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轮回任务 第十一章 选错的姻缘(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林瑶有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见秦氏的话。

    若是之前崔家夫妇还有反驳,可是这件事却是事实。崔瑶的确为了一个男人而轻生,这正是崔家理亏的地方,而崔家虽把消息瞒的紧,可是到底是瞒不住秦铭。他也正是抓住了崔家这个弱点。

    而秦夫人说完后,崔氏夫妇也的确沉默了,崔夫人面上更是通红一片,这说明她现在十分着急,这是她的一个毛病,只要紧张就会脸红。

    眼见崔夫人要与秦氏解释,林瑶连忙进入屋内:“女儿给爹爹娘亲请安,秦伯母,秦公子安。”

    林瑶盈盈浅笑,从容有礼,请过安便规矩地立在了崔夫人的身旁。

    “哼!”秦氏看见林瑶不仅完全没有往日的热情,而且还冷哼了一声,而秦铭也只是点头示意,脸上全无半点风度,看的崔老爷也是一阵火大。

    不过秦夫人的确与林瑶印象中的一样,秦氏从觉自己做过官家太太高人一等,所以人前总是装做十分端庄贵气的模样,明明身材纤细面容清秀却十分爱颜色深沉且繁琐的衣服,头饰也必是金珠点缀,玉器做头。三十多岁的年纪却平白老了十岁。可是她也不想想,若不是崔家,她们母子那里来的银钱,哪里有今天的日子,今日那还能在她们面前耍威风。

    而它们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却如此恩将仇报,设下如此毒计,当真让人心寒。

    不过林瑶有一点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这样做?

    林瑶立在崔夫人身旁目不斜视,心中却在思量,而崔夫人咽下刚才要说的话,拉着林瑶的手,擦拭了眼角的泪痕温柔道:“我的儿,怎的出来了,外面风大,还是多多休养才是!”

    林瑶覆上崔夫人的手,掌心的温暖让林瑶十分舒服,于是也温柔的回道:“多谢母亲关心,女儿只是偶感风寒,躺了这么多天反是越躺越乏了。听丫头说秦伯母来了,便想着来拜见,女儿许久没有去给秦伯母请安了,往秦伯母不要怪罪!”说着又屈膝给秦氏行了一礼。

    “呵,崔小姐果真是惯会装模作样,你究竟是病了其他我们心知肚明,我今日既然来了便是打定主意要与我儿退亲了,你这般德行我们秦家是受用不起,还望你们为了两家的颜面早早接了这退婚书。”说着秦氏从袖口拿出一张纸,也就是所谓的退婚书。

    “秦伯母,我做错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要退婚,秦大哥,这也是你的意思吗?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要弃了瑶儿吗?瑶儿知道自己比不上知府家的王小姐,可是瑶儿会学会改,瑶儿保证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林瑶泪眼汪汪地望着秦铭,表情更是一副凄楚模样,整个人看上去更是一副受了打击摇摇欲坠的样子。看的崔家两老十分心疼。。

    而更让他们痛心和震惊的是女儿所说的话,知府家的林小姐。一时两人也不约而同而看着秦铭。

    秦铭想置身事外坐收渔翁之利,既想退了崔家的亲又想置身事外,一副苦主的模样,可是林瑶偏偏不让他得逞,要把他拖下水。而她所说的王小姐也不是林瑶凭百构陷的,林瑶将崔瑶的记忆又整理了一遍才晓得,日后秦铭娶的正是这个知府之女王燕云。而从刚刚她提起王小姐时他们两人的态度来看,她们早就认识。

    林瑶一直不明白为何秦铭要设计自己的未婚妻,崔家虽不是巨富,可也是当地有名的富贵人家,而崔家又只有一个女儿,娶了崔瑶就等于得到了整个崔家,而崔秦两家并无旧恨也无新仇,若要说恩情还差不多,秦铭为何要冒险这般做呢!现在林瑶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怕是就与王家有关!

    士农工商,商人乃是贱业。

    秦家以前也是官宦之家,从秦氏的态度就知道她是根本看不起崔家这般商贾乡绅。以往秦氏是万不会轻易登崔家的门,而即使是与崔夫人说话也是一副高傲的模样。今日更是没有给崔家留有任何颜面。

    而那秦氏在听到林瑶提到王小姐时脸上明显浮现了得意的神情,想也不想便道:“你自是不如王……”

    “娘亲。”只是话还未说完便被秦铭重声打断,秦氏这才恍然明白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抱歉地看了儿子一眼便不再说了。

    不过秦氏虽未说完,但在场的人哪有不明白的,一瞬间崔家两老望向秦铭的眼神都变的锐利十分。

    而秦铭也暗呼不妙,既为母亲失言气恼,又为林瑶为何知道他与云儿的事吃惊。要知道他与王小姐的事绝无任何人知晓,崔瑶又是如何知道的。而他虽要退崔家的婚,可却不能是因为他与云儿的缘故,若不然他也不用费这么多的功夫才设计崔瑶了。

    他了解崔老爷,如果崔瑶与人私通在先,他这个时候提出退亲,崔老爷不仅会答应,一定还会好好补偿他,而他日后嫁娶如何崔家都不会过问。如果他娶了王小姐,那么他有信心,在知府的帮助下不出两年他就能掌控整个崔家,那么他既娶了知府的女儿,还能得到整个崔家。

    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可是如今事情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崔瑶竟然醒了,还知道了她与云儿的事,而看崔老爷和夫人的神情,他怕今日是讨不了好了!

    可是秦铭却不知究竟哪里出了错!

    而眼下最要紧的是要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秦铭在心中思索一番便对着林瑶道:“崔小姐这是哪里听来的胡言,什么知府家的王小姐,我与她素不相识,这件事是我与你的事,怎能胡乱攀扯旁人,这若传扬出去岂不平白污了人家清白女子的清誉,还请崔小姐慎言,是宜良自觉配不上崔小姐,无关旁人。”秦铭这一番话说的是大义凌然,可是却终难让人信服,崔老爷又看了秦铭一眼,叹了口气,如今他对已经不止是失望了!

    “哼,那王家小姐的清誉重要,难道我们瑶儿的名声就该平白被你们污了吗?宜良,做人可得有良心呀!我们崔家哪里对不起你,你今日这般让我们家瑶儿日后如何做人呀!”崔夫人一脸痛心地说道。

    “她如何做人关我儿何事!有道是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女儿与那姓鹤的男人不清不楚红娘传情甚是喜欢,即如此,又何必苦缠我儿!”

    “你,你……你含血喷人……”崔夫人脸色铁青,浑身发抖,看着秦氏心如同掉到了冰窟里。她这一辈子就瑶儿一个女儿,一直当眼珠子般,女儿名节大如天,秦氏这般说是要毁了她女儿呀!

    “娘,你莫要动气,是女儿不好,让你忧心了。”林瑶生怕崔夫人真的气出什么好歹,于是便一面替崔夫人顺气,一面柔声劝慰,可却被她一把抓住了手,崔夫人一双眼睛蓄满了泪,就这么看着林瑶,似有千般言语,可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林瑶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轻轻拍打。

    崔夫人的怀里十分温暖,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女儿的,这一刻林瑶才意识到也许她忽略了一些事。崔瑶的心愿是要秦鹤两人得到报应,要自己父母一世安顺,她已经想好要如何惩治秦鹤两人,之后便替崔瑶好好孝顺父母。秦家来退亲这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她也正好顺水推舟,不仅抛出了王家小姐,还能让崔家夫妇认识秦铭的真面目。

    毕竟这么多年他们都待秦铭如亲子,若是由她或旁人去说他们可能不相信。但是若是从他们口中说出,那就不一样了,只是她忽略了两个问题。

    崔瑶的名声与崔家夫妇的心情。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名声什么的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可是在古代的背景中,名声闺誉重过女子的性命。

    今天她是成功退了亲,可是名声却也毁了,甚至还会连累崔家。

    可是事已如此,林瑶想只能日后多多孝顺崔家两老以作补偿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