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警务区同意在费彻伽罗星网电视台上向你和赛博科技大学道歉。“叶幻波浓郁的眉毛舒展,把杯子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对着沈翊说道。

    沈翊摇了摇头:“就只是南平警务局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件事情让阿列克发表道歉声明不太可能,阿列克代表着本左弗兰克家,家族声誉不容许阿列克公开道歉。“叶幻波道。

    沈翊眼神一凌:“如果我坚持要他亲自在我面前道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叶幻波隐隐从沈翊目光中看见一抹不属于他这个年级的锐利寒芒,心中微微惊讶。

    “这与宁校长的初衷不符,宁校长要的是能够清洗你与学校的清誉,妥善处理包括不耽误未来的机甲大赛。“

    “若是你坚持,我有四成信心打赢这场官司,但是第一,官司耗时极长,免不了要耽搁你接下来的机甲大赛,第二,本左弗兰克家在联邦的人脉极广,会把宁校长卷进去。”叶幻波劝道,他看着沈翊没有丝毫变化的神情,于是继续说道:“再说了,当事人已经被调离了费彻伽罗。“

    阿列克被调离了?沈翊微微一愣:“这就是他的妥协?”

    叶幻波点了点头:“算是吧。“

    对于本左弗兰克这种大家族来说,无所谓妥协不妥协,一切的事情都要以家族利益与声誉为主,任何人,包括当代家族掌控者都是一样。

    谢晋想了半响,心中渐渐有些名目。

    不过,对于沈翊来说,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阿列克被调离费彻伽罗,那日后他在费彻伽罗区的所有活动,再也不会被人日夜监察了,解决掉他,虽然不算是一劳永逸,但在短时间内,自己行事也毫无后顾之忧了。

    置于阿列克口中所说父亲的下落,看来应该是在异情局内部档案中,田南商是异情局的人,档案自然也应该是由他记录。只要以后找到田南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如果你同意协商解决,就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吧。”沈翊接过递来的文件,逐字看了一遍,内容都是一些空洞的条例以及双方倡议,最有用的也就是南平警务局的道歉声明以及赔偿。

    唰唰,沈翊签上了名字,叶幻波拿了个小方盒递过来:“这是你的物品,检查一下。“

    打开方盒,沈翊把盒内腕表重新待在右腕上,就在此时,系统传来滴滴声音,时间为三日前,两日前,一日前,三个小时前不等。

    系统遭遇外部入侵,入侵等级检测为4,极弱。

    系统遭遇外部入侵,入侵等级检测为4-sc,弱。

    系统遭遇外部入侵,入侵等级检测为5-ae,逐步增强。

    系统遭遇外部入侵,入侵等级检测为6-ce,较强。

    滴,系统防护程序启动完成,信息屏蔽成功,反入侵链接成功,信息读取完成。

    系统一连串痕迹闪烁而去,沈翊心中明白了,阿列克试图入侵自己的腕表,从腕表内入手,若不是系统缘故,还真会被他拿住把柄,毕竟自己腕表内不仅有着与上原葵,蓝鹊等人的信息记录,更有着这些年来与面具人的详细交易资料,以及黑市的订单信息,身份信息。

    阿列克的思路是对的,不愧是有着多年刑侦经验的警界高手。

    “没有任何问题。”沈翊难得露出极为舒展的笑意。

    “那就好,我们离开这里。“

    “这次麻烦叶大律师了。”

    “沈先生客气了,受人委托自然要办的周全。等会出去的时候媒体的采访我来替你挡住。“叶幻波笑笑。

    “媒体?”沈翊疑惑的问了一句。

    “你入狱的事情已经被媒体曝光出去了,你已经出名了。“叶幻波笑道。

    “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学生,有什么好曝光的?”沈翊疑惑。

    叶幻波哈哈大笑:“今时不同往日,联邦四年一次的校园机甲大赛就要开始了,你是赛博科技大学代表队的队长,身份自然就不同了,媒体有料可挖,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是队长?

    沈翊摇摇头唏嘘的叹了口气。

    “别多想了,我们走吧。“

    沈翊换了一套衣服,三日来因牢狱之灾产生的秃废之气一扫而空。接着长舒一口气,踏出了南平警务局。

    光芒射来,沈翊伸手挡住,从露出缝隙的五指中看到如火的阳光,继而眼睛眨了眨,就在这时,无数道相机闪动声响起,警局外聚集了几十人,其中有费彻伽罗星网电视台,洪武时报,国会政议等等。

    “沈翊先生,请问您与南平大街爆炸是否真的有关系?”这是费彻伽罗星网电视台的记者。

    “沈翊先生,请问您与正在被通缉的蓝鹊先生,是否真的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是星网第一刊的记者。

    “请问沈翊先生,对于阿列克警官与南平警务局对您的指控有什么想要说的吗?”这时国会政议的记者。

    “请问沈翊先生,您对于一周之后的联邦机甲大赛做好了准备吗?“这是洪武时报。

    人影把沈翊围住了,叶幻波张手示意安静:“我的委托人比较疲劳,暂时不接受采访,各位请回吧。”

    这些记者好不容易抓到爆炸性的新闻,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呢,沈翊在人群中整整十分钟,丝毫无法移动。

    见此情况,沈翊便开口说道:“大家静一静,一个一个来,关于南平警务局与阿列克警官非法指控的事情,我的代理律师叶幻波先生会替我回答。“

    他把非法指控这四个字说的极重。

    “我不会回答任何关于这件案子的事情。”

    人群安静下来,记者开始询问,大多数问题极其刁钻,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掉进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设计的陷阱中。叶幻波是经过大场面的人,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就如同喝水一样简单,记者所有问题都回答的天衣无缝。

    “该我了,该我了……“就在上一位记者问完之后,人群中响起了清脆的声音,沈翊看到了她的胸牌,是洪武时报。

    “洪武时报的康小姐。”沈翊微笑的看着她。

    “谢谢沈先生。“康小姐首先便向他道谢,感谢他的尊重,于是把虚拟的扩音设备放在沈翊胸前,继续问道:”我想请问你对于一周之后在深蓝星星环区举办的机甲大赛预选赛,您做好准备了吗?有没有信心取得好成绩?“

    “当然,四年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这次我有信心带领赛博科技大学取得更好的成绩。”沈翊笑着说道。

    四年时间,每一位机甲爱好者,机甲操控者,在大学四年期间也只能够参加一次机甲大赛,而联邦,也只允许所有的大学生,四年一次的狂欢,将近两个月时间的疯狂。

    至于有多期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您说的更好的成绩具体是多好呢?“康小姐眼睛亮起了光,期待的盯着他。

    “当然是……冠军!”

    “这是我,也是宁校长,还有全校八万同学共同的目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