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许久才看到猴属之类,原来這猴似人相,却不入人名;似裸虫,不居国界;似走兽,不伏麒麟管;似飞禽,不受凤凰管辖。

    生死薄子拿来,孙悟空亲自翻阅,直到魂子那一千三百五十号上,才见自己的名字。

    孙悟空,乃天产石猴,该寿三百四十二岁,善终。

    见悟空道:“我也不记寿数几何,且只消了名字便罢!取笔过来!”那判官慌忙捧笔,饱掭浓墨。

    正要下笔,林瑶出声,道:“你只肖将自己与花果山众猴的名字划去便可,万不可将天下猴类的名字毁去。”

    孙悟空听此,疑问道:“为何?既属同类,我又方便,为何不予他们一个方便,划去名字,不归地府管辖,长生不死,既不逍遥!”

    “错,错,错。”林瑶一连说三错,孙悟空疑惑更重,他也深知这个二弟深藏不露,这些年他四处逍遥,花果山和他的猴子猴孙多得他照顾,于是便丢了笔,问道:“如何错?”

    “天下猴子何其多,可各个却不似你山中猴子般通人意,修大道。你今日将他们魂名一笔勾销,他们的确不再服地府管辖,可生老病死乃天地法则,若它日肉身死,魂魄却入不了地府,不能轮回只得落得个魂魄无归,游荡天地之间成为孤魂野鬼,最后消散在天地之间。”

    书中孙悟空毁了猴类的生死薄,自以为做了一件好事,可却不知道,有成千上万的猴子因为他死后入不了地府,投不了胎,成了冤魂怨鬼。

    “既如此,你们为何不与俺老孙说?”

    “上仙饶命,小王,是小王的错……”地府阴冷,可是秦广王却连连冷汗,他这不是没有来得及说吗?

    孙悟空也不管他,再拿起生死薄子,找到花果山的猴子,但有名者,一概勾之,对着簿道:“了帐!了帐!今番不伏你管了!”

    “咦,二弟,你的名字在何处,今日我一并销了,岂不自在。”说着便叫嚷着阎王再拿名册。

    阎王面露难色,地府是有羽禽类的名册,可是却没有凤族之人的名册。

    “无妨,拿来,我也想看看。”

    顷刻,判官又抱了几本名册前来,林瑶翻阅着生死薄子,孙悟空也前来凑热闹,拿着生死薄子胡乱地翻着,可是翻遍了羽禽类的名单,却不见卵二姐的名字,当翻到最后一本时,却看见卵大姐于卵二姐的名字,只是林瑶还未细看,那生死薄上竟突然金光大盛,金光消去,再看那薄子,哪里还有卵二姐的名字。

    卵大姐,乃福陵山千年锦雉,该享寿一千三百岁,枉死。

    林瑶捡起判官笔,将卵大姐的名字抹去。不过却将枉死两字记在心中。

    “二弟,这里如何没有你的名字,莫不是你谎报了性命,糊弄了俺老孙?”

    “不敢。我也未找到。”丢了生死薄子,两人同看向阎王。

    世界有补足原则,虽然真的卵二姐早已死了,魂魄不在这个世界,但她既投了卵二姐的壳子,就是卵二姐。生死薄上就应该有她的名字。而且刚刚明明有,却不知为何竟消失了。

    秦广王用袖口连连擦擦他那满头的冷汗,身子躬下去,拜了又拜,道:“奶奶有所不知,地府并没有凤族之人的名册,奶奶出身凤族,本就不属地府管辖,千万年如此,所以薄子上没有奶奶的名字!”

    “咦,奶奶?”

    孙悟空围着林瑶转了又转,指着林瑶向阎王问道:“怎生叫他奶奶,难道她还是只母鸡?哈哈哈哈……”

    林瑶嘴角抽了抽,她哪里像母鸡,手好痒,好想打猴啊!没听阎王说,她是凤凰吗?

    不过她决定大人大量不和猴子计较。不过却也实在忍不了这口气,猴子眼神忒不好,母鸡,亏得他说的出口。

    且这里也没他的事了,于是一巴掌便将他拍出了地府。

    孙悟空出了地府,魂魄归了身体,事因是被林瑶打出来的,回归时猛然一惊,吓坏了众猴。

    小猴子们连唤了几声大王才将他唤醒,入眼见不是那鬼气森森的阎罗殿,是自己的福地洞天,才晓得竟是南柯一梦。

    与众猴讲了前因后事,众猴听了冥界销了魂薄之事,各个都欢喜非常。

    当说到他们的二大王是只母鸡之时各个都唏嘘不已,回头转身让人寻了花果山都不见林瑶踪影,便以为林瑶是被他识破害羞躲了起来,全不在意。

    过了几日,便又邀了六个义兄弟前来吃酒,听了猴王的壮举,个个欢喜恭贺,从此每日聚乐不停。他想地府凄凉,阴冷,全然没有人间的锦绣明媚,是个人都不会留在地府那鬼待的地方,却不知林瑶根本没有出地府。

    林瑶让其余九王都各自回去,独留了秦广王。

    “秦广王,我此来地府为一物寻你。不知你方便不方便。”

    “但听吩咐。”

    “你可知晓轮回印?”林瑶盯着秦广王道。

    “轮回印,这,这这…………”秦广王本来就不甚明朗的脸这下子更抑郁了。

    “怎么,不方便。”林瑶用指尖凝出一股金光在手中把玩,看着秦广王语气淡淡的却是十足的威胁。

    “的确不太方便。奶奶有所不知,这轮回印是冥界至宝,可如今并不在冥界。”

    “哦,那在何处?”

    “这个小王也不知,万年前听说在天界,一说在魔界,还有说被大帝带走了…………”反正就是不在冥界。

    “哦,是吗?”冥界至宝,看来一定是非常厉害的东西,怪不得昆仑要。

    这个昆仑果然不是那么好说话,他只要他帮个小忙,而他倒好这一开口就是要冥界至宝。还是个消失不知多少万年的至宝,找都找不到,她上哪给他弄去。

    看来以后有问题自己还是克服一下好了,昆仑的出场费太高,她真是负担不起啊!

    林瑶又问了关于轮回印的事情和可能在的地方,才离开冥界。不过却吩咐秦广王将今日之事上报天庭。

    当然林瑶想即使阎王不上报,天界也会知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