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咧咧,残影卷起漫天恢弘,快若流星的机甲狠狠撞在还未完全体化的金刚相上,高速奔流的撞击使得大地剧烈晃动。

    轰隆隆隆……

    力量崩碎了方圆八百米大地,由于磁场絮乱不断飞舞的乱石,在这股毁灭的洪流内瞬间化为粉末。

    江道全惊愕一声倒退三步,半只肉眼的玉石化停止了下来,接着之前凝固的血液又重新喷了出来。

    金刚相的完全体化没有完成。

    他心凉了一大片,在灵能蔓延的关键时刻分心了,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怎么甘心?

    不甘心啊……

    江道全不甘的怒吼,却被机甲轰鸣的发动机噪音彻底淹没。

    沈翊面容沉默不动如山,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心中某种东西被破开了,就像是抵御海浪的堤坝骤然崩溃,于是张了张嘴,感觉压抑的情绪勃然喷发。

    血液凝聚,额头突然像是发了高烧一样滚烫无比。

    “哈哈哈哈哈……”恍惚间,狂笑而起,睥睨世间的狂意让人心惊,闸门似乎彻底被打开了。

    沈翊长吸一口感觉说不出来的快意,全身每一个分子都在狂热的跃动,这种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刺激感觉,不止是战斗的渴望,更多的是对于杀戮的渴望。

    超凡者系统发出翁鸣,似乎也与之匹配进入了亢奋状态,系统的运转速度加快,分裂出去的十三道捕捉指令瞬间飞回鱼贯而入,窜入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与上次神魂出窍的诡异不同,这是心中最真实情绪的反馈,是压制了多少日子的负面情绪一并爆发。

    沈翊七情上涌,好似所有往事全部一涌而上,负面的极端的情绪终于汇聚。

    啪啪啪……

    他的思绪泾渭分明,如同两种毫不干涉的冰火,一边是如焚烧的火焰般癫狂,一边是如冰冷的海水般冷静,如同机械一样运转如常。

    一点也没有影响机甲的指令输入,机甲满场飞奔,经过改良的铁山靠真可谓是遇山开山遇石碎石,没有一合之将。

    上天入地浴血搏斗,场面惊心动魄,钢铁摆成的架子大开大合,每一击都伴随风雷阵阵山呼海啸的震动之势。

    江道全的金刚相已经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没有一丝反击的机会和欲望,只见着漫天残影而过,大地留下无数个被崩裂的脚步印记,踩过之处没有一丝完好。

    沈翊不知疲倦的在虚拟键盘上重复输入铁山靠指令,这是一秀自创的复合型指令,被沈翊利用系统侦测能力记录下来了一秀的输入痕迹,原本以为这不过是力量大点而已,谁知道用了之后,机甲就像是被加了是十发动机一样,充满了无尽动力。

    就连操控者自己都可以感受到这股振奋人心的力量。

    怪不得当日一秀对于自己挡下来铁山靠是这么的吃惊。多么了不起的复合型指令啊。

    最后一击!

    江道全瞳孔勃然变色,冲来的机械臂上燃起了火花,那股碾压的力量把空气摩擦的燃烧了起来。

    不……他怒吼一声,慌乱的执起双手格挡,轰隆一声,炸的漫天飞石。

    沈翊的情绪逐渐消退了下去,指令发出后机甲轻轻向前挪了两步,终于看到了江道全的身影,他的金刚相能力已经解除,浑身冒着血液,满嘴牙被崩光了,可还有一丝呼吸。

    “82号!”突然间,空气中传来一阵尖锐沙哑的吼声。

    江道全还有着力气。

    “江道全,是不是很好奇?”沈翊用机甲的扩音系统回了一句,“我的身份。”

    “你到底是谁?”江道全怔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发问。

    沈翊露出一丝冷笑,右手五指张开放在虚拟键盘上,随时进行指令输入,左手放在面具上,接着打开机甲的影像传输指令:“那就让你看看吧,免得到了下面阎王爷问你话,你也不知晓该如何回答。”

    面具取下,机甲胸膛上光华的镜像闪过一道面孔,江道全惊愕住了,不可思议的叫道:“沈……沈巻……”

    画面中的人沉静如水,用一双冷漠到极致的眼珠扫视着它,就连那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鼻梁间都充斥着冷酷无比味道。

    “你……你回来复仇?”江道全大吼,神魂恐惧陷入了疯癫之中,好似见了它一生中最恐惧的心魔一般。

    “不,你不是,你不是他,他被关在那个地方不可能逃出来的。”

    轮廓是何其的相似,可沈卷永远也不可能浮现出这种漠视一切生命的眼神,而且两者气质更是两种极端。

    82号面容不过二十出头,换算年龄只有一个可能!

    他笃定!于是发出生命中最后的狂笑。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没有想到沈巻还留下了孽种,好恨啊,当年没有杀干净……”

    嗡,一道手指粗的血色能量从江道全的双脚直穿过去,噗嗤一声,双脚带着模糊的血浆飞舞在空中,江道全满目猩红奋力哀嚎。

    沈翊冷酷的表情没有一丝改变,仿佛杀的一只野兽而已,静静的观看着。

    “你……你这个孽种……果然跟他长的很像,够狠,够毒,够阴,沈巻若是有你十分之一的狠辣,哪里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哈哈哈哈。”江道全低笑了起来,牙齿绷的吱吱作响。

    “沈巻的下落,我想你并不会主动说出来吧?”

    细微的声音通过机甲的扩音系统传到了江道全耳中,江道全愕然一愣,接着恶狠狠的吼道:“给我个痛快吧!”

    沈翊闭上了眼睛,左手上的面具重新覆盖在脸上,就在这一瞬间,一对冷若玄冰的犀字暮然间睁开了:“这世间,想要痛快死去的人……何其之多,区区如你,岂能如愿。”

    机甲身侧突然聚集了一道小拇指粗的血色能量,内部蕴含着无尽的能量。

    “穿心!”

    沈翊口中轻喝,空中凝聚的能量极掠而下,嗤嗤嗤……

    能量刺入江道全半边心脏,窜入体内的能量化成了吞噬的虫子,不断蠕动。

    江道全生不如死,喉管都已经嚎断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完好之处。

    “杀……了……我……b……”

    沈翊闭上眼睛,右手在虚拟键盘上划过,机甲抬起一脚踏在了江道全身上。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轰!

    江道全,彻底死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