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方才落地,萧石竹才反应过来了刚才自己说溜了嘴了;只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在这冥界无亲无故,又无后台的,难得来个知道感恩的家伙和自己拜把子,又是个敢杀十殿阎王之一的楚江王家丁的家伙,拜把子也未尝不可。

    反正自己离投胎还有点时间,而且昨日为了保命又得罪了墨家,现在和英招拜把子,那如果墨家门徒敢来找自己的晦气时,英招还能罩着自己。想想这些,萧石竹便安心下来。

    而英招和陆吾们则是一愣后,面带不解之色的看着他,齐声呆呆问到:“拜把子是什么?”。

    “哦,这个是我们那个大寨子里对结拜最流行,最高大上的说法。”萧石竹看他们那不解之色便知这两个妖魂好像不懂现代语言的样子,便咳嗽两声,开始装模作样的摆谱道:“在我们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管结拜叫拜把子。像我这种是有身份而不是只有身份证的人,当然得管结拜叫拜把子了啊。”。

    英招陆吾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居然也随之点点头,对他投来了羡慕的目光,道:“原来阁下在人间时,也是贵不可言之人啊!”。

    “那当然,我可是我们那个大寨子里最大的希望和骄傲。”被他们一夸,萧石竹也有点得意,一脸傲娇之色的他对英招挤了挤眉,缓缓反问道:“我长得又这么帅,怎么可能不是贵不可言之人呢?”。

    英招和陆吾虽说很听不懂他的话,却也对他身份贵不可言这点深信不疑,且以为自己遇到贵人了,赶忙毕恭毕敬的问到:“还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萧石竹见自己忽悠有了成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他赶忙眼珠子一转后,又侃侃而谈道:“我姓萧名石竹,字男神,号国民老公。在我们人间,众人形容我只有十三个字,那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

    语毕便转身,抬头挺胸往鬼市而去,同时很豪迈的说到:“走,我请你们吃好吃的。”。

    而英招和陆吾则是呆站在原地,面面相视片刻后,英招开口对陆吾道:“虽然我很听不懂他说什么,但从话里话外可以看出来这孩子不简单啊。你看他字男神,带神字,会不会是留在人间女娲娘娘和伏羲大人的孩子?”。英招敢这么猜,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感知到萧石竹体内的魂气带着一股淡淡的神力,似乎被什么压制住一样;虽然这股神力不强但确实存在。

    而同样也感知到萧石竹体内神力的陆吾则是点点头,嗯了一声后,附和着道:“那两位大人至今没回冥界,还真有可能。”。说完给英招打了个眼色,赶忙一起拔腿追赶萧石竹而去。

    要是萧石竹听到他们这番对话,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的。自己是个父母早逝的孤儿,他怎么可能是传说中造人的两位大神的孩子。不过以他那厚颜无耻的性格,定然会在笑完后,一脸正色的对英招们点头说:“没错,我父母就是女娲和伏羲。”的。

    果不其然,英招们追他后,把自己的猜测对他小心翼翼的道出。萧石竹闻言后先是一愣,接着嘴里发出“噗”一声,然后大笑了起来。

    可就在英招和陆吾看着已经笑弯腰的他心中狐疑连连,怀疑自己难道看错了时,萧石竹突然收起笑容,挺直腰背的看着他们,用肯定的语气,对他们低声说到:“没错,二位真是慧眼识人,不瞒二位说,父皇和母后就是派我来冥界锻炼锻炼的,他们让我来冥界深入基层,了解基层,以便回去后能更好的造福人间。”。

    嘴上胡侃的萧石竹,心里却想到:“我可没骗你们啊,按神话记载,所有人都是这两位大神创造的,而我也是人所以说是他们的孩子绝对没毛病。”。

    英招和陆吾见他说的如此肯定,也不再狐疑,赶忙对着他匐在地上,垂下头去,齐声喊了一声:“主上!”。

    萧石竹一看他们如此恭敬,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不过在社会上漂泊以久却无权无势的他骨子里始终带着江湖气,不可能一下子习惯被人捧着供着,赶忙道:“打住打住,说好拜把子的,就不能这么叫我。”。

    没想到他的言行,反而让英招和陆吾觉得他平易近人,对他是伏羲女娲孩子的身份更是深信不疑,连忙摇头道:“我们可不敢犯上,与主上称兄道弟。”。

    “怕什么,我来冥界就是深入基层了解基层的。”萧石竹不以为然的一答后,佯装发怒道:“大不了你们叫我一声大哥就行,主上这称呼太变扭了。而且你们一叫我主上,我地位马上抬高了,还怎么深入基层?了解基层?”。

    英招陆吾虽然是活了几千年的妖魂,但是说到底就是给古神们看大门的,论口才他们可说不过萧石竹,于是面露为难之色的他们几欲开口却词穷得说不出话来,最后本着不能忤逆主上的忠心,也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萧石竹带着他们去鬼市里找了个豪华的酒楼,要了一个僻静的雅间后,让店小二去弄来猪头和香烛。

    之后三人焚香再拜而说誓曰:“萧石竹、英招、陆吾虽不同族,也是异姓,今日既结为兄弟,日后则同心协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萧石竹靠着连蒙带骗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两个妖魂的大哥。而陆吾的两个小跟班土缕和那长得像蜜蜂的钦原,也开始对他毕恭毕敬的,称呼他为大老爷。

    而萧石竹也不端大哥的架子,显得平易近人,让英招和陆吾等妖魂,对他的好感度又增加了几分。

    其后,他们在雅间里同桌对饮,喝了个痛快后,萧石竹便去英招家里睡觉去了。往后几日,他都白天在英招的家中里呼呼大睡,晚上打着深入基层了解基层生活文化的旗号,去赌场里耍钱。

    当然,看着英招陆吾他们落魄得住着草屋,萧石竹也是于心不忍,毕竟做大哥就得有大哥的样子,于是他赚了赌场的钱后,都会分一些给英招陆吾他们。

    到了第十日,正午之时两个鬼差准时站到了英招家门口,把睡意朦胧的萧石竹给带走了。

    英招知道,萧石竹这是去鬼判殿上听候秦广王对他的审判。虽不担心萧石竹的安危,但他和陆吾,土缕还有钦原还是追着萧石竹来到了鬼衙前,在门外等候者萧石竹。

    萧石竹被带到了鬼判殿上后,方才对着高高在上的秦广王跪下,便见到对方对自己笑着说到:“萧石竹,你确实有功德在身,但功德浅薄,依然要过阴寿一百年方能转世为人,这一百年你就去鬼母国做个鬼奴吧。一百年后,本王会命鬼差把你带回酆都,直接交给转轮王,让他安排你投胎为人。”。

    得知自己不但可以转世,还能在去做人,心里已是欣喜不已,萧石竹赶忙对秦广王大喊着:“大王英明。”后,站起身来,掏出两个五十两的元宝,走到秦广王前递给了他。

    一切尽在秦广王的预料之中,他见萧石竹不但没有对自己起疑,且又给了自己两个元宝,便让师爷把宣判书递给萧石竹签字画押后,挥挥手示意鬼差带萧石竹上路,以免夜长梦多。

    萧石竹方出了鬼衙,面带担心的陆吾英招等妖魂便围了过来,嘴里连声问到:“大哥,怎么样?”。萧石竹笑笑,把宣判结果告诉他们后,陆吾和英招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老爷,您是去做鬼奴还这么开心啊?”跟在陆吾身后土缕,若有所思的开口问到:“那可是去伺候其他鬼的苦差事。”。

    萧石竹闻言微微一愣,之前他听到可以转世为人都乐得忘了问问秦广王这鬼奴是什么行业了;现在土缕说起这事他才想起来。不过听土缕这话,鬼奴好像是保姆之类的工作,到也不算差。

    但是为了不让土缕他们看出来自己的命运被秦广王拿捏着,他便故作深沉的道:“是啊,不去伺候别的鬼,怎么是深入基层?怎么去了解基层?”。

    “哦。”土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这时,那两个鬼差上前,对萧石竹催促道:“走了走了,该上路了。”。萧石竹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赶忙对鬼差说到:“二位,可否让我和兄弟们吃个告别饭?”。

    “不行!”其中一个身形似冬瓜一般的胖鬼差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他后,板着脸道:“再不走,天黑前过不了忘川河了,别磨磨蹭蹭的。”。

    萧石竹拿出一些碎银子给了官差,又说了一番好话,两个鬼差收了碎银子却还是不答应。见他们没法通融,萧石竹也就只好作罢了。他拿了些钱给英招和陆吾,交代他们注意身体后,带着依依不舍之情,一步三回头的跟着那两个鬼差,往酆都城外而去。

    目送着萧石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英招陆吾已是双眼微红。虽说相处不长,但萧石竹健谈且平易近人,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欢乐;此时匆匆分开,他们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半晌后,英招他们依然站在原地,望着萧石竹离去的方向愣愣出神。直到英招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后,才缓过神来。

    英招回头一看,便看到黑白无常,站在自己的身后。黑无常依然没有开口,只是白无常对英招嘻嘻一笑,道:“英招,听说前几天你杀了几个楚江王的家丁,胆够肥的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