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87】一唱一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明其理的鬼母,自然也是狐疑连连。却也正因如此,虽说她一怒之下罚他去天狗苑,做些粗活累活,但也暗中叮嘱宫中鬼奴,不许动萧石竹,使得他始终未被阉割;否则此时,她会更是悔恨的。

    萧石竹看她那梨花带泪的模样,也是阵阵心疼。他见过这个坚强的女子对谁都不屑一顾,也见识过她的傲慢,发怒,担忧,却没见过她哭得如此伤心。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有些手足无措的他,只得又柔声安慰了对方半晌。

    许久后,鬼母止住哭声,一抹脸上的泪珠,抬头以坚定的目光看着萧石竹,铿锵有力地说道:“夫君,你要报仇时请告诉我,我定将与你一起并肩作战,为公婆报仇!”。

    “哈哈哈,我老爸说的不错,你确实是个好儿媳。”萧石竹又把她揽入怀中,顿声片刻后,才从嘴里挤出两字:“谢谢。”。一股暖流,涌出他的心房,流遍全身。

    他俩就这样紧紧地抱着,许久都未撒手,像是连体婴儿一样。

    直到半晌后,萧石竹又安慰了鬼母几句,给她有讲了几个小笑话,才把鬼母逗得一乐。他俩坐在椅子上,不停的说着温馨的情话,时而嬉戏一会,时而打闹一下,欢声笑语传遍大殿每一个角落。

    又过了许久,萧石竹收起笑容,看着自己衣衫前襟上湿了一片后,道:“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女鬼也是,看把我的衣服哭得。下次不许这么哭了!”。听着像是埋怨,实则充满了关切,生怕鬼母哭得过于伤心而有损健康。

    “一会脱下来,我给你洗了。”鬼母把头一点,轻声到。

    “你还会洗衣服?”萧石竹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信,接着他那无耻的性格再次暴露出来,一扯衣服,大言不惭的道:“要不我现在就脱给你吧?”。

    “你干嘛?”鬼母吓得一跳,赶忙拦住他,小声道:“这是万象宫,不是寝殿。”。

    与此同时,辰若的咳嗽声,从大殿门外传来,他俩赶忙端坐好。

    “辰若,咳嗽什么?”萧石竹一整衣袍,看着缓步朝他和鬼母走来的辰若,摆出一本正经的神色,问道:“有事说事。”。

    “诺。”辰若在高台下站定,行了个万福礼后,高声通报道:“萧将军,吾主,讙头国丹水王丹朱使臣求见。”。

    “换头国?”听岔了萧石竹赶忙问了一句后,又若有所思的悠悠说到:“丹朱我倒是认识,人间的书籍上说他是尧的儿子,还是个围棋圣手。但是这换头国,倒底是个什么国家?”。

    鬼母一见他皱眉,便知他又听岔话了,于是拉起他的手,用自己的葱白玉藕般手指,在他掌心写下一个“讙”字后,白了他一眼,同时悄声骂了句:“笨蛋。”。

    萧石竹讪笑着挠挠脑袋,道:“好吧,是我搞错了。”。

    “吾主,萧将军。”辰若看着他们对自己视若无睹的调情起来,便又开口问到:“见与不见?请二位定夺,奴婢好去答复来使。”。

    “他没说来做什么吗?”鬼心眼多的萧石竹,不等鬼母说话便问了一句。

    辰若微微摇头,道:“没说。”。

    “你和讙头国有来往?”萧石竹转头看向鬼母问到。鬼母微微一愣,稍加细想后,道:“卖过一些兵器给他们,也谈不上太深的交情。”。

    “算了。”萧石竹一咂嘴,这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对鬼母道:“要不我们就见见?不然也不知道他憋着什么屁啊。”。

    “嗯。”鬼母把头一点,对辰若道:“宣!”。

    辰若应声离去,趁此空档,鬼母给萧石竹简单的讲了讲讙头国和丹朱。原来这个讙头国是位于共工国东北面的一个小国家,国中有十县,国中除了人魂百姓和一种是人的面孔却有两只翅膀,还长着鸟嘴的妖魂百姓。与羽民不同的是,他们的翅膀更大一些,且都上覆黑色和灰色的羽毛。

    而都城丹水城外有一条江,名曰丹水。因此,丹朱的封号就是丹水王。

    经她提醒,萧石竹也猛然想起《阴曹地府志》中,有丹水的记载,稍加回忆后便问到:“《阴曹地府志》一书中,提到丹水虽然是淡水河,里面却生长这海马和海龙。其中,河里的海马与海中的一样,也是雌的海马来产卵,雄海马育儿,是阴阳倒置的典范,洪荒宇宙,仅此一例!是不是真的?”。

    “是啊。”鬼母把头一点,看着萧石竹那饶有兴致的神色,缓缓说到:“这就是丹水的奇妙之处。”。

    方才语毕,就见辰若带着两个妖魂走了进来。那两个妖魂,皆是人身,脸上却有鸟形的尖嘴,背上生有一对翼手,第一指不包在翼膜内且是很短,该指的三爪都很发达,呈钩状,寒光四射非常锋利。四肢和尾骨之间覆盖着薄而坚韧的翼膜,上覆黑色绒毛,使得他们可以像鸟一样鼓翼飞行。

    说他们像是鸟人,不如说是有四手的蝙蝠人。

    萧石竹一看,这和人间书籍的记载很大;但看到他们的翼手和翼膜都很发达,好像比羽民更擅长飞行。于是突然想到,如果可以拉拢讙头民,便能加强他的空军实力。

    “讙头国丹水王丹朱使臣狸天应。”为首那个,手持着节杖的妖魂来到高台下站定,自报家门后对着鬼母一整衣袍,跪下喊道:“拜见鬼母国国主。”。说话间瞥了一眼与鬼母同坐在宝座上的萧石竹,在心里暗自问道:“难道那就是鬼母的丈夫,灭了鬼王国的萧石竹?”。

    “起来说话。”鬼母说到。萧石竹却是好奇,这个妖魂的名字好奇怪。

    “丹朱王特派本使,替他向您问安。”接着那使臣谢了一句,站起身来。从自己的随从手掌接过礼品清单,展开后缓缓,朗声念到:“闻听鬼母王新婚燕尔,丹朱王略备薄礼以示祝贺,命我为您送来蓝釉灯一对,神兽纹玉樽一对,金银博山炉各两个,四圣兽纹铜镜一对,兕角席十张,青玉鸳鸯带扣两只,血龙木雕金蟾一对和月长石扳指一对,请鬼母笑纳。”。

    语毕,他把清单合上交给辰若,再由对方交给鬼母。

    鬼母接过清单,展开后目光在上面一扫后,正要合上,就被萧石竹拦住,便在她耳边悄声问到:“这些东西很值钱吗?”。

    “兕角席和血龙木雕金蟾可价值连城。”鬼母用手挡着嘴,在他耳边轻声回了一句。

    “来使辛苦了。”语毕她转过头来,俯视着高台下的来使,和颜悦色道:“请替本王谢过丹朱王。”。

    “送这么大的礼,又不来吃我们的酒席,怕是还有什么所求吧?”萧石竹却眯眼打量着来使,缓缓问到。

    “这位大人,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将军吧?”来使狸天应对他微微一笑,躬身行礼后,既然已经点破,他也不再隐瞒,直言不讳的道:“果然一表人才,慧眼如炬。实不相瞒,本使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狸天应说到此,顿了顿声后,又微微皱眉,道:“想请鬼母王出兵,协助我国击退共工的入侵。”。说完,脸上浮现了紧张和期望之色。

    萧石竹正想着收拾了鬼王国,下一个目标就是共工;他对共工的那些航母级的大型战船,早已觊觎已久。却不曾想,给都不给他歇口气,共工就送上门来了。虽入侵的不是鬼母国,但被共工入侵的国家前来求援,只要答应出兵相助,这样就可以对共工发动一次合情合理的战争。

    只是他也很为难,现如今鬼母军才结束了大战,军队需要休整和兵源补充不说,国内经济也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再加上黑龙岛初定,需要军队驻扎岛上,以此保持当地的安定。

    如此一来,国内兵力也被分散到了各地,要在短时间内集结大军攻击共工国,很是不易。且一旦把军队集结起来出征,此消彼长间,国土防御便会变得薄弱,容易被敌国趁虚而入。加上共工国不是黑龙岛,土地辽阔不说,国中还多有江河湖泊,高山险峰,多有天险可守,绝非数日可灭的小国。

    一时间,萧石竹都感到有些捉襟见肘。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却又要因为顾全大局,而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溜走,这让萧石竹很不舒服,心里如被猫爪挠个不停,有些坐立不安。

    在狸天应乞求的目光注视下,他转头看向了鬼母。只见对方也是面露丝丝为难之色,转头望向他;四目相对时,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顾虑。

    一见他们有所犹豫,狸天应的心也是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头上顿时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还是你来决定吧。”片刻后,鬼母对萧石竹问到。见萧石竹没有推脱,把头一点后,鬼母再次望着狸天应,指了指身边的萧石竹说到:“本国一切军事行动,全凭我丈夫定夺。至于如何,你和他详谈。”。

    “求求萧将军。”狸天应如落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面朝萧石竹猛然跪下,不住的磕头道:“求求您萧将军,求求您发发慈悲,救救我国的黎民百姓吧。”。见他紧张得额上冒汗,萧石竹顿知狮子大张口的机会来了;对于他这种不要脸的人魂,在这种机会面前可不会客气的。

    而狸天应眉宇间的焦急之色,以及眼中越来越重的期待,自然也没逃过鬼母的双眼。

    “要我们帮你,不是不可以!”于是萧石竹沉吟片刻,故作面色凝重的说到:“可总不能白帮吧?”。

    “不,不白帮。”狸天应见他开始谈条件,如黑暗中见到一缕微光,赶忙抬起他那额头发红的头来,连连摆手道:“我们愿意献上两座城的土地,给鬼母国。”。

    “不,我不要地。”他方才语毕,萧石竹便说了一句让狸天应和鬼母都费解的话:“地你们自己留着吧,我要你们的百姓。”。

    “你不要地,只要一些百姓来干嘛?”鬼母轻轻一扯萧石竹的衣袖,轻声问到:“届时,国内又多了几万张嘴,他们的吃住问题,如何解决?”。和萧石竹相处时间久了,鬼母也变得很是厚脸皮。

    她对萧石竹很是俏皮的眨眨眼后,又毫不犹豫的补充了一句:“你应该百姓和地,都一起要了。不然等于白白帮他们了。”。

    语毕,她又转头看着狸天应,反问道:“你说呢?来使。”。

    夫妻两很有默契的一唱一和着,就像是在说双簧一样,却搞得狸天应更是紧张焦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