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石竹微微一愣,红着脸挠头道:“干嘛突然说这个,这话......”,他话未说完,女娲已经起身,展开双臂紧紧地抱着他,啜泣道:“让你从小就失去了我们的保护和陪伴,只身一人孤苦伶仃的,对不起!对不起,儿子。”。

    “妈。”萧石竹心头一暖,随之一声哽咽,缓缓抬起垂着的双手,轻轻的抱住自己的母亲,猛吸一下鼻子,以温和的口气说道:“我从未怪过你们。”。

    “夫人,我们时间不多了。”伏羲也站起身来,对女娲说到:“还是快点把后面的事情说完,解开儿子的心结才是。”。此言一出,萧石竹不知为何,总觉得说完前因后果便再也见不到父母了,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不等他说什么,女娲已经收起激动,平复了一下内心后,抬手一点儿子的眉心,一道白光在萧石竹脑海中闪过后,便有一幅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再次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在玩腻了鞭炮后,不顾一切的跑出小院后的画面:他方才离开片刻,时间便突然静止了。风歇树静下,鬼母带着谢必安和范无赦,从地下钻出。

    画面在他眼前继续慢慢展开,栩栩如生让萧石竹似如身历其境一般。紧接着,他看到了身在屋中的女娲和伏羲,察觉到时间被禁止后,缓步走到院中。

    鬼母和黑白无常一见他俩,赶忙一整衣袍,对他们跪下,恭敬的喊道:“拜见人皇,拜见女娲娘娘。”。

    “鬼母,什么事情着急忙慌的?”画面中,伏羲一见鬼母大汗淋漓的紧张模样,紧紧皱眉问到。

    “酆都大帝察觉到了您们生下一个男婴,虽说这孩子是神魂之子,名字不上生死簿,但酆都大帝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已经得知他有着人魂的体魄,却能和混沌玄力完美融合,互不反噬。特派我等前来,暗杀您们一家,以绝后患。”鬼母纠结片刻,还是对他们道出了实情。其后面带坚定地说到:“我等愿意为人皇娲皇牺牲,您们快带上孩子逃走,一切后果由我鬼母承担。”。说着就站起身来,给伏羲女娲让开了一条路。

    女娲闻言一惊,顷刻间已是心乱如麻。要她的命无所谓,但要威胁到她的孩子,她便开始六神无主了。

    倒是伏羲反而镇定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思忖片刻后对鬼母缓缓问到:“若是我们跑了,你们三个必然是死。酆都大帝的性格,绝对不会留下对他不忠的鬼的。更何况......”。

    “羲皇,您不必多言了。纵然是死,我等也一定保全您们一家性命。”鬼母不假思索的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道:“您们快走,我们不能维持太久的时间禁止。在此期间,你们逃得越远越好。”。

    “那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不死,酆都大帝还会派出另一批刺客。届时,我们又该往哪儿逃呢?”说着,伏羲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随手一扬,那些泥土便在空中汇聚凝聚,成了一个小孩,与小时候的萧石竹一模一样。

    “谢必安,范无赦,生死簿的修改就拜托你们了。”伏羲突然对这三个鬼,露出一抹浅显的微笑,似乎已经打定了什么主意一般;接着转头注视着面色慌张的女娲,拉起对方的手,柔声道:“夫人,你准备好为我们的儿子牺牲了吗?”。

    女娲闻言,从慌张中缓过神来的她深知,事已至此逃是逃不了的了,于是便深深望了一眼伏羲的双眸,立刻会意后,把头重重的一点,道:“但是你留下,孩子不能没有父亲的照顾。”。

    “那样酆都大帝会察觉到我的存在,孩子依旧不安全。”伏羲摇摇头,用坚定的口吻否决道:“我们都必须死,才能保证他的安全。”。

    语毕,他不等女娲反驳,便对鬼母再次说到:“芷钰,把你的嗜魂伞借我们一用。”。

    鬼母和黑白无常闻言大惊,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二位若是离世,人间冥界将会混乱不堪,再无可与酆都大帝制衡的古神。”。语毕,他们不由分说的对女娲伏羲跪下,齐声高喊到:“请二位三思!”。

    “神也会老也会死,早死晚死都一样,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伏羲面露淡漠一切之色,微笑着道:“本答应你们,等孩子长大后便带他回冥界,终结地府的乱世的;但现在我们夫妇希望把这个重担,交给你们,交给我的儿子。望你们数十年后,依旧不改初心,辅佐他平定十洲,再次一统冥界,创造一个与我们时代不一样的盛世。”。

    跪在地上的黑白无常和鬼母,默默地流出泪来,却迟迟没把手中的嗜魂伞递上去。

    伏羲轻叹一声,上前一步俯身夺过她手中的嗜魂伞,大义凛然道:“今日,就是实现盘古前辈,留在你伞中谶言的第一步。”。说着他走到女娲身后,胸膛紧贴在对方后背上,将手伸到对方身前,伞尖对准了对方的胸口。

    “你何必定住他们呢?”残留在女娲脸上的随后一丝慌张瞬间消逝,却而代之的是从容和无悔。

    “我了解芷钰,她是个善良的孩子;虽然被迫杀死了不少的古神,却始终不对善神下手。而黑白无常是懂得感恩的人魂,如果不定住她和他们,我两就没法自尽,儿子必将会惨遭酆都大帝的毒手。”伏羲轻轻一笑,偏头看了一眼女娲的侧脸,问到:“准备好了吗?夫人。”。

    “嗯,我会留下一抹神识,在孩子体内,你也必须如此;作为父母,我们已经亏欠他很多了,那就要用我们的神识看着他成长,娶妻生子,看着他儿孙满堂来弥补。若如他遇到危机,我们也能及时出现再救他一命。”女娲把头一点,抬手扶住伏羲那只,握住嗜魂伞却在微微颤动的手,镇定的说道:“夫君,你是睿智的。你的决定,绝不会错,手别抖握稳了。”。他们对话间,黑白无常和鬼母早已泣不成声,奈何自己却被定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娲和伏羲自尽,却帮不上忙,心中万般煎熬。

    “嗯,然后待到儿子去往冥界时,一定能缔造出一个全新的盛世。”伏羲微笑着点点头后,转头对鬼母说到:“请在未来告诉我们的孩子,他不应该为我们报仇,而是应该为人间,为冥界众生谋福祉。这是我们的期望和意愿。”,语毕,和女娲一起用嗜魂伞穿膛。那一瞬间,时间再次恢复,烈焰四起下,两人倒在了火焰中.....

    画面到此,嘎然而止。萧石竹看得默默地流泪,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个带着天地之气的泥人替你而死,随后谢必安和范无赦,暗中修改了生死簿,你本姓风,他们把你改成了姓萧;此事连鬼母都不知道,更别说酆都大帝了。”女娲为他拭去泪水,缓缓说到:“对不起儿子,我们不死就没法蒙骗酆都大帝,却又不问你的意见,把混沌玄力强加到你的身上,让你受苦受罪,还给你留下了心结。在人间的那些年,我们在你体内,看着你过得很幸苦,妈妈也很难受。”。

    萧石竹停止了哭泣,他内心的不安和愧疚,已是烟消云散。于是他垂下头去,对女娲道:“该对不起的是我,你们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而我在人间时却成了个坑蒙拐骗的神棍。我好像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那不是你的错,无非是一种生存手段罢了。而且作为父亲,我相信你在人间做神棍的那些年,看遍了世态炎凉,促使你的成长超乎常人;这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伏羲上前,把夸大的手中按在儿子的肩头,察觉到萧石竹除了伤感外,心中还有一丝愤怒和仇恨,于是稍加思索后,道:“不管你做什么,将来又会变成了什么,我和你母亲,对你永远引以为傲。”。

    “我们爱你。”语毕,他和女娲一起,面露严肃,对萧石竹齐声认真地说到:“也谢谢你,给我们选了一个很好的儿媳妇。”。

    此言一出,萧石竹才顿时想起,画面里父母说留了一抹神识在自己体内,看着自己,难道现在见到的就是他们的神识?而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被他们看在眼中。

    幸福再次回到了他那遗留着泪痕的脸上,他傻笑着道:“你们说鬼母啊?”。

    “是啊,不过这丫头好像缺根弦,至今还没认出你来。不过当年,她也没见过真正的你,不认识也不奇怪。”伏羲低头,在他耳边悄声道:“我们把这段相见化为记忆存于你的心里可好?等你回去给她看看,保准能吓她一跳!”。说完把头仰起,欢快的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大神风范。

    萧石竹也坏笑着,对父亲挤眉弄眼道:“这个可以有;不,必须有。”。语毕,一家三口齐声欢笑。如此其乐融融之象,哪怕只有一瞬,萧石竹也心满意足了。

    “哦,神力快耗尽了。”许久后,伏羲收起笑容,他与儿子对视一眼,便从儿子眼中顿显而出不舍里和惊慌中,看出了这小子的心中所想,于是便郑重其事的叮嘱道:“我和你母亲此时只是一抹神识,神力有限真的该走了;而你体内的玄力超出了我们古神的知识范畴,如何使用掌握,得靠你自己去探究。但是别忘了,任何时候爱的力量,都能驾驭一切,就像天魁星离世时,你的爆发一般。”。

    “那你们能告诉我,要去哪儿吗?”萧石竹眼中的不舍,越来越重,拉起父母的手,再次含泪道:“我不想你们离开。”。

    “我们哪里也不去。”女娲和伏羲看着他眉宇间的紧张,缓缓抬手,用各自的食指,齐齐一指萧石竹的胸口,一同轻声道:“我们会一直活在你的心里,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说话间,两人的身子已经化为尘埃。但他们的话音,却久久回荡在萧石竹的耳边。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对于萧石竹来说,虽有不舍,却也心有满足。

    本无风的空间之中,突然刮来一阵清风,卷起那些尘埃一起,朝着萧石竹迎面扑去。萧石竹微微闭眼,迎了上去,任由尘埃扑打在自己的身上,脸上浮现了如沐春风般的舒适和惬意;伏羲的声音再次从风声中传来:“哦对了,儿子,记得把这段记忆给鬼母看,吓她一跳。你只要把手按在他的眉心,回忆这段记忆她就能看到。”。

    “我知道你们对我说谎了,你们将不复存在。但这是我听过的,最甜的谎言。还有老爸,我回去一定让鬼母看这段回忆。”语毕,萧石竹缓缓睁开眼,面带释怀的微笑,自言自语道:“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谢谢你们赐予了我生命。”,满是幸福的脸上,自信和坚定,无惧再次浮现于他的眼眉之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