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者系统 第八章:反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也就是说,你要跟我死磕到底了?”阿列克的眼神更冷了,突然起身俯视着沈翊。

    “死磕?”沈翊无比失望的摇了摇头:“阿列克长官,这不是私人恩怨,这是涉及到我个人以及赛比科技大学数百年来的声誉,可不能因为我个人原因为母校蒙羞。“

    沈翊根本不为所动。

    他并不担心阿列克敢铤而走险的杀了他,一是阿列克的身份,以及他家在联邦所处的位置,多少人盼着出事呢。再说了,就算阿列克铤而走险,沈翊也有办法自保,虽然腕表被脱去了,可超凡者系统内的具现程序是直接绑定在自己脑部神经元中的,腕表内的只是侦测程序和修复程序而已。

    陈九也是因为无意中被沈翊在心脏部位注入了极小的压缩灵能,引爆后窒息而亡,因为注入的灵能极少,身上才没有丝毫伤痕。

    当然,一般器材是查不出来那道灵能的。

    阿列克脸上铁青,这辈子还从没有被别人如此的玩弄鼓掌中,他出生高贵,自少年起便无比高傲,再加上天赋异禀以及执拗坚定的性格,处理大多数罪犯的案件都无往而不利,多少致命的罪犯最终折在他手中。

    起初怀疑沈翊,一方面是沈翊给行事的反差让他心生警觉,另一方面是来源于常年的刑侦经验,多少次推断自己定下的论据,又不断的重新拾起。

    阿列克突然间又露出了笑容:“我这里有一张照片,我想你一定很感兴趣吧?“

    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透新的照片,照片里面的人非常年轻,与沈翊有三成相似。

    沈翊睁着明亮的眼睛细细瞧着,暮然醒悟过来,这张照片岂不就是沈巻年轻的时候,若不是当日在半山俱乐部看过那道视频记录,他只怕连父亲的样貌都忘记了。

    “我的……父亲。“沈翊微微张口说道。

    阿列克重新坐下道:“我费了很大力气才从异情局内的档案找来的,想不想知道他的下落?“

    直到这时,阿列克才算真正的下了一手好棋,这个七寸,不偏不倚的正中靶心。他也够沉得住气的,忍耐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一刻,沈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我父亲都失踪十几年了,仅凭一张相片如何确定他能够活着?“沈翊按住心中跳动的情绪,重新恢复了冷静。

    “我说他活着,他就活着,而且我知道他目前在什么地方。“阿列克回道。

    沈翊轻吸一口气,仿佛怅然若失一般,接着回道:“都失踪十几年了,谁知道是死是活,答案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在阿列克面前,他极力的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因为年少父亲的无故失踪,从而产生怨恨,这样一来,阿列克的所能够依仗的筹码就越来越少了。

    “父亲失踪十几年却不思寻找,枉你还是费彻伽罗最高学府的学生,四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真是枉为人子。“阿列克突然间有些失去理智,沈翊那毫不在意,仿佛世间所有事情都跟他无关的那种表情,他越看越闹心,越看约烦躁。

    沈翊哑然失笑,目光怪异的望着他:“警官,跟你有关系吗?“

    这句话把阿列克堵的哑口无言,他简直要疯了。

    噔噔蹬……

    “阿列克长官,共生律师事务所的叶幻波提交了嫌疑犯会见申请。“柳裳走到牢房门口,高跟鞋清脆的击打着地面,她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阿列克。

    “叶幻波……“阿列克无比气郁的摇了摇头,叶幻波的大名他是听说过的,而且此人性情古怪无比,但的能力极强,当年在深蓝星的一场辩护让他名声大噪。

    “这是一个难缠的家伙。“阿列克心中很清楚这名叫叶幻波的律师到底有多难缠,当年深蓝星的那场官司他自己也有参与。

    沈翊笑呵呵的与柳裳对视,仿佛对自身的处境情况丝毫不在意。

    柳裳把头一撇,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划过,似乎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安排他们见面。“阿列克没办法,只有按照程序行事。他把材料交给柳裳,目光又盯着沈翊看了半天,便快步离开了牢房。柳裳随后跟上。

    不一会儿,沈翊来到了一座独立的会议室内,四面可视顶端装着天眼捕捉器,但室内是不可听的。

    叶幻波鼻梁挺翘的顶着个极为复古的大背头走了进来,修长的身姿把剪裁精致的西装衬托的极为挺拔,他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拿了一只记录笔以及一份材料。

    “你好,沈翊先生。我是共生律师事务所的叶幻波,受赛博科技大学校长宁萧远,安德尔第三运输场总经理杜林,以及您的同学蕾蒂?塞纳西斯三人的共同委托,来帮您起诉关于阿列克?埃尔?本左弗兰克和南平警务局的非法扣押事件。“

    “起诉罪名分别是,刑讯逼供,滥用职权,非法指控,涉嫌诬告陷害,诽谤,非法侵入住宅,暴力取证,侵犯通信自由以及公民个人信息,报复陷害等等等二十三条罪名。“叶幻波思路清晰声音清脆,说出来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不愧是联邦最好的律师之一,一次简简单单的非法扣押就能够搞出这么多的罪名来。

    “您看一下,若是没有疑问就在下面签字。“叶幻波把记录笔递给他。

    沈翊在材料上扫视了很久,于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叶幻波此时在打量着沈翊,起初见沈翊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便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当沈翊目光在诉讼协议书上停留很久的时候,他才发现对面男子的不同之处。

    他是一个做事无比谨慎的男人,具有异于常人的决断能力和非凡的布局能力,敌人留下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可能成为他绝地反击的底牌。

    不止如此,他人脉出众,若非极具人格魅力,又岂会有这么多非富即贵的上层人士帮助他。

    叶幻波结合着之前对沈翊的了解,加上此时的观察,在心中对沈翊进行实力分析了一波,沈翊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被惊的哑口无言,只单单第一次见面,他就脑补了这么多。

    还真是个妙人。

    “谢谢叶律师,这次就麻烦您了,等此事结束,我亲自登门拜谢。”沈翊笑着回道,把手中的协议书和记录笔交给了对方,目光也在打量着他。

    “沈先生太客气了,我是收了大量委托费的,当然要尽心尽力。“叶幻波哈哈大笑。

    “他们之前准备释放我,被我以案件暂未查清拒绝了,我这样做会不会有问题?”沈翊在次问道。

    “不会!“

    “这次他们麻烦大了。”叶幻波露出难道的兴奋神情,他最喜欢帮委托人起诉大型机构,因为这更具有挑战性。

    “我虽然会按照正常流程提交诉讼协议书,但是保不准他们会找你私下协商解决,我需要了解你的意愿,是否愿意接受调解?“叶幻波继续说道。

    “可以接受。”沈翊笑着回道,置于如何调解,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

    会议室外的阿列克看到了一份诉讼协议书,心中再也不似之前那般镇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