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瑶不知道鹤司寒是怎样说服崔老爷的,但是崔老爷的确接受鹤司寒的提亲了。林瑶深深怀疑脑袋坏了的不是鹤子詹而是崔老爷了。

    不过说到鹤子詹林瑶让人打听了才知道那天她走后知府府里竟接连唱了几出大戏,可惜她都错过了。

    本以为她走了便没什么事了,顶多鹤子詹被人发现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就当知府府中出了强盗,反正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可是没想到也不知谁起头带着一大帮人去捉奸还真的捉到了,只不过这次的主角竟成了王燕云和鹤子詹,听说当时王燕云赤身露体的趴在浑身是血的鹤子詹身上,当时不光身体被许多人看了去,还被许多人所嘲笑不齿。如今外面都在流传知府家的小姐天性淫荡不耐闺中寂寞竟将男子迷惑准备强行欢好,王燕云一时名燥天下,被人誉为天下第一***还有不少人见缝插针开始弹劾王知府,想来这位知府的官途也尽了。

    王燕云就这样出局了,林瑶有点不敢相信,她本来还想给她一个教训呢!可是如今王燕云已经不用她出手了,这个教训足够毁了她一辈子了,可见王燕云平时人品就不好,得罪的人多了,这下都不用她出手了。

    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活着的时候还是多积点德,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报应到自己身上了。

    鹤子詹当时便被气急败坏的知府让人拖进死牢了,如今还没有出来,云巧也被她打发出去了,如今只剩一个秦铭了。秦家如今的一切都是崔家给的,可是秦家母子却丝毫没有感恩之心,秦铭想攀高枝没人阻止他,若是他能凭着自己的能力往上爬林瑶说不定还会高看他一眼,可是他却不该设计林瑶,觊觎崔家的一切踩着他们往上爬!以往林瑶想慢慢陪他玩,可是如今林瑶突然不想这样了,因为他不配,他们不配再得到崔家的任何东西。

    于是林瑶让人吩咐下去,让人通知秦家人立刻搬出崔家的别院,收回秦铭所有在崔家得到的一切,对外宣布秦铭和崔家再无任何关系。崔老爷知道后没有阻止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想来也是对秦铭彻底失望了。

    后来秦夫人在崔府门前又吵又闹说是和崔府的亲家,她的儿子和崔家小姐有婚约,如今崔家嫌贫爱富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了,气的崔老爷怒发冲冠要出门与秦氏理论,不过却被林瑶拦下了。

    所谓狗急跳墙便是如此,此时的秦氏哪里还有退亲时的气焰和架子,完全一副泼妇的样子,和这种人理论平白掉了自己的身份。

    于是林瑶找了几个府里的家丁让他们穿上常人的衣服混入看热闹的人群里,将秦家落魄时崔家时如何救助,这些年又是如何培养和照顾秦家母子,还有秦铭和知府小姐那点破事都说了一遍,旁的别人也许不知,可是这位王小姐可是如雷贯耳无人不知,说到这里哪些看热闹的人便看秦氏的眼神便变了,还有人在小声议论,最后秦氏落荒而逃……

    此后秦氏虽不在大门口闹了,可是却频繁地来崔家,说是要见她,林瑶都一一让人打发出去了。秦铭没有了崔家的资助,又被林瑶赶出了别院,只能暂时住在客栈里。时间一久两人的积蓄被耗损的厉害,秦铭不能考取功名,只能从事他以往最看不起的商人之业,可是因为秦铭从小跟着崔老爷自认为见过不少世面,所以又不愿意做抛头露面的街摊货郎,但是他又租不起门面,也拉不下脸去给旁人做事,所以便一直蹉跎下去,时间一久两人的积蓄花光了便被客栈赶了出来,在破庙中落脚,最后以乞讨为生。

    林瑶知道没有崔家秦铭什么都不是,所以她根本不用出手对付他们,只要将她们打回原形,那么他们才会知道以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得来的,才会后悔自己的行为……

    而鹤子詹在死牢里呆了半个月才被新来的知府放出来,他身上本来就有伤,这番又连惊带吓的真的生生去了大半条命,听说他是被人抬回去的,云巧见到他后哭的死去活来,而且云巧这时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云巧一直对鹤子詹的身份深信不疑,所以见到他这幅模样便掏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为鹤子詹疗伤,还雇了车马准备回鹤子詹所谓的金州鹤家,想用孩子和鹤子詹对自己的情谊进入所谓的名门大家做富贵人家的姨太太,可是云巧一路上吃尽了苦头,到了金州才明白自己被骗了,鹤子詹不仅是个一无所有的地痞,家里还有个十分厉害的婆娘,可怜她已经身怀六甲,而且还无亲无故,云巧顿时心如死灰。而云巧生了孩子后便被鹤子詹卖到了烟花之地,再后来便没有云巧的消息了,之听说当地出现了一个床上功夫十分了得的名妓销红……

    林瑶最终还是嫁给了鹤司寒,不过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个鹤司寒便是那金州赫赫有名的鹤家,是个真正的名门世家出身,只是她一直不明白为何他会看上她,只是一面便要娶她。她也问过她,鹤司寒只是淡淡道:“这便是你我的缘分,而且我即看了你的身子便要对你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而且我从不做强人所难之事,也从不会逼迫任何人,特别是你!”鹤司寒的话不多,可是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一句承诺,林瑶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他,可是却真的无法拒绝。

    成亲之后她们在一起吃饭,会睡在一起,也会聊天,可是却从来没有夫妻之实,她们更像是朋友,亲人,可却不是夫妻。鹤司寒从来的确没有强迫过她,也没有问过林瑶为什么。他只是默默为她安排好一切,有的时候林瑶都怀疑鹤司寒是否知道她的来历和目的,可是她却问不出口。走时林瑶都忍不住怀疑鹤司寒是不是身体有什么缺陷或者根本不喜欢女人,所以才会娶了她做掩护,可是每当看到他俊郎无双的容貌和漆黑睿智的眼眸她便会有种深深的罪恶感!而崔老爷和崔夫人两人都活到了五十岁寿终正寝,这个岁数在古代已经算是长寿了,只是崔夫人临走时一直哭着拉着崔瑶的手说对不起她,若不是她没有照顾好她也不会让她坏了身子而一直没有孩子,不过她和崔老爷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便是把她嫁给鹤司寒,因为即使无子他也没有纳妾,没有违背当年对她们的诺言,始终如一。

    听了这话林瑶也是愧疚的,她与鹤司寒根本没有夫妻之实,当然不会有孩子。林瑶在这个世界活了不到三十岁便离开了。回到空间的林瑶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其实也不是错觉,因为她的确穿越了一个世界。

    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她死去的那一刻,那个看上去冷清的男人抱着她的尸身就如同每天夜里将她搂入怀中的样子也一同永远闭上了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