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了?”阿列克迈着步子轻脚走进屋子问道。

    身穿警服的警察站起了来敬礼:“阿列克警官!”

    他是费彻伽罗警务系统内知名的星网工程师,对于智能设备上的防护程序具有超高的水准。

    阿福在那边摇了摇头:“没有任何发现。”

    “腕表内有严密高端的防护程序,想要破解开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他手中拿着的正是沈翊右腕脱下的腕表,阿列克试图从他腕表内查询一些蛛丝马迹,可是却遇到了难题,他的腕表内被设下了严密的程序防护机制,工程师废了很大劲都没法攻破。

    “半山俱乐部的视频记录取到了吗?”

    “没有,俱乐部的主机中有销毁的痕迹,所有的记录都被格式化了。”阿福回道。

    “那能够恢复吗?”阿列克继续问。

    “主机被预设的程序摧毁了核心部分,报废了,所有的记录都没法恢复。”工程师答道。

    “我尽量给你在争取一些时间。”阿列克点了点头,眼中布满血丝,平静的对着那名身穿制服的工程师说道。

    “是,阿列克警官。”

    “你一夜没睡?”阿光看到他眼中的血丝楞了一下。

    “睡不着,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最多还能关押他十二个小时,这边就交给你们了。”阿列克点了根烟吸了一口。

    阿列克无比烦躁的来到审讯室另一间屋子内,点了一根烟静静的抽着,过了一会,一名犯人被警察带了过来。

    “长官,人带来了。”

    阿列克点点头示意可以出去了。

    审讯室有两间屋子,一间是专门用于例行询问调查的,另一间是专门对定罪的犯人审问,中间隔着铁阑珊。

    犯人坐了下来,目光看着阿列克。

    “来一支?”阿列克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递给他,又帮他点燃火,他大口的吸了起来。

    阿列克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待。

    “你们有没有好好招待他?”过了一会,阿列克开始问话,他所说的招待无非就是那些黑社会常用的手段罢了。

    光头犯人嘴角抽搐一下,似乎回想起了让他十分害怕的事情,于是低声回道:“没有。”

    听了这话,阿列克才饶有兴趣的继续盯着他半响,似乎在等着他说原因。

    “不敢!”许久,犯人才从嘴中挤出了这两个字,这名犯人正是沈翊进牢房遇见的那名大汉。

    阿列克嗤的笑了出来:“你无恶不作的陈九,何时会惧怕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

    “长官,我陈九做的最多的只是恐吓威胁而已,最严重不过是砍人,不敢杀人。”陈九说道。

    这番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让我为难的那人是什么身份,但是如果我得罪他,他可能真的会杀了我。”陈九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就是个大学生而已,不敢杀人。”

    “不,他会的。”

    他这话直接让阿列克哑口无言,这沈翊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竟然就让这平日里嚣张无比的陈九这么惧怕。

    想了想他又摇了摇头:“他与那女的有没有接触过?”

    “没有,就在进来的时候瞄了一眼,他们好像不认识吧。”

    “是吗……”阿列克心中思索着,难道半山组织与沈翊真的没有丝毫关联。

    “长官,你故意把那女的关押在我们那间,就是为了确认他们之间的关系?”陈九问道。

    阿列克瞥了他一眼:“不该问的不要问。”

    “你只要利用这名女子,激怒他就行了。”

    “办成这件事就可以放我出去?”陈九紧张的问道。

    “你的事情比较麻烦,你可能面临司法起诉,若是罪名成立,可能会是十年以上的监禁生涯。”

    阿列克的话让陈九整个人都蒙了,脸色刷的苍白无比。

    “不过嘛,你要是把这件事情办成,我可以以证据不足为由,让司法部门停止起诉。”

    他手指颤抖的接过阿列克递来的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说道:“长官,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信不信在于你。”

    陈九心中合计着利弊,过了一会说道:“好,我干了,希望长官信守承诺。”

    “记着,注意火候,我要的只是激怒他。我也不希望明天听到南平警务局收押的女犯人被人奸杀。”

    阿列克的声音很冷,他心中清楚陈九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不得不敲打一下。

    陈九能够听出他话中的警告。

    “我明白。”

    陈九被警察带会牢房。

    “他如果做成这件事情,你真的会放了他?”审讯室突然走来一名警察,年龄比较大,肩膀上带着与阿列克不同的警徽,警徽比之多了三颗。

    阿列克轻笑一下:“怎么可能,罪犯就是罪犯,必须要受到法律制裁。”

    “其实你啊,一点也不像警察,到是跟黑帮分子没有什么区别。”那名警察开口笑骂道。

    “邢局,有这么骂人的吗?”阿列克哈哈的笑了。

    邢局道:“三天不骂你,你就会给我捅一个娄子。注意把控好,别做过火了。”

    吩咐后邢局便离开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以及可能即将来到的暴风雨。”

    他心中所想的暴风雨,就是那名记着拍到的照片,再有十二个小时,若是还没有相关证据就要放人,否则的话他不但要面对各种媒体的口诛笔伐,还会被赛博科技大学起诉。

    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惹上这么个官司,宁萧远在联邦教育系统内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之人。

    所有人都不知道阿列克激怒沈翊的目的,便是激怒他就可以证明他与半山组织有关联了吗?就连邢局都对此产生疑问,他没有阻止阿列克是因为相信他,就算出事也有本左弗兰克家兜底。

    还真是个老狐狸。

    大概过了四个小时,陈九被重新带到了审讯室。

    审讯室一阵烟雾弥漫,烟灰缸里面放满了烟头,这四个小时阿列克不知道到底抽了多少支烟。

    “长官,你烟瘾可够大的。”年轻的警察呵呵笑道。

    阿列克道:“我们不比你们,压力实在是大啊。”

    “得,人我给你带来了。”说着离开了审讯室。

    “长官,失败了。”陈九低声说道。

    “从头到尾他都一直无动于衷。”

    阿列克继续抽烟:“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们试图强奸她,整整五分钟,那人一直躺在床上不理会。”陈九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无动于衷?这样就更有问题了。”

    “还真是能够沉得住气。”

    陈九道:“长官,事情我也做了,您看?”

    “哦,我抽时间去检察院跑一趟,你安心等待吧。”阿列克心中暗骂一声白痴,表面上却笑呵呵的敷衍答应。

    “那多谢长官,以后有事情尽管吩咐。”陈九离开。

    阿列克看着腕表上的时间,剩下关押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呼叫工作人员:“去把沈翊与上原葵带过来。”

    分开审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