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复古景象映入眼中,倒与这片冰白的荒山相契合。破旧的楼房沿子上爬满了枯藤,上面铺满了厚厚的冰雪,也不知何时能够融化。

    几人下了车,天空就开始飘起了雪花。

    “老头子,人接来了吗?”从屋中走来一位面容苍老的妇人,她到老人旁边低身问。

    老人点点头:“接来了,你去准备点吃的。”

    妇人一步一趄的挪了过来,又啐骂一声,“这该死的天气总是不让人消停。”

    “两位是葵的朋友,外面冷快请屋里面歇着吧。”妇人很热情,她难得见着葵的朋友上门。

    “多谢!“沈翊微微鞠了一躬致以谢意。

    妇人去忙活了。

    沈翊进了屋子打量片刻,目光从几道摆放整洁的灵位上扫过,室内很整洁,屋子却充满了时间的沧桑,想必已经有些年头了,墙壁表面有明显的裂缝。

    老人领着他二人来到一处火炉旁边,这才感觉暖和多了。

    “叔叔,我们出关的事?“沈翊歇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起。

    老人这才反应过来:“哦,对,下午我正好要出关,你们跟着我就好了。“

    他说完又向里屋喊道:“老婆子快点,葵的朋友下午要出关。“

    “快了快了。“厨房传来妇人的声音。

    “没事我们不着急。“沈翊给蓝鹊使了使眼色,蓝鹊明白他的意思,遂即走出了屋子。

    “他?“老人疑惑,外面这么冷还跑出去干什么。

    沈翊笑着解释道:“他出去看一下风景,你知道的,在我们那里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色。“

    “那是,我敢说我们这里的景色,在整个联邦都是数一数二的。“老人自豪的说道。

    过了一会,沈翊问道:“葵不常回家吗?“

    老人摇摇头:“每年就跟我们通几次讯息而已,已经七八年没有回来了?”

    “她……为什么不回来?”

    老人愣了一下,沉默了十秒钟才说道:“不回来也好,这里的环境哪是她能够呆得住的。”

    沈翊知道他没说实话,不过也没有去深究,毕竟跟他没有多少关系。

    “那几道灵位是?”

    “是葵的父母还有弟弟,死得早。”老人露出一丝悲苦的笑意。

    沈翊正想说着什么,突然听见厨房的妇人端着几碟食物走来,微微弓着身子的老妇人,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大山,沈翊连忙起身过去接:“老人家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我们随便吃点就可以了。”

    老妇把食物递给沈翊笑道:“你们是葵的朋友,就不要客气了,我和老头子两个人独居在这里,几年都没有什么人往来,如今你们来了还能说说话。”

    沈翊感激的点了点头,这时蓝鹊终于走了回来,老人看着蓝鹊的衣服却是一楞,似乎一点也没有被雪淋的痕迹。

    砰!

    突然间楼上传来轻微的震动,沈翊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葵的二叔,他笑了笑:“没事,楼上是我的父亲,他瘫痪了常年躺在床上,应该是饿了。”

    “老婆子你陪客人聊聊,我上去看看。”

    沈翊与妇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妇人问了很多葵的事情。

    经过几句简短的交流,沈翊才知道葵的全名,上原葵,很特别的名字,在联邦内并不多见。目前联邦姓氏传承主流,第一个字为姓氏类似沈翊这种,另一种像蕾蒂一样,后面的塞纳西斯才是姓氏。根据史书记载,这是传承于地球时代,在星际漫游时代国家的观念慢慢淡化,只留下这种规格的性质传承,以家族的形式传承下来。

    过了一个小时,沈翊与蓝鹊跟随葵的二叔踏上前往关外的路途,云图越野缓缓在雪地中跋涉。老妇在远处向他们招手送行。

    “这个盒子里面?”

    老人紧握着方向盘问道。见沈翊疑惑的眼神,又解释道:

    “待会出关要检查,这里面没有什么违禁物品吧?”

    “没有。”沈翊神色淡定的说。

    到了关处,前面已经有几十辆车在排队过关,驻守的军人身姿立的挺直,关口的检测器不断的发出嗡嗡声音,一辆辆车逐渐通过检查。

    “老大怎么办?”蓝鹊心中有些紧张,那盒子里面装的M854一定会被检查出来。

    沈翊给了他一个稳住的眼神。

    哔!

    老人停住车子,上方的检测器扫过来一道声波,沈翊用系统试着去屏蔽声波的作用,检测器上的声波一直没有停止,就在旁边驻守的军人察觉到一丝怪异的时候,检测器终于响起了声音。

    “检测通过!”

    钢铁铸成的电子大门快速的打开。

    车轱辘滚在厚实的雪地里行的很慢,风不断呼啸,远比关内要大的多,飞云关因处在西兰星赤道两极的另一端,所以常年积雪,而且越往深处越冷。两边立着警告的铭牌,出了关最多在往深处行三公里,便不能在深入了。里面到处都是肆虐的野兽,更有一些超过十米的怪兽。

    这里建立了不少工厂,那些出关的车辆都是工厂的工作人员,杜林所管理的第三运输场的一处养殖基地就在附近。

    “最多只能到这里,前面已经没路了。”老人停下车说道。

    沈翊沉吟片刻,半山组织的狩猎活动位置还距离二十多里地,看来需要走过去了。

    这也是半山俱乐部的目的,有实力穿过这二十多里危险路途的才有参加活动的资格。

    “多谢了。”沈翊道谢之后便下了车。

    “你们?不会真的要往里面走吧?”老人非常惊讶,之前以为沈翊在与他开玩笑。

    沈翊点点头:“我们是联邦秘密情报处的,这次过来不方便出示身份,所以才请你帮忙出关,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在外围探查一些东西。”

    他又开始编造了,老人却是深信不疑:“原来是官老爷,没想到葵还能够有你们这种朋友,以后葵的事情还麻烦照顾一下。”

    “客气了。”沈翊笑道,遂即淡淡的警告一句:“我们这次是秘密行动,希望老人家能够保守秘密。“

    沈翊身上散发着一种老人从未见过的气势,他以往在飞云关从一些训练有素的军人身上察觉过,但又有些不同,军人身上的铁血气息,因常年与关外野兽厮杀所形成的。而他身上散发的却是一种淡淡的锐利。

    像是被阳光包裹在深处的寒冰一样,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您……您放心,我会保守秘密的。”老人声音有三分颤抖,心中对声音的害怕加重三分,危险的人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