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轮回任务 第二十七章 书中武侠世界(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契约者属性:(均可变)

    姓名:林瑶

    性别:女

    年龄:20

    智力:50

    容貌:53

    体力:32

    武力:10

    魂力:20

    精神力:15

    技能:明玉功

    特长:无

    魅力:无

    收藏:无

    “这……不是说这次任务没有属性点吗?怎么……”看着光幕上自己的属性值林瑶真的吃了一惊,而且他的武力值不仅增加了5点,技能中那一栏还多出了明玉功,和魂力的属性。

    怪不得这次回来之后她感觉原来轻飘飘的身体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而且很有力量。

    昆仑晃了晃又白又圆的身子语气恢复了以往的神气道:“所以说你捡了大便宜,这明玉功本是从修仙世界遗落到那个世界的,虽然只是残章但却是修仙世界的绝顶功法,虽然你修习的时日不长,可是这好处是无穷的!既然你已经拿到了明玉功那么本大人就在为你破一次例,以后你的任务本大人将不会在给你任何属性点,但是当你每次任务完成后你可以带走那个世界的一件东西,但是必须是死物!”

    也就是说这些属性点其实是她修习明玉功得来的,而昆仑不会再给她,那么以后想要增强自身的实力和改变自身的属性就只能靠明玉功!但是完成任务后她可以带回那个世界的一件死物!

    这样也好,因明玉功而增加的属性远远超过昆仑给的,而且还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她现在虽然是魂体用不到什么东西,可是做任务的时候可以用呀!就比如邀月的兵器碧血照丹青,那可是件神兵,若是再碰到类似的武侠世界,有这么把神兵助阵完成任务也会事半功倍!

    想清楚了之后林瑶高高兴兴地谢了昆仑,可是他却拽拽地消失了。

    虽然林瑶也觉得自己是真的捡了大便宜,可是却还是没有解决她当初的问题,看来以后再做任务的气候还是先将自己的武力值提上去。

    而且她也不知道这次的任务为什么会完成,因为林瑶还没有机会问出口昆仑便消失在了空间,不久后空间中又响起了问她是否立刻进行任务的声音,她再次选择了进入任务!

    林瑶进行任务后昆仑又再次出现在了空间,而它的身便还站着一个长袍墨发的男子,只是这个男人的身体若隐若现,好像随时都会散一般,昆仑看男子注视着林瑶消失的地方道:“你确定真的是她?”

    可是男子却淡淡一笑摇头道:“世上没有人可以确定,是与不是又有什么重要,他不是已经出现了两次了吗?即使不是只要他再次出现,我们就有机会!”

    “是。”

    “我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这里便都交管给你了昆仑。只是……”

    昆仑听出了男子语中的淡淡忧愁,便道:“你还有有何忧虑之事?”

    男子只是说了句“无事”,可能是心中真有忧虑便又对昆仑道:“你将我属下的空间暂时关了吧!”

    “什么,难道你……”

    男子似乎丝毫不在意昆仑听后又多么震惊,只是又淡淡道:“无事,你不用担心。”

    昆仑听后只是沉吟良久才道:“好吧!”

    林瑶选择再次进入任务,可是她感觉自己又好像根本没有进入新的任务。混混沌沌之中她好像看到了上个世界的人物。

    那是她落入断魂崖之后的事!

    她看到燕南天失魂落魄地离开,怜星也是一副伤心的模样,她们各自都到了断魂崖底,可是只找到一件染血的血衣,根本没有找到邀月的尸体。

    正当林瑶也疑惑邀月尸体去了哪里的同时,画面一转竟然变成了喜堂,而新郎正是江枫。

    但是却没有看到燕南天!

    难道是和花月奴,不,看江枫一脸愁苦又不愿的表情应该不是与花月奴,喜堂吹吹打打,自是一派欢喜之象,新人三拜之后便成了夫妻,可是两人只勉强拜了两拜便被人打断。

    “玉郎……”这一声玉郎饱含了无限的深情与思念,江枫本以为这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自从断魂崖一役,邀月宫主落崖生死不明,而他的义兄燕南天在消灭了江湖中作恶多端的十二星相之后也下落不明,他曾去移花宫数次讨要月奴,可是都被移花宫的人打了出来,虽然它们没有取他的性命,可是却一次次打击他的自尊。

    既然邀月命丢断魂崖了,那么就应该是他的义兄燕南天胜了,为何她们移花宫不遵守诺言放了月奴,可是只得到怜星宫主的冷笑,说是既然她的姐姐败给了燕南天,那便要燕南天亲自来说他胜了,并将人带走,可是他找了他八个月都没有找到他!

    而这个时候他的父母竟然以命相逼让他娶妻,如果不能和月奴在一起那还不如死了,可是若是真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又于心何忍,反正已经不能和月奴在一起,那么娶谁不是娶呢!

    于是他同意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娶的是谁,就这么如同行尸走肉般地被打点好一切,推上这个喜堂!

    可是他没想到,本来以为今生今世都不能再见的月奴,今日竟然突然出现了!

    “月奴……”江枫丢下手中的红绸飞奔到花月奴的身旁,两人相拥在一起深情地唤着对方的名字,喜极而泣!全然不在乎现在的场景。

    “哇……”

    一声婴儿的哭声打破了两人的拥泣,这时江枫才注意到月奴怀里的婴儿。

    “月奴,这,这是……我们的孩子?”江枫没想到惊喜过后还有更大的惊喜。他满心欢喜地捧着月奴手中的孩子却不知该说什么!

    “是的,玉郎,这是我们的孩子!玉郎,我找你许久了……”花月奴说着有是哭了起来,哽咽不能自语。

    江枫则一边心疼一边抱着孩子安慰花月奴:“月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你放心,今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离了。”说着江枫便要带着月奴和孩子一起离开。

    江老爷和夫人看到这一幕气的浑身发抖,满堂宾客窃窃私语,新娘没等新郎揭开头盖便将那盖在头上的红缎揭开看着江枫与月奴离去的背影脸上悲愤交加!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呼喊江枫似乎都听不到只是自己一意孤行,为了一个脸上被刻字的女人竟然让自己和江家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为何月奴手中只有一个孩子,难道因为她的原因改变了剧情,本来一对双胞胎变成了一个?林瑶心中疑惑。

    画面跳转的很快,花月奴虽然和江枫在一起可是因为她以前移花宫人的身份和如今脸上的刻字,江家除了江枫没有人承认她,而且江枫已经娶妻,她不是江枫名正言顺的妻子,她们的孩子即使姓江却是外人所不齿的私生子,虽然江枫没有拜完堂,可是慕容芳已经是被江家名正言顺承认的少奶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