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古时期,长城是世界罕见的奇迹建筑之一,是劳动人民千年的智慧结晶,它凝聚着祖先们的智慧和汗水,它沧桑的巨石上铺彻的是历史的雄壮气魄,其蜿蜒曲折,浩瀚万里如同游龙一般的曲线轨迹,连接了古往今来的时代记忆,那奔腾苍莽,巍峨起伏如同大地血脉一样的雄伟身姿,让亿万后人敬仰。

    有诗为证: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西兰星所建造的长城,便沿用了这个名字,为了纪念那些守护故土,抵御外敌的可歌可泣的事件与英雄。

    西兰星长城建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抵御西兰星上各种野兽的冲击,前后历时百年,中间重修次数不可计数,守护着西兰星上数十亿公民不受野兽肆虐。

    运输机在万米高空急速飞行,一片片从眼前闪过的白云如同连成串的浪花。

    “这就是长城边境嘛……”沈翊狠狠的吐出口中的噪腥味,怔怔的看着玻璃外的天空不禁惊叹:“天空……真蓝啊。”

    他第一次看着这么白的云,这么蓝的天。

    “老大你是第一次来?”蓝鹊问道。

    “是啊。”他回复的声音有些低,似乎是陷入到了这片世界之颠中。

    三个小时候,运输机降落在一片略显燥乱的广场上,跑道上无数道印记交错,机器的轰鸣渐渐停止。沈翊感觉到轻微一晃,知道此行已经到了目的地。

    飞行员脱去保护头盔向后仓走来,打开舱门道:“先生,我们到了。“

    “谢谢。”沈翊从怀中把准备好的几张钞票递给了他。

    飞行员愣了一下:“这……“

    “辛苦了,回去的时候还要麻烦你。”沈翊露出善意的笑容。

    飞行员本想拒绝,可是看到沈翊笑容的眼中似乎不容拒绝的味道,心中轻微一怔:“谢谢先生,您返航时直接来这里找我就行,我若不在就找我的同事,我会跟他们说的。“

    他的态度比之前好多了,刚才不经意的扫过几张钞票的数额,都是一万一张的额度,这些已经接近了他半个月的工资。

    沈翊与他交换了通讯序列号。

    下了运输机,沈翊深呼吸一口,空气果然比繁华的城区要好太多了,他抬头便看到了一道巨大的高墙横亘在前方,由钢铁铸造的墙壁足足接近五十米高度,两边连绵没有尽头。

    远处是纵横交错的群山被雾气包裹住,只能勉强看到阴影,如同天坠的城墙把这片区域生生隔绝,如同两个不同的世界。这里的温度极低,冰雪如银装素裹覆盖了整个世界,天地雪白。

    “这就是长城?”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他心中还是免不了的震惊。

    “看来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飞行员笑着说道,”这里是飞云关,常年都有军队驻守,您千万不要太过靠近。“

    有军队把手?

    他看到了远处几座庞大的机甲在城墙上空巡逻。沈翊活动着冰冷的手掌沉思片刻。

    “好的,谢谢。“

    飞行员离去,沈翊拨通松柏理惠子的通讯。

    “我到了,怎么汇合?”

    “你在什么位置?“

    “飞云关。”

    “你那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十公里。“

    她的意思沈翊明白,想让他自行解决出关问题。

    “这里有军队把手,出不去。”沈翊有些火气。

    “我还有一个东西也需要带出去,你想想办法。“

    “我可不负责送你出关……”通讯那头,女子有些愤怒。

    “好啊,那我们的交易就此取消。“

    松柏理惠子怒吼一声:“你这个丝毫没有契约精神的家伙,我们可是事先有着约定的。”

    “约定的前提是我参加这次狩猎,否则的话我立即返航。“

    沈翊吃定她了,知道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不会轻易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后可不会如此轻易的得到。

    “我想想办法。”沉默一会,通讯中传来松柏理惠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走吧,先找个地方买点衣服。“沈翊挂断通讯,”这鬼地方还真冷。“

    一个小时后,沈翊与蓝鹊从一家商场内走了出来,他二人已经大变了样,身上裹着厚厚的衣服,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

    叮……

    腕表上响起了声音。

    “有办法了吗?“沈翊笑着问道。

    “等会有人去接你,他穿的是青色大衣,车牌号是FCFY46096X的云图越野。”

    “我需要出示什么让他知道是我?“沈翊问道。

    “在飞云冷饮店门口等着就行。”

    “好。“

    飞云冷饮店早已经关门了,门口堆积着各种生活垃圾,沈翊有些无奈,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知道这冷饮店就是一处垃圾场,女人还真是记仇,呵呵,沈翊忍不住思付。

    大概半个小时后,从远处雪地里窜来一辆灰色越野车,车头的标致是一道白色云朵的LOGO,车牌号正是FCFY46096X。

    沈翊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老人,他弓着身子走过来问道:“请问是李狗蛋先生吗?”

    狗……狗蛋……

    沈翊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请问您是李狗蛋先生吗?“老人又重复一句,看他还是沉默不语,遂即又加了一句:“惠子让我来接你的。”

    惠子?

    看来就是松柏理惠子了,沈翊实在是哭笑不得,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真实姓名,但是也不要给自己起这么一个操蛋的名字吧。

    果然不能轻易的得罪女人,更别说自己让她受了那么大的侮辱。

    恍惚间沈翊似乎听见老人嘴中说着“惠子说的那个人不会是个傻子吧,怎么愣头巴脑的……“

    “我是。”沈翊没好气的回道。

    “你是李狗蛋?“

    “是是是。”

    旁边蓝鹊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人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两人,过了一会才说道:“那跟我上车吧。“

    “这位老爷爷,她都把事情跟你说了吧?”上车之后蓝鹊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人呸了一口:“你这小家伙怎么说话的,我才五十岁而已。“

    五十岁?沈翊和蓝鹊都是一楞,看他这幅尊荣怎么说也有八十岁的样子。

    蓝鹊眼中有气,沈翊朝他看了看,这才忍了过去。

    “叔叔您好,我们是惠子的朋友,惠子把事情跟您说了吧?”沈翊笑着开口。

    “说了说了不就是出关吗,没有什么大问题。“老人突然变的热情起来。

    “我是惠子的二叔,你们知道惠子现在怎么样了,她已经七八年没有回来过了,家里的老人十分想念她。”老人的情绪突然低沉了下来。

    “她……”沈翊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怎么了?“老人突然转头,目光中充满了担忧。

    “她现在很好,找了个对她很好的老公,小孩应该可以打酱油了。”沈翊开始胡编乱造。

    “真的吗?“老人眼神先是一震,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沈翊见了心中有些负罪感。

    算了,继续编下去吧。

    一路上老人问了很多松柏理惠子的事情,这可把沈翊急坏了,他只能绞尽脑汁的胡编乱造。

    车开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山脚,山脚有几座破烂的旧房,远处立着几道墓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