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石竹细细的打量了胡回几眼后,见这胡回眉眼耳鼻,甚至脸形都和鬼倩儿极其相识后,探头过去,在对方耳边低语道:“那是你的私生女?”。说话间,眼睛下意识的往鬼倩儿那边瞟去。

    他声音不大,只有他和胡回听到了他说什么,却还是让胡回浑身如触电般微微一抖。本来只是觉得两个人魂长得像,而抱着戏弄的心情想要戏耍一下胡回,却没想到,胡回脸上紧接着便有了惊慌失措之色,一闪而逝。

    萧石竹眼角余光方才瞄到了他的这个神情,顿知自己是猜对了。男鬼嘛,偶尔有点风花雪月的事情也属正常,更何况冥界没有一夫一妻制的说法;只是胡回居然敢睡自己老板的女人,这份勇气让萧石竹佩服,真想立马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个赞。

    紧接着,萧石竹给英招和巫支祁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把其他的俘虏押下去关起来,唯独留下了胡回。

    “你们墨家从上到下都很有心机,歹毒得不要不要的啊。”待英招他们走后,萧石竹亲手为胡回去掉绑住双手的绳子后,站到了大殿外的玉栏边,凭栏远眺着不远处正在各司其责的萧家军,嘴里却对身后的胡回悠悠说道:“不但要窃取他人之国,还要睡别人的老婆,完了还让别人的老婆怀上自己的孩子,又让别人替你养着孩子。”。

    “这和当初他为了讨好酆都大帝,把我们同伴挂在湖边,活活该死比起来,又算什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胡回,以颇有得意的语气,随口答了一句。

    此时大殿前已经没了萧家军,而萧石竹又解开了胡回的束缚,还背对着对方。胡回一边揉着自己因为被绑而发红的手腕,一边暗自思忖道:“我现在要不要就捡块石头,给他的后脑勺一下?”。

    “按你们墨者各个都是心狠手辣的性格来说,你现在要是想,找个尖锐物或者石头拍死我还来得及。”不曾想,胡回正在纠结要不要做时,萧石竹又突然开口,再次用出了他最擅长的,以语言玩弄人心的把戏,语气平淡的对胡回缓缓说道:“但是你要是拍不死我,转身后我一定弄你死;包括鬼倩儿!”。说此话时,他一直背对着胡回,始终没有转过头来。萧石竹早已料到,鬼倩儿是他的软肋,因此才故意这么说的。

    果不其然,胡回吓得一跳,刚才徘徊在脑中的突袭战术,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萧石竹的本事,他亲眼所见过;虽说他也不知这个小鬼倒底什么来头,但连鬼王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自己呢?不必多想,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的。

    一旦一击不中,还要搭上鬼倩儿的命,胡回打死也不干。于是只得唉叹一声,声中充斥着人命的无奈;接着对萧石竹毕恭毕敬的说到:“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将军。”。

    “很好。”转过身来的萧石竹,正好看到对着他跪下的胡回,见到对方脸上真心实意的心悦诚服之色,满意的一笑,道:“那来说说,你的双重身份都是什么吧?”。

    “是。”胡回依旧跪在地上,没敢起身,垂头说到:“我是墨家在黑龙岛的分堂堂主,同时也是鬼王国天煞殿大学士,掌管奉陈规诲,点检题奏,辅佐鬼王治国治军。”。

    “那你不尽职啊。”萧石竹再次转过身去,眺望着远方说到:“居然把鬼王国治理成了一个沦陷区。”。

    “不,这是鬼王的愚蠢导致的。我曾在你们第二次登岛不久后,便为他谏言说,此次您前来不是围点打援,总总迹象表面您对百姓不会再滥杀无辜,如此当集中国中所有的兵力攻其一点,对您和您的萧家军实施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袭扰战术?。”胡回唉叹一声,露出个苦涩的微笑,摇摇脑袋道:“可是鬼王一口否决了,选择了分兵把守入关的各大关隘和要道,最终被将军逐个击破。”。

    萧石竹闻言,把胡回提出的战术理论在脑中快速反复推演了几遍后发现,这个办法确实可行。虽然不至于把萧家军全灭,却也能对萧家军造成极大的伤害。

    “看来身后这个书生,并不是百无一用。”。想到此,他突然对胡回有些另眼相看;又转念一想,墨翟怎么可能会收废物做门徒呢?于是想到一旦这个人魂忠心于鬼母和自己,那鬼母国将会如虎添翼。

    “你还算有点本事,给我做幕僚吧,不过呢在我没有确定你真正臣服之前,必须限制你的行动。”萧石竹把双手负在腰后,把玩着大拇指上的扳指,缓缓说到:“但要我饶了鬼王和鬼倩儿,你得去做几个事情。”。

    “将军您说便是。”胡回对他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后,以略有激动的口吻,急声说到:“胡回必定为您效力。”,感激之情,突然浮现于他脸上。

    “第一,把你知道的墨者名单,身在何处写出来。只要在朔月,三星,黑龙这三岛上的墨者都被抓住,那就可以饶了鬼王的命。第二,劝鬼王把退位诏书和归治诏告给我写出来,这样我可以饶了你的命。”萧石竹稍加细想后,对他娓娓说到:“最后,说服鬼王给我做马夫,鬼倩儿给我和鬼母做婢女,那鬼倩儿就能活命,且我也算给他们找了个好的归属。这三点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胡回闻言,思前想片刻后,终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答应您,但也请您善待倩儿。”。为了鬼倩儿,胡回什么都愿意去做。

    “我对折磨一个小丫头没有丝毫的兴趣。”萧石竹闻言,对才从大殿下才走过的一队萧家军招招手,道:“来啊,把他带走看好,别让他做什么小动作。”。

    待禁军上来,正要拿起绳子绑住胡回时,萧石竹又突然说到:“不必了,他不算俘虏,从现在开始他是我的幕僚。只要监视好他言行和行为既可。”。

    正当站起身来的胡回对他投来略带点点感激的目光时,萧石竹又突然连连问到:“我想鬼倩儿一定不知道你是她的生父吧?那也没叫过你一声父亲吧?可你为什么还要为了她,对我低声下气的呢?甚至不惜背叛你的同伴和原来的上司老板墨翟?这样做值得吗?”。

    “呵呵。”胡回闻言驻足不前,转头对萧石竹蓦然一笑,脸上满是幸福的喜悦神情,道:“就算如此,但对于父母来说,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绝对值得。”。语毕,跟着萧家军们,朝着大殿下缓步走去。

    “就算如此,但对于父母来说,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绝对值得。”待胡回渐行渐远是,萧石竹凝视着他那单薄的背影,低声重复着刚才他那句话,脑中突然浮现了伏羲和女娲那慈祥和蔼的面容,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笑......

    两天后,胡回来到了关押鬼王的帐篷里。

    萧石竹并没有把他们押进城中的地牢,只是给他们安置在萧家军军营中的一个角落里。除了限制了他们的活动范围外,也没给他们挂枷锁,派重活什么的。一日三餐,也是一餐未少。就连鬼王的伤势,也请了随行军医在医治。

    胡回方才步入帐篷,就见到鬼倩儿坐在床边,给伤势好转了些的鬼王喂药。胡回看这自己的女儿对一个假父亲那么体贴,有些不是滋味,却也无话可说。

    这种给老板戴绿帽,让老板做接盘侠的事情,换了萧石竹肯定早已抬着四处炫耀了。可胡回他虽然心狠,却没有萧石竹的脸皮那么厚,更不愿意伤害自己的女儿。

    于是忍了忍,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对鬼王打了个揖礼后,道:“鬼王,你好些了吗?”。并没如以往一般对其下跪,也没用敬语“您”字。

    躺在床上的鬼王,偏头瞪了他一眼,又急忙转头看着帐篷顶,怒哼一声。

    胡回屈服投降的事,早已在降臣们之间传开,鬼王也略有耳闻。其实他心知肚明,他以前那些所谓的忠臣们早已屈服于萧石竹,只有他自己和鬼倩儿还在硬撑着。

    但胡回得到了萧石竹的重用,又是派他起草《抚民策》,又是让他计算黑龙岛各地城池关隘重建费用什么的。于是,胡回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一只让鬼王发泄愤怒的出头鸟。

    只是胡回就是胡回,他有着治国之能,也有着雄辩的口才,若他无能,否则墨翟也不会让他做堂主,鬼王之前也不会让他做大学士;而萧石竹那有着独到眼光的人魂,也就不会派他来劝降了。

    只见他对鬼王的愤恨视而不见,上前一步又打了个揖礼后,缓缓劝说到:“鬼王,事已至此,垂死挣扎不能扭转乾坤;虽说萧石竹来历尚不清楚,可这个人魂确实是个旷世奇才,将来你我追随其左右,必定能成就一番伟业。良禽择木而栖,你又何必如此?不如降了吧!”。

    “你给我滚!”鬼王还未开口,鬼倩儿便双眉一挑,右手一扬指向帐外,破口大骂道:“他萧石竹就是个魔鬼,刽子手!屠杀我平民,烧毁我城镇,做出涂炭生灵的禽兽之举;你居然为了活命,趋炎附势于这等妖孽!真是不知羞耻,妄读圣贤之书。像你这样助纣为虐,不要脸的老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要是你便早已吞粪自尽!”。直骂得胡回张嘴愣神半晌,才缓过神来。

    “那,那鬼王何尝不又是如此?”许久后,有些心寒的胡回,呆呆的看着双眉剔竖的鬼倩儿,轻声道:“他归附于酆都大帝,在冥界四处挑起事端,带来更多的战火;更于数百年前,曾折磨墨者为乐,又何尝不是禽兽之举?”。说话间已是老泪纵横,语毕,赶忙抬起衣袖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珠。

    “大王,让我最后喊您一次大王吧。”鬼倩儿微微一怔,以不可思议的目光呆望着自己的父王时,胡回已经对着鬼王跪下,忍不住声泪俱下,道:“您若不降,玲珑郡主便是死期将至。花有重开日,鬼无再少年,难道你狠心看着郡主,年纪轻轻的便英年早逝?请您为郡主的生命安全,做一次让步吧!”。

    鬼王闻言身躯一震,呆愣的目光迎上了鬼倩儿惊愕的目光。在他眼中,这个女孩不制止是他的唯一子嗣,更是他的掌上明珠。若如萧石竹是要以她的性命相要挟,什么样的条件在鬼王面前,他也不会迟疑的。

    但今日他却思忖片刻后,才终于微微点头后,咬牙道:“好,我归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