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94】解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比如祝融氏,他们这一族不是长着赤眉赤发,就是生着赤色皮肤,更厉害的是,他们这一族的族人天生感应到火之精的存在,驾驭训练,便可以在不念咒,不结手印的情况下,将火之精幻化出无数形态各异的火焰;而共工氏的族人则会控制和控制水之精。这些都是因为古神们,传授了他们控火和控水的神术所制。”鬼虏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对萧石竹说到:“再比如东部扶桑洲的夷羿氏族,以及玄炎洲蜮民国的蜮民氏族,就比较擅长射术。”。

    “而蚩尤一族,则擅长硬化肌肤这种防御术。他们的死对头有熊氏呢,则通六种野兽的兽语,是冥界出了名的驯兽氏族。”说到此,鬼虏长吁一口气后,又深吸一口气,道:“一一说明没这么多时间,总之一句话,那些自称老神的人魂,都是有着自己独特之处的。他们来到冥界后,发现没了善神和恶神了,曾经也迷茫一时;但酆都大帝很快把他们分封到冥界十洲各地,做了诸侯王。正是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特点,所以千百年来,各诸侯国间都互相制衡却又没法互相吞并,而酆都大帝的统治也因此变得极其牢固。”。

    “因为大家都因为人间的恩怨,去争去斗了吗?”萧石竹闻言问到,接着转念一想,又补充说道:“这么说,所谓的老神们等于人魂里的奇人异士咯?”。

    “是的。很多老神是在人间时,各自属于恶神和善神的阵营,双方就结怨不浅,比如共工和祝融。而有的是因为在人间时的恩怨,所以大家从人间争到冥界,一直不解恨,依然再争斗。”鬼虏微微额首后,道:“久而久之,大家都忙着去争斗,谁都不会去管酆都大帝了。就算想管,自己的敌人也会让他们无暇顾及酆都大帝的。”。

    “嗯嗯,不久的将来,老神也好,人魂也罢,还有你们妖魂,都将没有成见,团结一致。”萧石竹沉吟片刻后,抬手拍了拍鬼虏的肩膀,以坚定的口气说到:“届时,冥界将会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

    胡回和金刚点头赞同,只有鬼虏再次沉默起来。

    “各位特使大人。”就在此时,一个身着玫红飞袖薄纱裙的年轻侍女,款步而来,在金刚面前站定后,徐徐行了个万福礼后,道:“太子长琴来访。”。

    她方才语毕,就见长琴带着几个侍郎走了进来;萧石竹和鬼虏赶忙站起身来。

    “特使大人。”长琴给金刚微微行礼后,缓缓说道:“奉父王之命,特来与贵使详谈议和之事。”。

    萧石竹闻言,赶忙悄悄的给金刚使了个眼色。金刚见到,赶忙微微额首,对长琴咳嗽一声后,道:“这种小事情,就让本将军的手下跟你谈吧。”。说着,指了指萧石竹。

    “是。”萧石竹装出领命的样子,对金刚恭恭敬敬的行礼后,转朝长琴,又是一行礼后,道:“太子,请坐。”......

    三天之后,在萧石竹和长琴的各自据理力争下,两个定下并签署了永结盟好,两国商人可在国境上建立市场,进行贸易往来,且各自只得收取对方一成关税等议和条款。

    一切办妥后,长琴又陪着萧石竹他们在毕方城里玩了两三天后,萧石竹他们依依不舍的启程,踏上了返回鬼母国路。

    长琴作为东道主,自然是一直送到了毕方城外十里处,才对萧石竹他们道:“送君十里,终有一别;本太子就送到此了。他日若是有缘,必能再次相见,我们就此别过。”。

    金刚没有吱声,只是对他拱拱手,算是打了个告别礼;萧石竹却是笑笑,很是客气的道:“长琴太子您这几天也辛苦了,招待的很是周到,非常感谢;那我们就此别过,来日有缘再见。”。这几日几乎都是他跟长琴在谈条件,两个人魂也渐渐的熟络了起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萧将军客气了。”长琴淡然一笑,看着萧石竹突然说到。

    萧石竹他们微微一愣,接着萧石竹指了指金刚,对长琴道:“太子,我们将军在此。”。

    “早就听闻萧将军曾是鬼奴狗监,颇有市井无赖的脾性。可这位将军太过古板,与传闻之中萧将军的性格完全不符。”长琴瞥了一眼睚眦上的金刚,又看向摆出不以为然神情的萧石竹,摆摆手笑道:“本太子没有责备将军以假乱真的意思,您不必介意。若是我深入一个敌国议和,为了自身安全,也是会这么做的。”。语毕,便是笑而不语的看着萧石竹。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萧石竹没有愣住,反而释怀一笑,淡淡的问到。

    且事已至此,萧石竹也没打算继续隐瞒;好在对方误以为是他为了自身安危才这样做的,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观察祝融国中的一切。

    “就是前日,我给你们安排能歌善舞的歌妓时,这位将军不苟言笑,甚至对美女完全没有兴趣。倒是萧将军虽未穿着锦衣华服,却和歌妓们一起歌舞升平,左拥右抱着玩骰子赌酒,玩得很开心。”长琴发出一声爽朗的哈哈大笑后,道:“那时候我就猜测,您应该才是萧将军才对;只是那时候也没什么证据,我也就没说。今日忍不住道出心中疑问,从你的言行举止来看,你虽没有紧张,但却用一句反问来证实了我猜的没错。”。

    “哈哈哈哈。”萧石竹便没有因为自己被诈而生气,反而是开心的仰天长笑几声后,简单夸赞了长琴一句:“祝融国有你太子在,真是百姓庆幸。”。语毕,他上前几步走到长琴身边,挤了挤眉后在对方耳边悄声道:“太子长琴,那个,我和歌妓玩疯了事情,可以不可以不要外传;我怕我老婆知道要发飙的。”。

    “萧将军放心,那是我们男鬼的乐趣,我是不会四处去传的;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偶尔有点风花雪月也无伤大雅,自然也不会让鬼母知道的。”长琴说着,对他露出个我懂的微笑,示意他放心。

    看着时候不早了,萧石竹他们便又客套了几句后,告别了长琴,踏上了回国的路。

    赶了几天的路后,萧石竹他们来到了祝融国北面港口。陆吾已经带着萧家军的一艘海鹘在那儿等待。

    除了陆吾和萧家军外,还带来了数十个人魂,为首的那个人魂,正是萧石竹第一次去黑市时,为他带路的掮客阿三。

    出兵黑龙岛前,萧石竹便下令军队配合捕快,秘密铲除朔月和三星岛上的各地的地方势力,加强鬼母的中央集权。但他同时也暗中授意陆吾,主要目标是豪强,在行动之前一定要把一些没有祸害过百姓们的地方势力拉拢过来。其中就包括了赖月绮原来的那些手下和掮客阿三。

    “阿三。”萧石竹在贼眉鼠眼的阿三面前站定,缓缓说到:“一切都谈妥了,你和你的掮客朋友们,以后就管理我国和祝融国贸易这一块。记住了,你现在不是黑市掮客了,而是市舶司市舶使(市舶司和市舶使,是古代管理海上贸易的部门和管理海上贸易部门的官员)。你和你的手下都要守规矩,这样我才能履行绩效分红的承诺,给你们从商品获利中分红;卖的越多,你们分红就是越多。”。

    阿三赶忙点点头,搓手笑嘻嘻地道:“萧将军放心,做买卖这是我们的专业;我们会让你看到一个专业掮客的职业素养的。”。

    “很好。我回去后,会安排商户们源源不断的为你们运来货物的。”说着重重的拍了拍阿三的肩头后,从自己袖中掏出几个令牌,递给阿三,又道:“这是祝融国颁发的通商令,收好了,千万别弄丢了。”。

    语毕,带着陆吾金刚和胡回鬼虏,登上了已经开始扬帆的海鹘号。

    “大哥。”上船后,陆吾赶忙问到:“你说服祝融出兵了吗?”。

    “我可没说服他,只是暗示了他上次被共工坑了而已。”萧石竹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后,以很是坚定的语气,对陆吾得意的说到:“说不定此时,丹水城的围,已经解开了呢。”......

    玄炎洲东北面,讙头国中部丹水城。

    丹水源出丹水城东面群山之中,有支流连接这瞑海;水面均宽有百丈,水深数十丈,海马顺支流入丹水,和鱼儿们一道,在水底随水波摇曳的水草间,穿梭游弋。

    丹水前半段从东往西流,经丹水城后,在城外转一弯,又往西北而去,再次注入瞑海之中。站在东、西、南三面环水的丹水城上,可见城外树丛抱着山崖,山崖抱着丹水,丹水又包着丹水城,使得此地成了一座岛城。

    正是三面城墙皆是临江,使得丹朱近日来苦不堪言。共工军的大型战船顺江逆流而上,到了丹水城后靠岸而停,直接兵临城下。直接连攻城车都不用,共工军爬上桅杆,就能攻上丹水城的城墙。

    此时,共工国大将军浮游,正端坐在他的旗舰船舱里,两眉入鬓,凤眼朝天的他,浑身肌肤呈蓝靛色。

    他竖耳听着船外厮杀声,悠闲的喝着茶。

    一个月前,丹朱本来答应卖给共工国一批上好木材,却有不少以次充好,给了共工国许多生虫的木料。丹朱的阳奉阴违,测底惹怒了共工。

    水王一怒之下,让浮游率军出击讙头国,且给他下了死命令,一定灭了讙头国。

    斗志高昂的浮游领命率军出发,共工国的水师在他的指挥下,虽是逆流而上,但却势如破竹,方才十日便冲破了讙头国西面方向,连破三城直抵丹水城外。却不曾想,小小丹水城居然墙高城坚,抵抗了浮游手下十万精锐一月之久。

    丹水城虽被共工军团团围住,共工军也每日都展开了激烈的攻夺,但持续了一月还攻不进去。讙头民们从空中扔下巨石,砸得共工军头破血流,死伤惨重。直到五天前,丹水城的城墙才被共工军攻破多处。

    守军被迫且战且筑,攻守双方踩着尸体作战,消耗都很不小,战争已经进入发白热化。

    而身经百战的浮游却很明眼,丹水城此时已是寡不敌众,支撑不了多久了。在继续猛攻个两三日,丹水城必破。

    因此浮游才从前线下来,回到旗舰上,悠闲地喝茶,幻想着两三日后自己亲自冲进城去,砍下丹朱脑袋的威风模样。

    “报!”就在浮游浮想联翩时,一个传令兵飞奔进了船舱,在他面前跪下高喊道:“水王有令,命将军速速撤退,回援国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