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邢局让你去办公室一趟。”阿历走到了他身边低声说道。

    阿列克眼睛有些浮肿,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虽然如此,但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神中依然露着凶狠光芒,似乎是一条静静等待猎物的饿狼。

    “尸检报告出来了吗?”阿列克反问了一句。

    阿历点了点头:“三个小时前已经出来了,目前阿福先生正在检测。”

    “随我过去。”

    阿历跟在他身后。

    过了一会二人来到了走廊深处办公室,里面坐着三人,阿福阿光和一直在试图破解沈翊腕表的星网工程师。

    阿列克示意他在门外等待,大门关闭他走了进来:“破解进展怎么样了?”

    工程师满头大汗,双手在面前的虚拟操控台上不断点击,几根金属线路各自链接,一端链接的是沈翊的腕表,另一端链接的是更为巨大的球型设备,这是微型全息设备,不但可以作为3D投影,而且能够短暂的链接神经元系统,还能够破解各种各样的程序代码。

    联邦科学院出品,目前只在军方与权贵中流转。

    “不行,外部第一层防护墙都破不开,基本上是不可能破开了。”工程师失望的摇了摇头,继而又想到自己似乎把话说的太死了,于是接了一句:“至少以我的技术是不可能揭开的了。”

    阿列克也没有过多的失望,从一开始心里面就预测到了,想从沈翊的腕表中查到蛛丝马迹,看来是不可能的了:“这两天辛苦。”

    工程师站了起来,身体却因劳累徒然一晃,好在身边的阿光扶住了他,他年级不大,也不过四十岁,但因常年研究星网程序解构与重构技术,身体素质并不好。

    “阿历,进来。”阿列克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长官!”阿历回道。

    “把钱老师送回去。”阿列克说着,又走到阿历的身边低声道:“记得,还是老规矩,不能怠慢了。”

    阿历领命,钱老师轻脚的走出屋子,身体却莫名的停顿下来,他眼中有些踌躇,不知要不要把之前在入侵腕表程序的时候,发现的诡异痕迹告诉对方。

    最终他想想还是算了,有可能是自己因为熬夜产生的幻觉,还是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啪……

    阿福扔来一个白色小袋子,里面沾着一块小红点。

    “这个是从陈九心脏深处取下的血块。”

    阿列克凝聚目光仔细看着,这道血块只不过小拇指甲的十分之一,肉眼很难分辨出来。

    “血块有问题?”阿列克看了半响察觉不出有什么一样。

    “经过我用特殊仪器检测之后发现,血块中存有灵能的痕迹。”阿福道。

    “真的?”阿列克有些不敢相信,继而又惊喜的问道。

    “陈九的体内被注入了某种灵能,从而瞬间在心脏深处引爆,因此才造成的窒息而亡。”

    “不过能够把灵能压缩到这么小的范围内引爆,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阿福回应,不怪他想不通,沈翊为了把灵能压缩到最低范围,一举打入他的体内耗费了好大功夫。

    “这样能够证明他的异能师身份吗?”阿列克继续问。

    阿福摇了摇头:“我也想不出他是怎么把灵能不留丝毫痕迹的打入陈九心脏处的。”

    阿列克想了想,左手快速的点开腕表,一道虚拟投影竖着铺在前方,画面中的内容从沈翊进入牢房之后开始播放,看了很久似乎没有任何异样。

    就在这时,阿列克把一段画面开始重复播放,那段内容是沈翊起身走向监牢门口,就在经过陈九的身侧时候,身体好像有一丝微微停顿,画面放大无数倍,终于看到了一丝暗光钻入陈九体内。

    “这里!”阿列克把瞬间闪过的画面停顿了下来,阿福阿光也都看到了:“就是这道光点。”

    那道光点并不明亮,在阴暗潮湿的监牢里面反而显得灰暗,若不是用腕表的慢放功能还观察不到。

    “再次提审沈翊!”阿列克准备离开,却被阿福叫住了:“等等,光凭这个没用的,你比我们更了解联邦宪法。”

    “那就申请第三类法庭诉讼。”阿列克冷静的回道。

    “也不行,申请第三类法庭诉讼,首先要有异情局出具的异能师身份确认书,才能够申请。”阿福解释道。

    “那就进行异能身份确认!”阿列克吼了一声。

    “检测不出来,无法确认。”

    “那就制裁不了他了?”阿列克一脚把面前的椅子踢飞,轰隆一声装载大门上。

    三人沉默许久,阿列克怒气才消了大半,微微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失控了。”

    “没关系,知道对方是罪犯,可是却没有证据抓捕,这种心情我们理解的。”

    就在这时,阿列克腕表上传来通讯声,他有些惊讶。

    “阿尔,回来吧。”通讯中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阿列克有些颤抖,过了半响才从口中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二叔!”

    阿福听到通讯里面的声音也很惊讶,这道声音他十分熟悉,不就是掌管着异情局另一个部门,犯罪组织情报侦破部门的局长,菲利普?本左弗兰克。

    阿尔是阿列克的小名。

    “你的事情大哥都知晓了,你回来吧,事情叫人帮你摆平。”他的嗓音中有一股常年身居高位形成的气场,更有一种不容半分拒绝的味道。

    见此一幕,阿福和阿光知趣的离开了。

    “事情没办完,我不会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开。”阿列克挣扎了很久,还是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他自小就极为害怕这位二叔,他父亲正是知晓这一点,才通知菲利普跟他联系。

    阿列克倔强执拗的性子,在本左弗兰克家本来就是极为出名的。

    “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你做事还是太冲动了点。若对方是普通的大学生自然认你玩弄于鼓掌,关键他是赛博科技大学联邦机甲大赛代表队的队长,宁萧远自然要出面,他可向来不允许赛博受到无妄的声誉污蔑。“

    “他若打官司,我自然奉陪!“阿列克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塞纳西斯家的小女儿要为他兜到底,你考虑一下。“菲利普直到现在,情绪依然平静无比,像是在陈述一件普通的事情一样。

    阿列克很惊讶,这个混蛋居然能够让塞纳西斯家的人如此撑他,他沉默半响终于妥协:“回去可以,但是这件案子我要继续追查。”

    “可以,我把你调到旧秀山情侦总部,只要以后不在费彻伽罗任职就行了,当然,那个地方以后少去。”

    阿列克挂断通讯冷漠的向着深处走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