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86】因祸得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兄弟。”林聪说得那么真诚,把一个身为间谍该有的说谎技术,提醒的淋漓尽致。不但语气好像已经摒弃前嫌一般,而且神态也神乎其神,连墨翟这种狡猾的老鬼,都立马就信以为真了。随之他心里一暖,赶忙拉起林聪的手,重重的一拍对方手背,颇为激动的对林聪义正言辞的道:“以后你就是我墨翟的生死兄弟了;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的一口。”。

    从此墨翟对林聪不但没有起疑,还感恩戴德,言行举止也温和了许多。这让林聪渐渐的成为了他的心腹,慢慢的取代了禽滑釐,也加速了墨翟和墨家的灭亡。

    三个人魂在茂林之中穿行了半天,到了日落之时,来到了烟涛桥前。

    这座吊桥建在峡谷之上,用铁索及木头架设而成。前后两端相连着谷侧两边,奇峰壁立中竹木葱茏,猿声阵阵,饶有野趣。

    桥南面是奇石嶙峋,争相崛起的峭壁;北面是千仞绝壁,险峻异常的悬崖。巨石突兀有数条飞瀑从中喷薄而出,飞瀑悬空如练,白练腾空落入峡谷之中,使得谷底不断传来隆隆巨响。

    立于桥上,就算晴天也如置身于云絮如绵中,滚滚无声的云烟,伸手便可以掬取。阴雨天更是烟涛茫茫,云幕下走到桥上,唯闻其声,不见其人。因此得名——烟涛桥!

    此时天色渐暗,却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桥头有驻军把守着。

    墨翟不惊不惧,也不躲不闪,直接走到桥头站定,对着驻军大喊一声:“墨翟在此,不怕死的上前受死。”。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那些驻军闻言一惊,纷纷转头呆呆的望向墨翟。他们也才刚刚接到命令,严查过桥之鬼,以防墨翟逃走。却不想,这反贼居然敢明目张胆的站到自己面前。

    驻军们惊愕之余,一看这个人魂确实和通缉令上的画像无二,便知立功受赏的机会来了。于是,距离墨翟最近的那个士兵二话不说,拔腿朝着他飞奔而去,欺身而进时虚晃手中长枪,朝着墨翟一枪刺杀去。

    墨翟不缓不慢身子一偏,多来枪头猛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住长枪枪柄,猛然一扯,把那士兵拉到自己身前,同时叉开另一手的五指,对准那士兵面门,猛然一掌打去。

    手掌打出,带起劲风阵阵,凝聚在他手边空中,化为一直张口嘶吼的猛虎虎头,口鼻眼须,清晰可见。下一秒后,他的手掌重重的打在了对方面门上,直打得对方双眼惊醒直冒,踉踉跄跄往后连退几步,却已是口鼻鲜血直流。

    当年他给酆都大帝打工时,学了不少的神术,其中一招虎啸掌,便是那个时候酆都大帝秘授给他的。

    接着就见那士兵退到了桥头前,那座上有牌额写着道“烟涛桥”三字牌楼前,靠着柱子缓缓坐在地上后,把头一偏,便已一命呜呼。

    只是一掌,便杀了一鬼,可见这一掌威力之大,说不定开碑裂石也是易如反掌,顿时把其他驻军吓得双腿一颤。

    只见墨翟把手中长枪一丢,缓步朝着那些驻军走去。他来到那些驻军前,微微一笑。嘴角方才上扬,便是使出了酆都大帝传授的他的另一招魅影神行,身形一闪化为一道如鬼魅般的黑影,朝着士兵们扑了过去。

    排头的几个士兵只是眼前一花,随即什么都没看清便都已是鼻青脸肿。不一会后,峡谷中吊桥上,就有惨叫声连连传来,冲破了青天......

    就在酆都大帝和墨翟开战后,萧石竹也带着一半的萧家军和金刚的水师回合后,朝着朔月岛而去。

    船队在海上漂泊了三天后,来到了朔月岛西面军港。一下船,萧石竹便见到了笑若桃花的鬼母,早已在哪儿等待了。

    萧石竹两三步蹦到她面前,对旁人视而不见,不顾一切的将其搂在怀里,贱兮兮的笑着问到:“老婆,有没有想我啊?”。

    “去死!”鬼母含羞低头,用手一拍他的胸口,嗔怒道:“谁要想你啊?”。说着便是白了他一眼。

    “哈哈哈!”不恼不怒的萧石竹,大笑一声后,故意问到:“那我回黑龙岛去算了。”。此言一出,急得鬼母双颊更红了,狠狠踩了他一脚后,骂道:“你敢?”。

    “不是不敢。”萧石竹收起笑容,深深看了她一眼后,道:“我是舍不得你。”。说着,便带着鬼母往港口外而去。

    鬼虏牵着萧石竹的睚眦越影,跟着士兵们下了船,正好看到萧石竹和鬼母卿卿我我的举动,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他当年追求过的,且未能得到的女鬼,此时却在别的男鬼怀里喜笑颜开。

    这让鬼虏看得愤愤不平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做鬼做的真是失败,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片刻后,又看着萧石竹和鬼母一起,登上金辇时,他有在心中暗自想到:“这小鬼倒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居然能让心若磐石的鬼母,对他如此服服帖帖?”。

    “喂,新来的马夫。”他正想得入神,就听到羽荣沉声道:“发什么愣,还不快跟上去。”。

    鬼虏一惊,这才缓过神来。见鬼母和萧石竹坐在金辇上,被小鬼们抬着已经走远后,在羽荣和萧家军的催促下,跟了上去。

    来到鬼母宫里后,按约定鬼虏去天狗苑给魏甚么和天魁星上香叩头后,在由萧家军带出了宫中,把他和胡回一起,带去了萧家军军营里,看管起来。

    “魏老,当日的誓言,今日已经实现。”待到鬼虏离去后,萧石竹久久凝视着魏甚么的坟碑,轻声喃喃到:“您可以安息了。”。

    鬼母上前一步,与他比肩而立,宽慰道:“魏老他要能亲眼看到你这么有出息,他肯定乐得合不拢嘴。”。

    萧石竹默默地把头一点,却依旧看着魏老的坟碑,没把目光移开。

    鬼母让他独自沉默了半晌后,突然问到:“你不是说,要给我个惊喜吗?”。说着偏头,以期待的目光看向萧石竹的侧脸。

    “哦,是哦,我都差点忘了。”说着,对天狗苑外喊了一句:“把她带进来一下。”。语毕,就见两个禁军把一个怯生生的少女,带了进来。

    那少女身着素色半臂仙裙,却依旧清丽脱俗。亭亭玉立的她,年方不过二八,一张圆圆的鹅蛋脸上五官小巧精致,修长的双眉下双目灵动清秀,宛如深谷幽兰一般。垂首站在萧石竹和鬼母身前,用手不停的卷着衣袖边角。

    “这是?”鬼母瞪了一眼萧石竹,小声问到:“你的小妾?”,醋意瞬间爬上眉间,和怒气交融在一起。

    “什么跟什么?”萧石竹看着鬼母那一脸的醋意摇摇头,道:“前玲珑郡主鬼倩儿,给你做个侍女,你看如何?”。

    “跟你说笑呢?”鬼母闻言,怒气和醋意顿时化为笑意,打量着鬼倩儿,沉思片刻后,对萧石竹似笑非笑的道:“模样不错,不觉得给我当侍女可惜了吗?”。

    “哼!”萧石竹冷哼一声,双手一摊,故作无奈的垂首摇头,叹息一声道:“我也觉得可惜了;但打一次战,不给你带点战利品回来,总是说不过去的。”。语毕对鬼母嘿嘿一笑。

    “滑舌。”鬼母笑骂一句,但鬼倩儿生的清秀不说,眉宇间的紧张中,透着一丝乖巧,让鬼母也很是喜欢,于是便转头对若辰道:“辰若,快带这个紧张的小女孩下去吃点东西;然后安排一个住处给她,离绝香苑近一点。”。

    “诺。”辰若应了一声,叫上鬼倩儿出了天狗苑。

    “其实,还有一个惊喜。”随后萧石竹和鬼母,有说有笑的往内庭而去。到了万象宫中,方才坐下,萧石竹便屏退左右,对鬼母说到:“你闭上眼睛。”。

    鬼母虽有不解,却还是面带狐疑的缓缓闭上双目。萧石竹深吸一口气,把手轻轻的按在对方额上,按他父亲说教他的办法,集中精神开始回忆那段记忆。

    半晌后,当萧石竹的手,方才离开鬼母的额头时,鬼母也缓缓睁开了双眼,她那早已发红眼中,尽是惊愕之色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紧接着,一滴亮晶晶的泪珠,浮现在她眼中,转动片刻后,化为一颗大大的、圆圆的、闪闪发亮的泪珠从中涌出,顺着她的脸颊缓慢的滚下来。

    她微颤着的双唇轻启,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缓缓吐出一句话:“你就是那时候的小男孩?”。饱含眼中的惊愕又在说话时,重了几分。

    “嗯。”萧石竹把头一点,抬起手来,轻轻的帮她拭去眼角溢出的泪珠。

    “对不起。”一声道歉脱口而出后,鬼母扑到萧石竹怀里痛哭流涕,抽泣着说道:“那时候,那时候我没能阻止两位大人自尽,让夫君你从小便成了孤儿。对不起,对不起。”。语毕哭得更凶了,悔恨伴随着眼中的泪水,喷涌而出,越发不可收拾;让她心如刀绞。

    “这不是你的错。”萧石竹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这笔帐,应该算在酆都大帝的头上。”。语毕,抬手轻抚了鬼母的头几下。

    鬼母依旧不敢抬起头来,她怕直视到萧石竹为了不让她更难受,故意装作的不以为然之色。

    当年自己多受公婆照顾,又是教她为人处世之道,又是传授她神术和治国技巧;甚至有好吃的,两位古神都会专门为她留着。虽这些她都从未在外人面前炫耀过,但在鬼母心底深处,早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而后冥界大乱,她甘愿冒着死亡的危险,替公婆监视冥界,无怨无悔数千载。再然后被迫去人间铲除自己的公婆,也实属无奈;本想趁此帮助公婆逃走,却不想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公婆在自己眼前自尽,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鬼母往后的十多年里,都一直活在悔恨中。

    萧石竹初到小虞山城时,她便隐约感应到了萧石竹体内,有着丝丝公婆的神力迹象,却因为萧石竹体内还有混沌玄力的关系,神力而与公婆只是大相径庭。且萧石竹到来的时间,和黑白无常修改生死簿后,圣子降临的时间根本对不上。

    这是因萧石竹在人间造孽太多,故此提早进入了冥界,也正因如此,加上萧石竹的神力被黑白无常及时封印,才使得酆都大帝和秦广王,都没能察觉到他就是圣子。

    萧石竹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同时也证明了他从出生的那刻起,便是为了消灭酆都大帝而存在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