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瑶我认出这人就是木欣的那个警察哥哥。于是对他说:“俺妈说今天给我上户口,我在这里等她。”

    李春花失约在她的意料之中,今天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这里的人知道她是一个黑户。

    果然,木寒惊讶道:“你还没有户口!”

    “对呀!”

    李春花一心想等她长大卖给一个糟老头子换取一大笔嫁妆,怎么可能给她上户口。

    木寒心下思索了一会,道:“这样,你先回去,等会我通知户籍部门让他们去你们村了解情况,如果情况属实他们会处理。”

    其实木寒也知道偏僻的乡镇户籍管理不是很规范,只是想不明白为何这孩子的父母不给她上户口。

    林瑶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于是当即说:“好。谢谢哥哥。”

    “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回头我让他们去找你。”

    “嗯”林瑶故意思考了一会,道:”村里的人都喊我丑丫,不过俺爸姓林,我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瑶,林瑶,王母娘娘瑶池的瑶。“

    木寒也笑了。

    笑当林瑶真是个孩子。这世界上那里有神仙瑶池呢!

    不过林瑶确实挺好听的,比什么春花,秋菊来的文雅。

    林要知道木寒肯定还有其他事,于是说了声哥哥我先回家便离开了。

    木寒笑着回应,只是一转头便被人用阴冷的神情盯着,炎炎夏日木寒有种想抖鸡皮疙瘩的冲动。

    ”周少,我只是和熟人打个招呼,不会误了您的事,您放心,现在我们已经有线索了,保管将人找到。“

    ”嗯。“周震恩了一声,可表情仍是十分冷淡,木寒在心中腹诽,这位还真是难伺候,以后谁要在这位面前工作,怕是喝口水都得掂量。

    林瑶回去没有找李春花,而是将昨天的从地里抱回的草摘洗干净晾晒,然后又去了刘大爷的地头。

    她去的时候刘大爷正好到,看到她不由分说就往她手里塞了两个馒头。

    ”快吃吧!我听说你这两天都是住在村东头里的破屋子里,娃呀,那哪能住人呀,你这么小,没吃没喝,还没人照顾,这出了事咋整呀!“

    刘大爷脸色忧愁,看着是真心为她担心,林瑶心中也是感动。

    可是他不知道,她不是一个真正的八岁小女孩,确实有能力让自己活下去。

    不过他也不会平白拒绝他人的好意,把馒头踹怀里,对刘大爷说:”谢谢大爷,我现在手脏,干完活吃。不过我在那破屋真的很好,那里啥都有,还安静。再说我长这么大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能出啥事!“

    ”你现在还小,懂啥、、、“刘大爷又是一声叹息。

    而林瑶已经钻进了玉米地里,她不会和刘大爷争辩什么,他说她不懂她就不懂吧,谁让她是个孩子呢!

    这块地大概今天中午就能将草全部除完。大概十点多钟的时候,刘奶奶拄着拐棍来喊:“丑丫呀,丑丫,所里来人了,正找你呢,你快回去吧。”

    刘奶奶是刘大爷的老伴,头发花白,腰弯的很厉害,因为眼睛不太好,所以拄着拐棍,她晓得林瑶这两天在帮他家除草,所以拄着拐棍来地头上找人。

    林瑶听见动静就从玉米地里钻出来,抹了把头上的汗珠子,道,“好嘞,这就回。”不过在心里却思量什么事,不知道是上次的事还是其他。

    林瑶到村公干的时候李春花也在,一见到她腾地站了起来,却碍于身边两个警察又坐了下去。

    两个人都是身穿警服,一男一女,三十四的样子,看上去都十分严肃。

    “这就是丑丫。”女警问的是李春花。

    李春花恨恨看了林瑶不甘心地回道:“是。”

    “卫生所记录你在八年前12月9号生了一对龙凤胎,怎么户口上就一个孩子,另一个是这个孩子吗?”女警又问,指着林瑶。

    “不、、、是。”李春花说话大喘气,低着头不敢看警察,反过来剜了林瑶好几眼。

    林瑶这下明白了,这是户籍管理的人来核实人口信息。

    “是,还是不是,李春花同志,请配合调查。我们是来核实人口信息,你家孩子的数量明显与户口不符,如果你不配合,我们有权利怀疑你从事人口贩卖等违法犯罪活动,这可是重罪、、、”

    “不,我没有,不是我。”

    李春花大惊,从椅子上跳下来,满脸惊恐,她男人就是干那事的,而且已经进去了,她不能坐牢。于是连忙交代;“就是她,丑丫就是另一个孩子,当时她身体不好,医生说她活不了就没上户口,没想到这小、小丫头挺过来了,俺们也一直没时间,就忘了,现在补上不就行了吗、、、”

    李春花满口满心的不甘,可是却无奈。心想,早知道就把那贱种掐死,省的现在堵心。

    “那好,资料我们都带来了,你来核对一下,回头带着人,资料和户口本到所里户籍处登记将人添上。”那男警说完从黑色的公文包里掏出几张纸,都是要填写的材料,只是李春花不识字只能让那两人代劳。林瑶一直站在一边站着,只是在民警问到姓名时不待李春花回答,林瑶就抢先一步道:“林瑶,林木的林,王母娘娘的瑶池的瑶。”

    民警就手写下,嘴里还念了一遍,恩了一声说好。之后林瑶和李春花各按了红手印,民警有交代了时间便走了。

    林瑶看了看天色,又摸了摸怀里的馒头决定先回去吃饭睡一觉再去。

    “丑丫,你给我站住。”

    李春花在后面喊,林瑶装作没有听见,一溜烟跑掉了,气的李春花在后面直跺脚。

    李春花叫她不外乎就是说些难听话随便撩她几巴掌,她可没空和她磨嘴皮了耗精力。

    一整个夏天林瑶都在帮村里人干活,到处割草,时间长了村里人也都习惯了,四里八乡的也都打心底可怜这个孩子,知道情况又有能力的都会接济她一些,因此林瑶吃着百家饭,穿着救济衣,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小日子过的也不错。

    在八月底的时候林瑶将自己一夏天的劳动成果分门别类打了整整十大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