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搜索结束,未搜寻到目标讯息!

    嗯?

    沈翊听到系统传来的反馈,神情突然一愣,没有搜到?怎么可能!

    难道……难道是那家伙骗我?

    他暮然想起了之前面具人为他提供的讯息,也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若不是后来自己强硬的态度让他去深入调查,只怕连半山俱乐部的蛛丝马迹都摸不到。

    难道他没法查到,随便找一个讯息打发?

    不,这不是他的风格,三年来与对方通话不少次,虽然并不了解他,但是以他的骄傲应该不会这么做,而且也没有必要这么做,他若说查不到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办法。

    把几种猜测清除,沈翊又陷入了沉默,眼看时间耽搁的越来越久,只怕原定的计划要被打乱了。

    不对!

    他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来到半山俱乐部的人,用的一定不会自己的真名,就比如之前白熊,胖子,XX三人一样,一定都是代号。

    对,代号,父亲来此地用的代号是什么呢……

    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根据沈家家训,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会事先取一个字,留待二十行加冠礼的时候正式变更称呼,因为沈翊父亲无故失踪,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再去做了,但是沈翊的字却一直留了下来作为小名使用。

    随着朝代更替,时光流逝,沈家家训多数都被丢弃,但是这种加冠取字的礼仪却一代一代的保留下来,因为这种传承相对简单,而且更具仪式感。

    沈家先祖沈翊曾经在族谱中有所见过,最早是在地球时代封建制度时期就存在了下来,距今已经有数千年历史,一代一代都是靠着族谱传承,不过随着沈巻的离奇消失,族谱也跟着失踪了。

    至于沈巻的字,他自然知晓,但是不确定当时沈巻是否用的代号就是自己的字,因为沈翊就不会用自己的字作为代号,敬之这两个字,除了失踪的父亲之外,目前就只有杜林知晓了。

    想了一会,沈翊摇了摇头。

    不管了,没时间了,沈翊看着腕表上跳动的时间,对着系统下达指令:搜索涉山的相关信息!

    滴,程序搜索中……

    沈巻的字,沈翊并不知其意,就如同敬之一般,他并不知晓其中的意思,但观之却有种浮游轻漫,山阔云舒的意境。

    继续等待,沈翊看着时间慢慢流逝,急的脑门子生出了汗水,终于,随着滴的一声之后,系统搜索完成了。

    搜索成功!

    搜寻到涉山信息三百三十一道,是否读取……

    读取,移植!

    指令下达,庞大的数据被移植到了侦测程序内,接着他又快速的下达指令:“清除所有入侵痕迹,屏蔽天眼捕捉器!”

    他快速关上监控室大门,按着之前安保告诉他的出口位置奔去。

    沈翊并不知晓今晚有多幸运,若不是胖子一伙吸引了半山俱乐部的注意,他不会如此顺利的入侵到监控室,就算他成功拿到监控室的视频痕迹,也不会一路畅通无阻的逃离。

    过了一会,沈翊按着原地返回,重新回到了半山俱乐部。

    ******

    另一边,竞技场内突然走来许多人,为首的正是法华赤青,他旁边跟着的正是守卫在监控室外围的男子,他叫沙海。

    显然,他把自己所见到和猜测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法华赤青,来到监控室的门口,法华赤青看着躺倒在地的男子,他身上没有伤痕,气孔流着的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

    “把他处理掉!”法华赤青吩咐了一句,准备在大门上输入密码,但是刚刚扶住大门,却突然开了。

    他愣了一下,为什么会自动开了?难道对方知道了大门的密码?或者是谁被对方破解了……

    这道大门上的密码系统是由六十四道高阶代码组成的,怎么会轻易的被破解?

    他实在不敢相信,在自己上任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糟糕!”他急忙跑进监控室查看,监控室内的众多数据太重要,这些秘密绝对不能被别人知晓,不然半山组织会有灭顶之灾的。

    他把后台中的一组机密文件查看了一下,这才长舒一口气,还好这些文件用的是特殊代码加密处理过得,否则的话自己就算死了也没法向组织交代了。

    他继续查看,把天眼系统捕捉到的每一个画面都看了一遍,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那人放佛是凭空进来凭空消失一样,悄无声息。

    “沙海,你确定那人的脖子上的图标是这种?”法华赤青一指操控台镜像里面的灰色图标,目光再次的确认。

    “是的,我不会看错的,他把图案用衣服刻意的挡住,为的就是不让我发现。”沙海坚定的点了点头。

    砰!

    “还敢骗我!”法华赤青一拍桌面,口中厉喝声贯了过来。

    沙海瞬间震住,连忙跪下颤抖的回道:“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您,而且老李就是死于他那古怪的能力之下,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又怎么可能骗您呢……”

    “我们跟灰格子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对方为什么会入侵我们的监控室呢?”法华赤青问了一句,他基本上已经信了沙海的话,沙海跟他七八年时间了,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断不敢骗他。

    “我……我不知道……”沙海有些不寒而栗,眼见法华赤青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深,心也沉到了谷底了。

    “部长,您别忘了,四年前因为费彻伽罗区域的势力范围,我们与灰格子有过摩擦,当时我们双方都死了不少人。”旁边一位中年男子出声提醒道。

    法华赤青这才想起来,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你若是不说,我还真的要忘记了这件事情,看来灰格子是密谋已久啊,只是不知对方为何要侵入我们监控室呢?”

    他想不明白,监控室内设有极为强大的防护系统,而且还有自毁程序,灰格子自然也知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来到这里。

    “灰格子的目的我想应该是通过拿到我们核心的机密,然后交给异情局,让异情局来制裁我们半山组织,就算制裁不了半山组织,至少也会让费彻伽罗区的半山俱乐部覆灭,从我们手中重新拿回原本属于他们的势力。”

    法华赤青看了看中年男子:“从逻辑上是可以说通的,但是我心中对这件事情还是拿捏不定,我会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三馆长的。”

    他刚说完,面前沙海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接着七窍喷血。

    这一刻,沙海感觉天旋地转,世界颠倒,从心脏蔓延而来的剧痛传遍全身,身体犹如凌迟之痛苦,慢慢的把他神经摧毁。

    那股灵压竟然使得他叫不出半点声音,直到他使劲全部力量嚎叫而出的时候,竟然感觉是如此的舒服,情愿这一刻死去,也不愿忍受这种痛楚。

    啊……

    沙海这股狰狞扭曲的表情让法华赤青极为震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沙海的叫声瞬间停止,身体僵硬住了,再也没有一丝气息。

    “看……看看他怎么样了。”法华赤青的话中也有了一丝颤抖,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扭曲的面容,恨不得把自己的灵魂给挤压出来。

    监控室内的几人也都怔住了,听了法华赤青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对着沙海僵硬的躯体查看了响:“死了!”

    砰!

    法华赤青怒火中烧,拍在桌子上的手掌青筋暴涨:“欺人太甚,我去跟三馆长汇报,你去组织人手,我要把灰格子的人赶尽杀绝!”

    沈翊并不知晓这一幕,如果他知晓的话一定会疯狂大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