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翊暗暗盘算着怎么进入地下竞技场,目光在四周观察.

    远处一名身材高大的安保在低声对着同伴说着什么,目光向着他这边观察。

    被对方注意到了?

    沈翊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动声色的从人群中穿过,向着另一边的长廊走去。

    转弯进了长廊。

    “跟我干嘛!”沈翊突然停了下来,冷厉的看着身着西装的安保。

    “我……我在巡逻,先生您误会了。”安保支支吾吾,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放在沈翊身上。

    他知道地下竞技场的事情。

    沈翊心中冷笑一声,径直的朝他走去,突然露出微笑:“有件事情需要请你帮个忙,不知可有时间。”

    “先生您是俱乐部的贵宾,尽管吩咐就行。”男子回道。

    “我想让你带我去个地方。”沈翊来到男子面前,眯着眼睛:“半山俱乐部的地下……竞技场。”

    他刚说完,面前安保似乎有所警觉,但是沈翊更快,右掌在他胸前快速拍过。

    啪!

    力度很轻,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安保冷笑:“这是干什么,挠痒痒吗?”

    “你是从何处知道地下竞技场的事情?”

    说完他瞬间就要扑过来,但是突然浑身颤抖的躺倒在地,四肢剧烈挣扎,口中嚎叫。

    “在叫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现在死去。”沈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同时把拍入对方体内的灵压强度减少,剧痛减弱之后,安保才绝望的看着沈翊。

    “现在可以谈谈了吗?”沈翊蹲下,眼角的眉梢生出寒芒,锐利气场向着他压去。

    过了一会,沈翊来到一间封闭的包房,身后安保神色恐惧的跟着。

    “你到底是谁?”他已经镇定了下来,但目光深处还是有一丝恐惧。

    “不要多问,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你只需要知道,你的性命掌控在我的手里。”沈翊靠在沙发上。

    “你为何跟踪我?”沈翊在问。

    “我没有!”

    嗯?

    沈翊目光一冷,那人表情瞬间变了,扭曲灵魂的痛楚传来,趴在地上挣扎的求饶。

    “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就要如实回答。”沈翊重新露出笑容,但是在他眼中却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这家伙……是个恶魔,能够看透人心的恶魔,若自己有隐瞒,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他局促不安的点头。

    “是谁让你跟踪我的?”

    “是松捭经理。”安保答道。

    “松捭经理?”

    “就是在大厅接待你的那位女子,松捭理惠子。”

    沈翊恍然,原来如此,看来是从话中不经意的暴露了出来。

    “地下竞技场的事情你……知晓?”沈翊站了起来,目空一切的直视他。

    “我……我知晓!”

    “很好,带我过去。”

    “先生,我只是负责外围安保,进不去竞技场的,而且竞技场的入口是由十八重高阶代码锁上的,就算知道密码也没法破解。”

    “高阶代码谁负责?”沈翊问了一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是松捭理惠子?“

    “是她!“

    “带我去找她!“沈翊目光微冷。

    他连忙跪地求饶,哭丧着脸:“先生不要,如果让她知晓了我说出竞技场的事情,一定会处决我的。“

    “你手上沾染过人命吗?“沈翊突然问道。

    他愣了一下,心中皆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支支吾吾的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看来是有了。“沈翊呵呵一笑:”我在这里杀了你的话,也不算滥杀无辜了,这样也好,不会让我有负罪感!“

    “不,不要……我答应先生,先生不要杀我。“他霎时被吓得丑态百出。

    沈翊整了整衣裳,跟着安保走了出去,即将到达大厅的时候,沈翊突然说道:“等等!“

    “算了,你先带我去竞技场的入口处。“

    暂时要惊动松捭理惠子,先用侦测程序试试能不能解开密码,至于松捭理惠子,等探查过地下竞技场之后,一定会去找她的。

    沈翊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又把他吓的浑身颤抖,好在危机暂时解除了,于是领着沈翊拐是很久,才来到一处极为隐蔽的房间内。

    “在这里?“沈翊愣了一下,这半山俱乐部的幕后之人还真会玩,竟然把入口建在这里。

    “是在这里。“

    沈翊在房间内扫视了半响,还是没有见着密码门:“你不会骗我吧?这里哪像是地下竞技场的入口。“

    “先生,我的命都握在您的手中,哪敢骗您,密码锁在墙壁内,具体的按钮我并不清楚。“安保满头大汗,就怕沈翊不相信。

    沈翊点点头:“把你的身份序号给我,以后我会来找你的,你先出去吧,哪些是不该说的,你应该知道。“

    沈翊控制着他体内的灵能,微微加大了压力强度,一股钻心的剧痛从他心脏部位再次传来。

    “不……不会,我不会告诉别人,不要杀我。“他跪在地下求饶。

    沈翊看着他,沉思片刻:“帮我在俱乐部查探一个叫沈巻的男人,十五年前曾经来过这里,找到他当时的摄像。“

    “十五年前……“他抹去额头上的汗渍,微微一愣:”先生,我只是区区的安保啊,再说十五年前的客人,现在怎么可能查得到。“

    “这件事情查清楚,我保你性命周全。“沈翊没有理会他:”出去吧!“

    安保神色惊惧的退出屋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