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扫完无回关战场后,萧石竹带着萧家军一路高歌猛进,向北杀去;直杀到了鬼王国国都玲珑城南面方才止步。

    而他并没有急于进攻,却是让萧家军们在玲珑城外十里处安营扎寨后,骑着他的睚眦越影站到了辕门外,拉开手中望远镜望着远方景色,观察起鬼王国国都四周地形来。细看之后,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他正身处一片开阔的平原上,方圆百里内无高山也无丘陵,一马平川;放眼望去,四周土地都是焦黑,地上也毫无规则的排列着无数裂纹,大小不一,长短宽深各异,形同龟背的裂纹。除了长得出不怕高温干燥的扶桑神木外,再无其他草木,简直就是不毛之地。

    而出现在他眼前远处,这片平原正中地带的是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大湖泊;萧石竹惊讶的是此湖中没有丝毫的湖水,却灌满了整整一湖的岩浆。暗红的岩浆,在从湖中升起的滚滚黑烟裹挟里,不断的喷涌翻滚。湖面上时而还会冒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红色气泡,不断膨胀到过大后猛然炸裂,又化为了点点岩浆,溅射向四方。

    微风拂过湖面,靠近岸边的岩浆便会一阵翻滚,拍打几次耸立在岸边的怪石,又悄悄的退回湖中去。

    热浪滚滚下,阵阵炙热从湖中散发而出,汹涌上腾至半空之中,使得这片旷野之地上像极了闷热的大蒸笼。就是起阵风,那也是热乎乎的。

    与岛上其他灌满岩浆的沟壑地不同的是,这个湖中虽也是满是岩浆,但湖边四周温度比那些岩浆沟壑周边要热得多外,岸边还立又不少的屋子和院落,环湖而建形成一座环湖城市。但是此城却无墙无郭,这正是鬼王国的都城——玲珑城。

    城中的建筑,清一色的用不惧烈焰高温,遇火而不焚的扶桑神木建成的木屋或是木楼。从飘逸的飞檐到层叠的斗拱,从精雕的门窗再到厚重的墙壁,皆是如此。

    湖心正中,漂浮着一座百余亩左右的圆形小岛,岛上见一座华丽的宫殿;遍地可见带有古色古香的格调金顶和红门。

    环形的宫墙围在小岛边缘,唯有南面城墙上开着一道城门,是出入小岛的唯一路径。而门外有一座巨大的拱桥,也是以扶桑神木为材而建,无墩无柱,横跨湖面之上,直抵南边湖岸上;将小岛与岸边连接在了一起。

    萧石竹心有纳闷,此时他所处之地,距离那岩浆湖的湖岸边尚有十里左右距离,就已经热得浑身大汗淋漓,像做了个汗蒸一般。真不知道这里的百姓,是怎么在这么热的情况下生活数千年之久的?

    尤其是湖心那座小岛,耸立在万顷岩浆炎波中,居然丝毫不受湖中泛起的高温影响。岛上殿堂四周苍翠遍地,阁楼之间随处可见一片鸟语花香,亭台下芳草茵茵间,又有清泉长流,使得整座岛屿看上去就似一块碧玉镶嵌在岩浆中一般。与湖边荒芜的平原,以及那满是滚烫的岩浆湖景色截然相反,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鬼斧神工之妙。

    “陆吾,青木。”惊愕之余,萧石竹把手中望远镜一缩收起后,道:“率两千军士去南面水源处把守,为我军用水提供保障。”。

    “诺。”陆吾和青木应声离去。

    “巫支祁。”萧石竹又指着前面的城市,问到:“怎么明明是鬼王国国都,却穷得连个城墙也没有?这不像冥界城市的风格,倒有几分人间现代城市的模样。”。

    巫支祁常常提到,自己还在是墨者时,便出使过鬼王国,对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还是很的了解。故此,萧石竹才会把他叫来问话。

    “这就是鬼王的高明之处。”巫支祁上前一步,与他比肩而立,目视前方娓娓说道:“城里住着的都是禁军和天魂军的家属,一旦都城被围,守卫国都的禁军和天魂军,为了家人安危,便会奋力杀敌。因此,他根本就没打算修城墙。”。

    这招厉害,无形中以守军家人性命安全相要挟,在敌军进犯之时,迫使守军们以命相搏,便能大大的提高守军的战斗力。如此看来,鬼王确实也不是等闲之辈。难怪他和鬼母同为小国诸侯,却能在这已乱世千载,风云变化莫测的冥界中独善其身,不被大国吞并。

    “他们不热吗?”萧石竹一抹自己额上汗珠,转头看着巫支祁问到。

    “这就是扶桑神木的神奇之处。”巫支祁呵呵一笑,道:“神木枝叶不仅能阻碍热气,还可以散发寒气,缓解神木四周的闷热。且用它建造而成的屋子里,室内能常年保持清凉。”。

    经他提醒,萧石竹也猛然想起,之前在望远镜里看到这城中每间屋舍旁,院落之中都种着叶如桑,皮紫黑的扶桑神木;原来是有这个用途。

    “这东西不错啊。”萧石竹看着自己手心里不断冒出的汗珠稍加思索后,道:“一会带人去缘挖些扶桑神木来,一半种在我军营地里,一半锯成木板铺在帐篷里地上。我可不想我的将士们,还没开战就热得虚脱了。”。

    “对了,可那湖心岛又是怎么回事?”待巫支祁应了一声后,萧石竹又问到:“岩浆之中,怎有如此绿洲?这不科学啊!”。

    “那便是玲珑地,据说是古神一时兴起所造,城中有九口冰泉,按九宫方位排列岛中;就算此地自从冥界天地初开时开始,至今也没下过雨雪,但那九口泉水也未曾枯竭过。”巫支祁稍加思索后,缓缓道:“九口冰泉由深埋地下十多丈处的天然暗渠连成一片,暗渠又贯穿岛下四方,延伸至岛中土下的每一个角落,使得泉水能滋养岛上每一寸土地。不仅如此,泉中还能源源不断的散发出道道寒气,在半空中汇集之后,形成一道肉眼难见的天然屏障,将岛屿笼罩其中,使得岩浆湖的热气无法沁入岛上。而也因为四周温度太高的原因,冰泉之中虽然泉水终年冰凉,却永远不会冻结成冰。”。

    萧石竹耐心的听完这番话后,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他从陆吾英招处得知,扶桑神木不惧烈焰高温,却怕水;有着遇水则枯,其后而腐的弱点。本还想着,等一场大雨降临此地,借助天时搞点事情,可现在看来这招是行不通了。

    “这还真是神奇,我倒是想去见识见识那九口冰泉。”萧石竹此话话音刚落,就见到自己前方不远处,有不少敌军从城中冲出,朝着这边打了过来。

    看来鬼王是坐不住了。

    “准备御敌。”萧石竹一手拉紧缰绳,双脚一踢睚眦腹部,驾着他的坐骑越影掉头往营寨里而去,嘴里说到:“传令下去,将士们只需御敌,不可追击。违令者,斩!”......

    三天后,中军大帐中,除了去保护水源的青木和陆吾外,萧家军的各大千户皆齐聚帐中。除了了解此地的巫支祁冷静得多外,其他各个千户都是面带激愤之色。

    萧石竹踱步从他们身边走过,目光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后,淡淡道:“我说哥几个,今天来又是请命率队进攻的话,就免了吧?这儿本就炎热,给你们省省口水。”。

    这三日来,萧家军与守卫敌国国都的敌军打了大小十余战,每每都是以萧家军无伤亡的胜利而告终,但萧石竹却下令不许乘胜追击溃逃的敌军,这命令让千户们很是憋屈。

    “将军,您还在等什么?”膀大腰圆,脾气火爆和英招有得一拼的玄水千户,便随着他落地话音站起身来,对他拱手行礼后,很不服气的嚷嚷道:“敌军总是在败退,却要我们不追,这是何道理?”,语毕之时,神色比之前更是亢奋了些许。

    “玄水啊玄水,你是不是平日里烤猪脑吃多了?”萧石竹没好气的怒骂一句后,语重心长的道:“难道你没看出来,敌人的每次溃败都是诈败吗?他们每次溃逃时,留下了多少死者?从未过百吧?如此明显的诈败,你还要去追?”。

    他何曾不想快速进攻,来个速战速决。但此地高温不说,鬼王也早已在城中布下了许多用扶桑神木所制而成的床弩,让他萧家军一到此地,以往的优势全都化为虚无,捉襟见肘;冒然强攻,那只会得意了鬼王。

    “您平日不是教导我们,诈败没什么大不了的,只需保持警戒的去追就可以了吗?”玄水闻言,更是不服气了。居然用萧石竹往常对他们的训话,来反驳萧石竹。

    “那也要看情况而定。”萧石竹咂嘴倒吸一口气后,骂道:“这里越是靠近湖边,温度就会越高。在高温条件下,我们的火炮会炸膛,我们的炮弹会自爆,甚至连我们的火铳也会如此;再靠近那就是自掘坟墓。”。

    自从跟了萧石竹后,他玄水次打过这么被动,如此窝火的战斗;玄水越想越憋屈,终于不顾上下级观念,忍不住和萧石竹大吵了起来。

    “我们可以肉搏啊。没有火器,我军的战斗力也不弱,未必不如鬼王军。”玄水把双眼瞪得跟铜铃一样大,用期盼的目光紧盯着着萧石竹。

    萧石竹也憋屈,他也不甘,他也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可他有什么办法,这次天时地利都站到了鬼王那边。肉搏固然可以,但萧家军不是此地的原住民,离开了有扶桑神木庇护的军营后,便会对当地环境很不适应,加上肉搏不但是个无论闪避还是出招,都得快准狠的技术活儿,还是个很费体力的活儿。要全靠肉搏去杀敌的话,萧家军的伤亡会很大,身为主帅的他,可不愿意拿士兵的性命来做赔本的买卖。

    此时被部下一吵,他心中又平添了几分怒火,正要呵斥玄水,就见一个传令兵并未通报就已夺门而入,一路小跑到他身前跪下,后,高声道:“报将军!夏星大人所带主力大军已与我军回师,大人她已过辕门,正从大帐这边而来。”。

    霎时,萧石竹怒火全消,本还阴沉着的脸转怒为喜,哈哈大笑一声,道:“快请!”。

    片刻后,夏星在传令兵的带领下,来到大帐之中。萧石竹笑着迎上去,还没说话便见到了夏星拉着的马脸,接着就见对方对他沉声质问道:“萧将军,您这战是怎么打的?三日前,老臣便接到联络,说您和您的萧家军距离鬼王国国都,已不过十里。可如今您兵临城下也有三日,萧家军却只往前推进了两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