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等走到地里看丑丫不仅干劲十足,而且还将一些歪倒的棒子苗扶正刘大爷就有些犹豫了。

    如果没人帮忙他今年这两亩地的棒子就等于丢了,那他和老伴冬天的口粮也就没有了。

    刘大爷坐在地头喘了两口气,望着比人家明显瘦小很多的玉米杆索性默认了。

    林瑶就是看准了刘大爷的脾性才在这里等他,李春花泼名远播,若是换作其他人家肯定不敢让她下地。

    都是为了生活!

    “丑丫,快晌午了,回家吃饭吧!”林瑶听到刘大爷喊哎了一声,好一会才抱着一堆草从玉米地里钻出来。

    “大爷,这些草能给我吗?”林瑶抱着的这一堆草是羊蹄草和马鞭草,都是乡下随处可见的野草,可是却也是很好用的中草药。

    羊蹄,又名土大黄,与大黄性味相似,可以治疗疮肿,而马鞭草捣碎用开水冲,以白糖为引,可以治疗咽喉肿痛。所以这些农民平日里看不上的害草,换个平台就是治病的良药。

    可是刘大爷却不晓得,看着林瑶抱着的杂草眼中心中都是酸酸的,最后无奈长叹一口气,道:“丑丫,这草咋吃呀,你的事大爷也听说了,走,你跟大爷回家,大爷家有一口吃的就不得饿死你。”

    “不用了,大爷,我饿不死。这草也不是我吃的,前年不是有个收知了壳和马蜂窝的路过咱们村吗,那时她说这些草是药,可以卖钱,所以我把他们我想把它们晒干卖掉。”

    她的确饿不死,可是却没有钱。

    而李春花不可能给她钱。

    索性她现在也没什么事,做些体力活就当锻炼身体,而且还能帮助人,何乐而不为!

    “丑丫呀,这草给咱家猪都不吃,能卖啥钱呀?”刘大爷好心劝道。

    “谢谢刘大爷,我晓得的,反正我也没啥事,那这草我就带走了,大爷我下午再来呀。”

    林瑶抱着一堆草乐呵呵地走了,看的刘大爷在后面直摇头。

    嘭,林瑶刚走到大门口头上突然飞过一个花盆。林瑶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花盆心道幸亏她躲得及时,不然这落到自己脑袋上不死也得残了。

    “哈哈,妈,快来看呀,我差点就把她砸死了。”林金宝没有丝毫惶恐反而幸灾乐祸,还因为没有砸中而惋惜。

    林瑶捡起一片碎片握在手里上了二楼阳台。

    林瑶走上去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弟弟”沉声道:“道歉。”

    可是林金宝却一撇嘴,眼神充满不屑,哼的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我妈说你是贱种,是赔钱……”后面的话林金宝都没有出来,因为林瑶的巴掌已经拍到了林金宝的脸上。

    啪的一声,十分响亮,林金宝眼睛瞪的大大的,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竟然挨了打,而且还是自己呼来唤去的臭丫头。

    “你敢打我!我打死你。”

    林金宝长的肥壮,也导致行动没有林瑶迅速,林瑶又踹他的膝盖,等他跪倒的时候用身子撞他,林金宝一下子便到了地,林瑶本想把他压住狠狠修理一顿,可是没想到林金宝用蛮力把她推开,林瑶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稳住,而林金宝也起来,眼睛恶狠狠地等着林瑶,举起手臂就要打她,林瑶哪能让他打到,一个弯腰利落地从他手臂下穿过,反身又踹了林金宝一脚。林金宝吃痛,如同一只暴怒的狼狗,冲林瑶跑的飞快,好像势必要咬林瑶一块肉下来,林瑶撩起一个洗脸盆就往林金宝头上扣……

    李春花上来的时候就见林瑶坐在林金宝的肚子上,一手用碎片抵着林金宝的脖子,一手压着他的手。

    而林金宝不仅脸上有个红印子,头上也破了皮,一脸凶恶相,如果不是被林瑶正中要害,恐怕没这么老实。

    看到这一幕李春花快疯了,林金宝是她的宝贝命根子,平时自己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现在却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小贱种,你不要命了,快放了宝儿,不然我剁了你。”李春花完全是吼出来的。

    “站住。”

    林瑶大喝一声,右手的瓦片又往前送了送,见了红,看的李春花差点魂飞魄散,腿一软,竟跪了下来。

    “小祖宗,不要,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不要……”李春花哭的涕泗横流,双手不断地挥舞,嘴中说着求饶的话。可林瑶心中却十分麻木,替原主悲哀到了极点,这一刻她真想隔断林金宝的动脉,看李春花和林强悲伤,痛苦的表情。可是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却没有动手,不是下不去手,而是不想便宜他们。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其实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她想亲眼看到他们的报应。如果没有,那么就让她来制裁。

    “三条,一,明日去派出所帮我把户口上了,二,林家在村东头有一亩地划给我,三,我以后不会再踏足这个家,你们也最好不要找我麻烦,否则把我惹急了,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林瑶将手中的瓦片往前送了送急得李春花连连答应。

    “明天我在派出所等你,如果你不来,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林瑶丢了瓦片,撂了狠话便从林金宝的身上下来。李春花连忙心肝宝贝的叫,哭的比林金宝还要大声,直到林瑶出了院门还能听见她的嚎叫。

    第二天林瑶早早就到了派出所,但等了许久都不见李春花。

    滴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林瑶的面前。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站着?有事吗?”

    木寒远远就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派出所门口,等开车近了一看原来是那天的小女孩。说来最近忙的竟然没顾上她的事,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再被她妈虐待。

    不过看她样子好像还不错。

    木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小孩双眼熠熠,眉目中透着神采,即使还是干瘪瘦弱,可总感觉她浑身都有股劲,让人看着很舒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