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不管我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帮你们逼退共工大军就行;你们不得出手干预。”萧石竹淡然一笑,给鬼母递了个眼色,赞赏她干得漂亮的同时,也示意她先别插手。接着对狸天应缓缓道:“其次共工退兵后,我要三万个健壮年轻的讙头民,加入我鬼母国国籍。从此以后,这三万妖魂为我国终身国民,听从我国调遣。而他们的亲友如果要随他们,迁徙往我国居住,你国不得阻拦。我想这个条件,不过份吧。”。

    能把趁火打劫的敲竹杠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千百年来除了他萧石竹外,也没几个了。

    “这个?”脸上的焦急渐渐化为惊愕的狸天应,愣愣的看着萧石竹,有点结巴的说道:“这,这,这,这个,我,我,我要和本国大王商谈后,才,才,才能,能决定。”。丹朱着急忙慌的派出狸天应为使臣,出使鬼母国,一来是因为共工大军已经入侵,二来是玄炎洲的鬼都知道,前不久鬼母国才让强大的共工水师,在瞑海上吃了瘪。

    丹朱他自作多情的认为,以其求大国帮忙,要低声下气的,还会被狠狠的勒索,不如找鬼母国这种既是小国,又能制衡共工大军的国家,反而能减少一些交换条件,减轻一下战后国内的经济压力。

    只是他没想到他失算了;鬼母国的大臣们有句话说的没错,萧石竹就是个实足的奸商,从人间到冥界,一如既往的如此。既然是奸商,怎么可能会做亏本买卖呢?

    当他看到狸天应这个讙头民妖魂,背上有着强有力的翼手时,他便料定对方比羽人更擅长飞行,且飞行速度一定比羽民快。于是他心里,早已开始打起了讙头民的主意。

    但冥界各诸侯国之间,持续了长期的战争,这让冥界众鬼都知道,人力即为物力;尤其是丹水国这种小国,人口数量更是卫国的根本。萧石竹一口提出要三万百姓做交换条件,还有其愿意追随前往的亲友,那数量就不止三万了;这让狸天应觉得很是为难。

    “大敌当前,我这条件也不算太无理,我想你们的大王,一定会答应的;且你来之前,他一定告诉了你,一旦我们开口谈条件,你国所能承受的条件范围,说一定还给了你便宜行事之权呢。”萧石竹眼含笑意看着来使,漫不经心的道:“不过我们也可以让你先回国去商议商议,只是希望下次你来之时,不是带来了要我们帮你的大王复国的消息。”。他的一针见血,使得狸天应无法反驳。

    语毕,他又对辰若不急不忙的道:“去好好泡壶茶,然后再抬把椅子来,让来使舒舒服服的坐着,悠哉悠哉的喝喝茶,好好的思索思索。”。他这故意放慢语速的话,让狸天应心头一紧。

    “诺。”辰若应声走了出去。

    “买卖不成仁义在。”萧石竹起身,走下高台扶起还跪在地上,满脸纠结的狸天应,微笑着道:“就算这次我们没有谈妥,也不妨碍我们是朋友。特使大老远的来一趟,走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给你准备丰富的回礼,让你带回去的。这几日,你就在我国中安安心心的住着,好好的玩上几天,小虞山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会安排人带来使全部转上一遍的。”。

    看着萧石竹镇定自若,一副怡然自若的轻松模样,狸天应更是焦虑不安了。萧石竹拖得起,鬼母国亦是如此,他和讙头国可拖不起。他来时,共工已经把大军部署在了讙头国的边境上,战争一触即发;此时只怕战争已经开始了。

    虽说共工军不善于步战马战,却有着强大的水师;他们那些大得夸张的战船,可以顺着丹水逆流而上,直抵都城丹水城外。且对方兵力也比小小的鸛头国要多,再这么犹豫不决,拖拖拉拉的,只怕真如萧石竹所说,等他下次来时就是请求鬼母国帮忙复国了。

    因此就算他狸天应此时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手里端着色香味俱全的香茗,也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丝毫的惬意之色。

    “罢了罢了。”纠结半晌后,茶水一口未喝的狸天应,站起身来,一咬牙一跺脚,道:“本使答应;只求萧将军说到做到,救本国百姓脱离战火苦海。”。

    “嗯,没问题。”萧石竹一口应了下来,却又搓着手,对狸天应道:“一会我就让大臣拟定出协议来,然后我们把协议签了吧。”。

    “好,好的。”事不宜迟,狸天应也一口应了下来。

    一切谈妥后,萧石竹让辰若把来使,带下去好好招待。自己却负手站在了原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愣愣出神。

    “你想用讙头民,来强化空军吗?”鬼母也下得高台来,缓步走到到他身边,与他比肩而立后,道:“你一早就看中了这种妖魂吧。”。

    “嗯,在你讲到讙头民只有讙头国有的时候,我就心生此念。”萧石竹点点头,道:“然后见到了狸天应,他背后的翼手是那么的强壮,我便想他们这种妖魂一定比羽民飞得高,飞得远;于是下定决心,要设法让他们加入你我的萧家军。”。

    “要是你再把他们的土地要过来,不是更好吗?”鬼母有点失落的问到。

    “哈哈哈。”萧石竹仰头大笑一声,道:“老婆啊,你太贪了;这样容易阴沟里翻船哦。一口吃不成胖子,我们还是要慢慢来。”。

    “嗯,有道理。”鬼母微微颌首,蹙眉道:“但是你记得我说过吗,这个丹朱,可是出了名的小人,喜欢出尔反尔。我怕帮了他,他不按时按量的付给我们报酬。”。

    “那我就有借口打他了,到时候他的人民和土地,都是我的。”萧石竹转头看着她,露出一抹浅显的微笑。只是这个笑容里,多了几分狡诈。

    “嘻嘻,狡猾的你。”鬼母摇摇头,娇笑道:“你这是连环套啊;战后不管他丹朱是给我们报酬,还是不给,都是他吃亏。”。

    “可是,夫君你要怎么让共工退兵呢?”。接着鬼母又对他偏头眨眼,懵懂地问到。

    “所以这台戏,还差祝融这个角色。”萧石竹沉吟片刻,收起笑容,思索着说到:“我听胡回说,祝融这个人魂有着易怒的毛病,性格暴躁不说,还想什么就做什么。如果我们派出特使和他谈个和平条约什么的,到时候夸他是如何如何的威武,再示意一下上次他的惨败是因为共工不讲义气,事先逃走所导致的,你猜以他的性格,就算不想和我们和谈,他也会做什么?”。

    “出兵共工国。”鬼母闻言,稍加思索后,双眼一亮,赶忙眉开眼笑的道:“他一定也不会放过,共工把大军派去打讙头国这个机会的。”。

    “聪明。”萧石竹笑着,伸出手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夫君,你真厉害。”鬼母挽住他的臂膀,像个撒娇的小女孩一样,轻轻的晃了晃他的手臂,嗲声嗲气夸奖道:“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说着,她就把头一偏,靠到了萧石竹的肩头,浅浅地一笑;笑容中充斥着浓浓的幸福。

    谁能想到,向来高贵的鬼母,在萧石竹面前,居然能褪去一身的骄傲,如此的小鸟依人。

    “对啊,这才叫智慧,可不是看两本兵书能学到的。”被夸两句,就长了且翘到天上去了的萧石竹,仰起头来挺起胸膛,得意的大笑到。

    不一会后,他又收起笑容,微微皱眉道:“不过,我得把剩下的萧家军从黑龙岛调回来了,以备不时之需。”。

    “你确实应该如此,尤其是英招,你让他留在那边干嘛?”鬼母突然松手,沉着脸埋怨到。

    女人多变,女鬼亦是如此。

    萧石竹用费解的目光,看着她挠挠头,问到:“英招?英招怎么了?那边缺人手,他和陆吾都是留下治理当地的不二人选啊。”话才说完,他的肚子里便传来了“咕噜”一声声响。

    “影儿快生了,这几天我都让太医随时在那边待命。”鬼母没去理会他肚子的声响,而是白了他一眼,嗔怒道:“你们男鬼都是这么的迟钝,英招这家伙更是迟钝,听到大战就兴奋,能丢下自己的妻子,不顾一切的奔赴战场;而你把他留在那边,影儿分娩时,丈夫都不在自己身边,她心里得多难受?”。

    “啊?鬼医们还能给妖魂接生啊?”萧石竹惊愕之余,有些欢喜,也有些尴尬,又挠挠头,讪笑着道:“我还以为还要好久才生呢?看来我快当大伯了啊。”。心底由衷的祝福着英招。

    “哦,对了。”他眼珠一转,提议道:“反正我肚子也饿了,不如我们去槐树酒吧吃饭吧;顺道去探望一下影儿。”。

    鬼母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她也好久没吃到烤串了,还真有点嘴馋。

    就在她正要再次挽住萧石竹的手,准备往殿外而去时,萧石竹猛然一拍自己脑门,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不宜迟的急事,嚷了一句:“你先过去,我一会就来。”。说着,就甩开她的手,自顾自的往殿外飞奔而去,一眨眼后,就消失在鬼母的视线中。

    留下鬼母呆站在原地,不解之色浮现脸上,愣愣自言自语一句:“搞什么?总是这样着急忙慌的。”。却在语毕之时,微微扬起了嘴角。

    萧石竹冲出内庭,朝着军器监那边跑去。刚才告诉鬼母的,无非是计划的大体方向,但要提高成功率,那就必须完善计划。

    而为了完善计划,他还得找赖月绮谈谈。

    才到军器监的火器制作坊中,就见到万丈绿中一点红的赖月绮,正手持青铜卡尺指指点点,在指挥着不少干得热火朝天的大老爷们,在做这做那的。

    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居然对这个娇小玲珑的女子,服服帖帖的,不管赖月绮要他们做什么,都毫无怨言。而在赖月绮的指挥下,制作坊中的一切工作,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也使得赖月绮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认真工作的魅力,别有一番风味。

    “月绮。”萧石竹站在作坊门口,轻轻的唤了一声;却因里面嘈杂声不断,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和风箱呼噜呼噜作响连绵起伏,使得赖月绮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萧石竹颇有无奈的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道:“赖月绮!”。

    赖月绮这才听到他的声音,却是先闻言一愣,而后缓缓转过身来,顿声望去;却见萧石竹靠在作坊大门边的门柱上,双手环抱着胸前看着她,露出一个富有亲和力的微笑。

    那笑容就如清泉微波漾及满脸一般,让人看了顿感心旷神怡。赖月绮右手五指一松,手中青铜卡尺掉在了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