。可是他不服气,同是皇子为什么轩辕墨就能享尽父皇的宠爱,被父皇捧在手心里,可是他却要受一个奴才的白眼与欺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