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82】臣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娲和伏羲的及时现身,虽说耗尽了他们最后的一丝神力,却也解开了萧石竹多年来的心结,使得鬼王的摄魂诀对萧石竹再无效果。

    不仅如此,且萧石竹虽然有着人魂的体魄和外形,确是神魂所生,任何神术一旦在他身上失效,往后此术以及类似的神术,都无法在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换句话说,今后从人间到冥界,再无人无鬼可以窥探萧石竹的神识和内心,就连酆都大帝也没法做到。

    四周的场景随着女娲和伏羲的消失而支离破碎,渐渐的恢复成了鬼王对萧石竹进行精神折磨的场景。而鬼王完全没有发现萧石竹消失了一瞬。

    只是见到下一秒后,萧石竹是从地上站起身来,脸上已没了丝毫的恐惧和害怕。取而代之的,是无惧和自信。

    “你很喜欢窥视别人的恐惧吗?”萧石竹冷哼一声,环视着四周的场景问到。话音刚落,他卷起袖子,伸手往虚空中一抓,凭空抓住一缕黑暗,使劲一扯;顿时,鬼王构造出的神识空间支离破碎。

    天煞殿上。

    大口粗喘着,一脸鼻青脸肿的鬼王,站起来俯视着跪在自己身前地上的萧石竹。只是看了一眼,便在他的大臣们欢呼声中面露惊恐之色,右脸嘴角边的肌肉猛然一颤,随之他的整张脸都变得毫无血色。紧接着,他喉咙一甜,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来。

    大殿上的鬼们,纷纷一愣,本还在欢呼着的鬼王国大臣们,突然噤若寒蝉,许久说不出话来。

    就在鬼王口吐的鲜血还未能全部落地时,垂首跪在地上的萧石竹猛然睁开双眼,眼中爆射出一道耀眼金光,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使得本就有些昏暗的大殿在这一刹那间,亮如白昼。下一秒后,他抬头站起身来,紧握成拳的右手,同时对准鬼王的下颌就是一计上勾拳打了过去。

    拳速之快,除了萧石竹自己,在场的任何一个魂魄都没看清他拳头的行进轨迹。出拳之后,便带起一阵凌厉的劲风。

    拳未至,风先到。下一秒后,面部肌肉扭曲而挤成一团的鬼王,被打得仰头高高飞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又往前咕噜咕噜的滚出几圈,直滚到大殿门后才停了下来。

    没人知道,萧石竹的速度和力量是如何做到瞬间提升的;就连萧石竹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见了父母后,他的力量和速度就得到了提升。

    要不是他鬼王是天地煞气所生,有煞气护体,此时已经被萧石竹打了魂飞魄散了;可虽如此,但他也伤的不轻,五脏俱损,浑身剧痛动弹不得!不在床上躺上个十天半个月,是没法痊愈的。

    “我就说吧,我大哥怎么可能被区区鬼王制服?”英招激动的猛一重拍巫支祁的后背,得意洋洋的嚷道:“你看你看,鬼王挨揍了吧;刚才你还瞎紧张。”。

    谁知道巫支祁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只是对着萧石竹,握拳大喊道:“将军,揍他;狠狠的揍他!”。

    “将军威武!”随之,所有的萧家军高举手中兵刃,附和着高喊道:“将军威武!”。野蛮,冲动,原始在这一刻,从他们兴高采烈的喊声中迸射而出,充斥着大殿里的哪一个角落。喊得鬼王的大臣们垂头丧气,喊得鬼倩儿紧张万分,也喊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鬼王心胆俱裂。

    萧石竹缓步走向鬼王,在他身边站定后,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鬼王脸上的挫败感,一字一顿的问到:“还打吗?”。

    躺在地上的鬼王,仰面朝天的望着萧石竹,思忖半晌后,气若游丝地问到:“你是怎么破了摄魂诀的?”。

    “哦,那叫摄魂诀啊。”语毕,萧石竹沉吟片刻后,道:“你勾起我恐怖的记忆,我不再害怕那段记忆你便拿我没法了。”。

    说着他见鬼王眉宇间还有一丝不服,便骑到了鬼王的身上,左手揪住对方的脖领子,右手紧握成拳高高举起,对准鬼王的脸颊,咬牙问到:“服不服?”。话音刚落,便是一拳打在了对方脸上,打得鬼王五官扭曲。

    接着,嘴里不停的问着:“服不服!”。问一声,打一拳,又问一声,又打一拳。打到鬼王口鼻不住地喷血,依旧没有住手的意思。

    而鬼王也是倔强,他宁可去死也不打算屈服于萧石竹;虽说诸侯法中规定,战败诸侯可以提出决斗要求;但却没写着对方决斗要是赢了,战败诸侯就一定要臣服于对方,只有写到对方要是赢了就不算非法侵略。因此,鬼王咬紧牙关忍痛,死也不松口。

    “住手!”眼看着自己的父王呼吸越来越弱,鬼倩儿再也忍耐不住,不由自主的对萧石竹撕心裂肺的大喊到:“我们投降,我们投降!求求您,饶了我的父王。”。说着把双膝一弯,对着萧石竹跪下,一下一下的,重重磕头。

    萧石竹停下了对鬼王的殴打,慢慢的,慢慢的转过头来。

    一双完全赤红如血,眼白布满血丝的眼睛,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盯著正好抬起头来,泪流如雨的鬼倩儿。

    只是一眼,鬼倩儿便被他的目光吓得不敢呼吸。那种饱含在眼中的杀意,是那么的冰冷,让鬼倩儿顿时如临三九天一般。

    片刻后,萧石竹瞥了一眼鬼王,觉得把他打死了也就没意思了。于是松手站起身来,往鬼王脸上狠狠啐了一口吐沫后,沉声骂了一句:“废物!”。

    别说是鬼倩儿,就连英招和巫支祁也感觉到,萧石竹苏醒后变了。虽然他们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可他浑身上下翻腾的杀气却是货真价实的,是如此强大,压得众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也使得大殿每一个角落里的空气瞬间凝固,变得冰冷。

    而他的面目在杀气笼罩下,看上去是那么的狰狞,如上古魔神一般。

    “你们呢?”萧石竹目光一凝,饱含杀意的眼中,迸射出冰冷的目光,朝着鬼王的大臣们脸上一一扫过后,双唇微启,从他的牙缝之中,生生吐出七字:“臣服于我?还是死?”。

    那些大臣们微微一怔,浑身一颤不约而同的跪在了地上,起身喊道:“我等愿意归降鬼母国,归降将军。”。脸上再无了之前的傲气和不服,一瞬间统统成了没骨气的软骨头。

    “很好。”萧石竹把头一点,收起身上的杀气,对巫支祁和英招肃色道:“把他们里面的墨者统统找出来,然后问出国中墨家的据点和成员名单,必要时可以用狠一点的手段也无所谓。”。语毕,转身缓步走出大殿。路过鬼王身边时,他径直的绕开,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萧石竹坐到了大殿外的丹陛上,一言不发的看了看右拳上的血污,又抬起头来,眺望着远方。

    他在扯碎鬼王制造出来,对他进行精神折磨的神识空间时,无意中使得摄魂诀反噬,让他也窥视了鬼王的内心。但因为是此术的反噬,萧石竹并未看到鬼王的恐惧,反而是一件让对方自豪而骄傲的事情。

    正是此事,让萧石竹怒不可解,要不是记得他老爸的教诲,他刚才就已经把鬼王打死了。

    他看到鬼王一直在派小鬼,暗中监视着人间的一切。而在二十年前的一个夜里,他还给酆都大帝修书,内容是减少鬼王国每年对酆都大帝的进贡数额,作为交换,他可以告诉酆都大帝一个秘密——那就是萧石竹,应了谶言的话,体内存在着混沌玄力。

    促使了酆都大帝,派出暗杀刺客,导致了萧石竹从小双亲尽失。

    “本没反你的缘由,现在好了。”他看着远方,怒哼一声。

    就在此时,英招他们正好押着所有的腐烂,从大殿中走出。来到萧石竹身边是,突然停下。

    “大哥,一个名叫胡回的人魂主动交代,他就是墨家的鬼王国堂主。”英招上前,俯身在萧石竹耳边窃窃私语道:“他愿意配合我们,铲除潜伏在黑龙岛和朔月岛上的墨家教徒,但是他有个条件,让你饶鬼王和鬼倩儿,并且给他们一个安身之所。”。

    “胡回?”萧石竹收起怒容,幽幽问道:“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且墨者为鬼王舍命,这事情听得就很有趣,萧石竹突然想见见这个胡回。

    “据他交代,原东城卫指挥将军胡来是他的兄长。”英招此言一出,萧石竹便站起身来,转身打量着身后的那些俘虏们,对英招问到:“是谁?”。

    “是他。”英招一指俘虏队伍中,那个站做书生打扮的男子。萧石竹目光顺着他的手中望去,但见这男子虽灰头土脸,破衣烂衫,脸上却依旧透出一股书生的儒雅之气。与五大三粗,长相凶狠的胡来完全相反。

    萧石竹一言不发的走到他的面前站定后,才开口问到:“我杀了你哥哥,你不想报仇吗?”。既然对方是墨者,胡来应该也是;且墨者消息灵通,对方不会不知道胡来是被自己斩了的。因此萧石竹也没有躲躲闪闪刻意隐瞒,反而是很自豪的说出了这句话。

    好像胡来的命,对他来说无非是草芥罢了。

    “不了,确实我以前是忠于墨翟,但现在我愿意忠于鬼王。”胡回的脸上虽有迷茫,却还是轻轻的晃了晃脑袋,道:“为了鬼王,我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愿意帮你铲除或是拉拢墨家教徒;作为交换,请放过鬼王和他的女儿玲珑郡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