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七点多的时候,林瑶同班那群小粉丝就来了。

    这些孩子大概都七八岁,因为这里没有幼儿园,所以孩子在七岁之前都是在家帮着父母干活。

    林瑶抱了三个大箩筐和五个小篮子,对这群孩子道:“今天咱们分组比赛,比赛那组摘的草多。第一名奖励20块钱,第二名10块,第三名5块。”

    “真的,还有钱?”虎子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林瑶,表情十分可爱。

    这些孩子家都不是很富裕,平时零花钱最多也就几毛,大的也最多一块钱,没想到现在不仅还有奖励,来这里的孩子都跃跃欲试。

    今天来了十五个孩子,正好分为三个小队,林瑶将他们分好队,又分了工具就带他们去薄荷地里。

    最近天气有些冷,地里的薄荷看起来不是很精神,如果下过雨,天气再凉一些,怕是叶子就要焉了。林瑶先教小队每个人怎么去摘,索性这些孩子都有过务农经验,不用怎么教,只是后来又叮嘱了一些事,确定他们都明白才放心让他们下地。

    “小的们,拿起你们的篮子,干起来了,时间为两个小时,现在,比赛开始。”

    林瑶一声令下所有的孩子都动了起来。

    孩子心思单纯,又一心争胜负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在为别人干活,而且效率之高简直让人咋舌,短短两个小时,十几个孩子已经将一亩地的薄荷摘了一大半。林瑶这次不是将薄荷连根拔起,而是只把薄荷的嫩头掐掉。

    薄荷叶有散风热、止痒的作用。对于外感风热、皮肤发痒等病症的人洗浴特别有效。

    而且新鲜的薄荷还可以食用,熬汤做菜不仅美味对身体也十分健康,只是不知这销路能不能打开,她毕竟没有去过外面,消息闭塞,所以第一次也不敢搞太多。

    林瑶叫孩子们休息,亲自评选去名次,又当着孩子的面发了奖金。每个孩子都十分高兴,小虎子那队得了第一名他连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红着一张小脸,兴奋的又蹦又跳。

    “钱都拿到了都收好了哦,千万别让爸妈收去了,这是你们的自己赢得奖品,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怎么用自己想好了。”

    “嗯嗯,好的,谢谢大王,俺会收好的。”玲子小心又宝贝地将钱收进口袋。一双眼睛都快乐没了。

    孩子们走后,林瑶就去找王三。

    王三家的地头上也种了一些薄荷,不过却没有林瑶地里长的好,本来为了吃鱼汤种的,听说林瑶要到镇上卖,所以也采了一小篮子试试。

    “丑丫,眼看天就要下雨了,要不你就别去了,多少钱回来我给你就得了。你还能信不过你三哥吗?”

    “瞧你说的,我咋会信不过三哥你呢!如果只是送这些薄荷我也不去了,只是我还要拜托拐子李帮我买些东西。”

    “哦,那好吧!到时候丑丫你稳些,咱们这泥巴路一到下雨就没法走,你多穿些,省的伤风。”王三关心道。

    林瑶从顺如流答了声好,又把车上的几个箩筐用塑料布包的严严实实,拿了屋里唯一的破伞才上车。

    果不其然,路刚走一半,头上黑云仿佛再也无法承受那重量,倾盆大雨一泻而下,大片雨点子砸在身上即凉又疼,林瑶手上的雨伞即使不破在车费摇摇晃晃中也遮不住身体。

    林瑶跌跌撞撞爬到车斗前面,脸上的雨水大声喊道:“三哥,这雨下的太大了,路又不好,咱们就停在路边,雨小点再走,你快到后面,咱们躲雨布下面…………”

    “啥,丑丫,你说啥…………”

    雨太大,劈哩叭啦打在他的脸上,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勉强掌着车头不至于偏离路太多,王三没听清林瑶说什么,所以头稍微偏后问,可以没想到他头一偏,身子也歪了,这泥路本来就被别轧的不成样子,一下雨泥泞不堪不说,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还看不见。

    王三只是动了一下。嘭的一声,车子猛然倾斜了,接着又是一阵咚的声音。

    林瑶在车上只觉身子猛然向前头嘭的一声撞到了拖车的杆子上,接着又一顿,人就跌了下来。

    疼,全身都是疼的,特别是脑袋。

    林瑶躺在泥水里,感觉腰快断了,她闭着眼睛,一张嘴嘴巴里被灌一嘴巴的雨水,有些进了嗓子,一股子腥味和铁锈味。

    “丑丫,丑丫,你没事吧。”拖拉机突突突紧急地喷了几口黑烟便熄火了。王三见林瑶被甩下车急忙下车。

    “呀,丑丫,你这是咋了,咋满脸的血……”王三急了,蹲在地上就要把她扶起来。

    “三哥,我腰撞到了,你先别动我……”林瑶偏过头,吐了嘴巴里的血水道。

    我只觉得浑身都疼,也不晓得哪里撞到了。

    “哦哦……”王三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听林瑶的话忐忑地站在那里。

    滴,滴,滴……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骑车的喇叭声?

    林瑶心中虽然有疑问,却也顾不得这些,对王三说道:“三哥,前面有汽车过来了,你去拦一下,告诉车主只要把我们送到镇子上,价格好商量!”

    王三哎了一声看了眼林瑶,便走到路中间挥舞着双手拦车。

    王三人老实,平时也不怎么会说话,林瑶有些担心他即使拦下了车也劝不了人家载他们。

    不过现在她动不了,一切也只能听天由命,大不了她在雨地里多趟一会。

    林瑶认命地眯着眼睛任由雨水冲刷自己,不一会林瑶便听到哒,踏,哒嗒,淌泥水的声音。

    林瑶以为是王三回来了,闭着眼睛道:“三哥,你先去用车里的雨布挡挡,我在躺一会就……”没事了。

    脸上的雨被一把黑色的大黑伞挡住,林瑶睁开眼,黑色的伞底下是一张冷峻的面容。少年顶着一张英俊的脸,可是表情却让人十分害怕,皱着的眉头和紧抿的嘴唇可以看出这人现在十分不悦。

    周震,上次他有时留下的名字,没想到竟在这个时候再遇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