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85】亡命天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么做可不是林聪要对墨翟感恩戴德,也不是他要以德报怨。而是他在执行萧石竹给予他的秘密使命。

    自从上次林聪对萧石竹密报墨翟的计划后,两个人魂就一直有书信来往,而林聪也成了萧石竹安插在墨家里的间谍。只为了报答当日萧石竹对他说的那句:“路上小心点啊。”。

    早在鬼母按萧石竹发出密信的前两天,萧石竹便悄悄的写了一封密信,传给了林聪。书信上写到,请求林聪在得到酆都大帝下令围剿墨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此消失密报给墨翟,并且帮助对方和禽滑釐逃走。

    萧石竹相信墨翟不会轻易被酆都大帝干掉,但是保险起见,他还是做了两手准备。

    一旦墨翟逃走,酆都大帝便会追着他不放,以此让酆都大帝和墨家的战争,持续的久一些,从而使得酆都大帝,无暇顾及其他诸侯以及萧石竹。而趁此机会,萧石竹便能安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壮大鬼母国等等的事。

    因此才有了林聪甩开同僚,率先一步抵达墨家据点,为墨翟通风报信的这一幕。

    “逃走?”墨翟惊讶之余,冷笑一声道:“你是要我放弃潜伏在酆都城里的一万门徒吗?”。投向林聪的目光中,带着一股鄙夷。

    林聪见状,脸上依旧保持着着急的神色,却在心里暗自骂道:“他妈的,你是这么讲义气的人魂吗?往日也没见你这么有情有义,你怕是舍不得你在酆都城的那些产业吧?”。

    他才在心里骂到此,前楼外便传来了此起彼落的嘈杂声。林聪眼中闪过一丝紧张,立马竖耳一听,从嘈杂声中听到了不少:“冲进去掘地三尺,也要抓到墨翟。”和“杀了胆敢拦路的一切魂魄。”等狠话。

    “巨子大人。”闻言不妙,林聪赶忙对墨翟沉声呵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你还活着,什么时候都能东山再起。”。语毕不管一切,拉起墨翟就往柴房方向快步而去。

    他和墨翟还有禽滑釐才冲入柴房里把门关上,小院后面和前楼便已被突破。鬼卒和鬼差们杀死了酒楼里的墨者们,冲入院中。

    事不宜迟,林聪走到房中东面墙壁边,轻按一下他身前那块与墙壁同体,巴掌大的木板机关。那块木板被他按得陷入墙中,随之旁边那块木板便轻轻的翻转,一条黑乎乎的暗道,出现在墙体之后。

    林聪带着墨翟和禽滑釐,依序闪身进入暗道后。又伸手一扭镶嵌在暗道石壁上的一个圆形石块。随之暗道口的那块可翻转的木板再次一旋,墙壁立刻恢复如初。

    就在暗道入口封闭后,三五个鬼卒正好破门而入柴房之中。真是千钧一发,如果墨翟他们再晚一步,定然被堵在柴房之中,抓个正着。

    那几个鬼卒见这柴房里,空无一鬼后,皆是面面相觑一阵狐疑,随之他们眼中迸射出的锐利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堆在房中那些凌乱的柴火上。他们不约而同的上前,用手中刀枪不停的捅、刺着那些柴火。

    忙活了半晌后,未见柴堆里有鬼,才悻悻离去。

    狭隘的暗道中,林聪拿着火折子在队伍前为墨翟照路,禽滑釐殿后。三个人魂低头弯腰,在空间矮小而又曲折的暗道里穿梭而行。

    这些暗道密布于酆都城下十丈处土中,上下左右皆是铺着石板。全长数百里,是墨翟潜伏在酆都城的这数百年,一点一点的挖出来的。暗道纵横交错,状若蛛网一般四通八达,连接着城中每一处的墨家据点,也通往了城外东西南北四方荒野。

    既然这是擅长工巧,制造机关的墨家所建造的暗道,里面自然少不了伏火暗弩,落石连环板等机关。甚至还有布置着神乎其神,厉害异常的踏弩、巨堞和木甲卫兵等,这种夸张得令人咋舌的东西;又再每个路口皆是安装了活动石门,必要时可以放下石门,切断来去之路。

    就做工而言,这条暗道可以堪称建筑史上的杰作,且不是墨者的魂魄进入这千机连连的暗道中,不是因为迷路困死在里面,就是被机关所伤,必死无疑。

    建造之初,墨翟是想在谋反开始时,用它在将来把部队偷偷运入城中,但万万没有想到,这暗道会成为他今日的救命稻草;却也在不久的将来,成了他送命的地方。

    “林聪,酆都老鬼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走出不远去后,墨翟忍不住心中好奇问到。回音阵阵,在暗道里经久不息。

    “事发突然,我又怎么知道?”林聪冷冷的回了一句后,道:“早些时候他突然召集了十殿阎王去中天殿,待那十个老鬼回来后,就召集我们,让我们快来捉拿你们。”。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暗道里的一个十字路口前。林聪驻足不前,左右一看后转头问了跟在他身后的墨翟一句:“往哪儿走?”。

    墨翟稍加思索后,一指正前方的黑暗中,道:“往东,走出城的那条路。”。

    林聪不再多言,顺着他的意思往东而去。

    三个人魂又走了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暗道的尽头。一束光从不远处的洞口照射进来,使得黑暗无边的暗道里稍微明亮了一些。

    林聪打了个手势,示意墨翟他们停下,他自己先出去看看好,小心翼翼的朝着洞口方向,缓步而去。不一会,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墨翟的视线中。

    片刻后,他有从洞口探进头来,对墨翟道了一句:“外面安全。”后,墨翟和禽滑釐才朝着洞口而去。

    他们爬出暗道,但见自己已经来到了酆都东面一座树高林茂的大山中;而那暗道的出口,正是此山中一颗老树树干上,一个被灌木丛掩盖住的树洞。

    但见四周一片寂静,并无追兵和危机后,墨翟和禽滑釐便松了一口气。背靠着老树的树干,缓缓坐下,看着从树叶间照射下的斑驳剪影沉默起来。

    一瞬间成了个光杆司令,墨翟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失落和丝丝绝望,脸上也随之出现了颇有颓废的神情。

    林聪一言不发的爬上树顶,举目眺望西面的酆都城。看了半晌后,对树下微微摇头叹息道:“巨子大人,我见城里鸟群高飞,很是嘈杂的样子;只怕是全面逮捕我们同伴的行动,已经开始了,酆都城是回不去了。”。

    “今后何去何从?”墨翟闻言,也是唉叹一声,眼露丝丝心疼之色后,转头对着禽滑釐,很是失落的问到:“你有什么建议?”。

    禽滑釐沉思片刻后,并没有急着搭话,而是起身也爬上树顶,举目眺望西面的酆都城。谨慎的他,可不愿意听信林聪的一面之词,非要亲自验证一下城中是否是鸟群高飞?

    “还不信我?”林聪见状,冷哼一声后,怒声埋怨道:“早知道不救你了,把你留在酆都城算了。”。

    见城中确实是群鸟高飞,随处可见尘土飞扬后,禽滑釐也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他,只得用有点生硬的语气说到:“我只是看看有没有追兵朝这边而来?”。

    林聪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爬下树来,坐到了墨翟对面,默不作声的呆望着地上的青草出神。

    “最危险的地方,才是安全的。”禽滑釐也随之从树上爬了下来,对墨翟若有所思的道:“我们顺着暗道,再回到酆都城里去。”。

    “嗯嗯。”墨翟稍加思索后,点头道:“确实可行,等我们回去时,搜查酒楼的鬼差应该走了。”。

    “要去你们自己去。”林聪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毅然决然的说到:“我可不去送死!”。语毕,就往东边更深的山林里走去。

    “林聪,你要去哪儿?”墨翟也站起身来问到。

    “我宁可躲在这山里风餐露宿,也不会回去的。”林聪停下脚步来,微微转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墨翟,道:“酆都大帝连云水酒楼都知道,城中其他据点肯定已经陷落了。而且我们有的同伴里,不少好像也不算上硬汉,随便拷问一下,这暗道和我是墨者的事,迟早也会被知道的。”。

    被他这么一说,墨翟也觉得有理,于是低头思索起来。此地现在遍布着酆都大帝的鹰犬,都在卖力的追捕他们,久留太过于危险。

    逃去墨家其他分堂暂避危险,才是上上策。但不少墨家分堂,都分散在冥界各个诸侯国里。且很多的分堂,是才新建的,根基不深;贸然前往也未必能立足,因此不予考虑。

    根基很深的分堂虽少,却也不是没有,得去这些分堂才是;是只是它们都距此太远,得先想个冲出去的办法,才是首要任务。

    “大敌当前,我们更应该同心协力。”稍加思索一下,墨翟心生一计,他看了看禽滑釐,悄然给对方递了个眼色后,走到正要离开的林聪身边,用比以往稍微温和一些的语气,对对方说道:“目前我们三个势单力薄,就不要再分开了,以免再出点什么差错。”。

    林聪故意摆出一张臭脸,转头瞪了一眼禽滑釐,道:“我就是见不得他那没脑子还装聪明的样子。”,语毕怒哼一声,再次把头扭了回来。

    “林聪,禽滑釐对你没有恶意。”墨翟微微一笑,对他缓缓躬身行礼后,道:“你是墨家的大功臣,他于情于理都不会对你有恶意的;以前我们确实对你有点严厉,如今遭此变故,你就别跟我们计较了。我想我们躲在山林里也不是个事,不如我们一起先向南而行,翻过两座山后,那儿不是有座烟涛桥吗?”。

    “你是想说,桥上驻军见到我们闯过去,一定会以为我们往南去了吗?”能在酆都大帝的政府机构里潜伏多年的林聪,智商自然也不低,他知道那儿是一条通往南面的要道。百里峡谷上,只有一条数十丈长的吊桥连接南北峭壁,易守难攻。酆都大帝当权后,便安排了三十个驻军把守那儿。

    墨翟方才提到这桥,他便想到墨翟是不是想要用指东打西,摆脱追捕;他即刻道出心中疑问,见墨翟点点头后,他又问到:“然后呢?”。

    “几天前,我接到密报,东夷洲遁神国银灵子打算要反,我们去那儿如何?”墨翟缓缓说到。

    “反正我也回不去了。”林聪闻言,稍加细想后,觉得自己跟着墨翟才能为萧石竹更好的监视对方,于是便装出一副无奈的任命模样,他叹息摇头,苦涩一笑后道:“好吧巨子大人,我陪你亡命天涯就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