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你,你怎么了?”

    苏明卉见夜景琛表情不对,但是心中也没有想太多。但是看到夜景琛没有波澜的眸子时还是有些害怕。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和恐惧什么。

    看着夜景琛一步步走来,苏明卉竟然有种想要逃跑的欲望。

    啪的一声,整个警局都安静的一些,苏明卉捂着脸,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贱人,原来你们是一伙的,说,你们还有什么阴谋,还想问你对付我……”夜景琛想更进一步却被身边的警察及时拉住了,苏明卉连连后退,身心疲惫,这一刻她真的绝望了。

    “夜少,你冷静点,我们先回去再说。”一个带着金边眼睛,手中拿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拉着夜景琛劝道。

    夜景琛这才作罢,整理衣服,眼神凶狠地看着苏明卉。

    “琛,不,一定有什么误会,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可以解释的……”

    “呵,可以解释,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放心,以后日子长着呢!你敢算计我,我一定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我们走。”

    “不,琛,不要走,我什么都没有了,不,不要丢下我,我不要在这里,啊,不……”

    苏明卉大喊着追出去,可是夜景琛早已经绝尘而去。

    就如同夜景琛所说的,苏明卉接下来的日子真的很艰难。苏明卉本来想把杀人的罪名推给那个陌生的女人,可是没想到那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以为苏父是个大款,所以早就准备了录音个摄像想狠狠敲诈他一笔,没想到没有用到敲诈,反而救了自己一命。

    苏母精神失常被强制送进了精神病院,而苏明卉因为恶意诽谤反而被那个女人狠狠敲诈了一笔钱。她的公司本来就周转不开,这次又大出血,又有夜氏和周围竞争对手的打压,连三天都没有撑过去就宣布破产了。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真忙,请稍后再拨…………”

    骗子,骗子,都是骗子,你不是说只要我转身你就在我身后,就会无条件的帮助我吗?那我现在有需要,你出来呀!林子涵,你这个大骗子,呜呜,骗子,都是骗子……

    她再次经历破产,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走投无路,一无所有。

    “琛,开门,开门,不要不要我,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琛……”苏明卉喝醉后疯狂拍打夜家别墅的大门,大喊大叫。

    “这是哪里来的疯女人,快赶走,赵总就快来了,快快,把她赶走……”

    “不,我是夜家未过门的少奶奶,这里是我家,你们谁敢碰我,啊,非礼啊,救命啊……”这一刻苏明卉丢下了自己从小到大引以为傲的教养,如同一个泼妇似的在别墅门口撒泼大闹。

    “什么夜家,这栋别墅现在已经是我们赵家的了,夜氏欠了我们赵总的钱,拿出别墅来抵,你说你是夜氏的少奶奶,那正好,夜氏还欠我们赵总的钱算是有着落了。来,把她捉起来,夜景琛跑了,这下总算找到债主了……”

    “不,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和夜景琛没有关系,放开我……”

    苏明卉彻底傻眼了,到底是切莫情况,夜氏破产了?夜景琛不仅跑路了,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的贷款!

    那些人蠢蠢欲动要来抓她,她当即把最近的一人推倒逃跑似的跑了出去。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这一刻苏明卉再也无法镇定,尖声大叫,彻底崩溃。没有人帮她,她妈妈在精神病院,爸爸半死不活成为了植物人,每天都需要一大笔的支出,可是她没有了工作,还怀了身孕,再也没有人帮她,好像以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的人生不该是这样,不该…………”

    回到空间的林瑶看到屏幕那个苍老的女人,直到死还在重复这句话。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虽然扰乱了你们原定的命盘,可是你们的人生却不曾过多插手。”林瑶感慨。

    人命天定是不错,可是却也是由自己决定的。

    一步错,步步错,她只不过给她们多了一些选择,可是人心难测,苏明卉和夜景琛自己走错了路又能怪谁呢?

    后来他们破产后,林瑶再也没有让人找他们的麻烦,可是苏明卉却自甘堕落,不仅亲自去医院堕胎,辗转各个富商之间企图用他们的势力东山再起。她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注定要失望,再被许多男人抛弃过后她始终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欧阳静被夜天良伤后到医院竟然查出了癌症,于是林子涵连夜将他带出国,在林家又面临更新换代权利交替,自然是顾不上苏明卉。

    只是最让她意外的是夜景琛,曾经的天子骄子,对女人不屑一顾竟然会靠着女人过活。

    这一世林瑶在天道上吃了亏,所以事事谨慎,对他们也没有任何过分的行为,除了伪造了夜景琛和夜天良的血缘关系并把它寄给夜天良。

    就如同沈瑶愿望的那般,沈家的所有人都富贵一生,安详宁静。她既没有让沈氏成为a市首富,也没有让沈氏沦落。她的一生都在找那个曾经救过她的人,可是却到离开这个世界都没有找到。

    她有种预感,这次任务的顺利肯定和那个人有关系,她相信她一定可以找到这个人。

    回到空间,这里出了茫茫白雾空无一人,林瑶便直接进入任务之中。

    “好热,水,水……”

    迷迷糊糊之中,林瑶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乎冷乎热,冰火两重天,十分难受。她想醒来,可是身体却很疲惫,眼睛也像粘在一起似的,怎么都睁不开。

    “我只想离开这里,离开他们,谢谢,我只有这一个愿望,离开他们…………”隐约有个女孩和她这样说话,可是她却看不清女孩的容貌,她想问她是谁,为什么和她说这样的话,可是却在这时候被一通凉水浇醒了。

    “你这个赔钱货,原来在这里偷懒,害我找了半天了,我看你还敢偷懒,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生了你这个懒东西,还不起来,看我不打死你,让你给弟弟烧水,竟然敢偷懒睡觉,看我不打死你,我让你睡,让你偷懒……”身穿蓝色长褂的中年妇女揪着一个瘦弱的女孩,一边打,嘴里还骂骂咧咧。而这个瘦弱的女孩就是林瑶。

    林瑶在那盆水落下的时候就清醒了,只是这个身体太弱,所以才被这个女人揪着走。

    “放开我!”林瑶睁开眼睛对着揪着自己耳朵的女人冷声道,只是身体太小,加上这幅身子已经病了好久,所以现在相当虚弱,没有任何气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