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弩又称床子弩,它是在绞车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是一种威力较大的弩。将一张或几张弓安装在床架上,以绞动其后部的轮轴张弓装箭,待机发射。多弓床弩可用多人绞轴,用几张弓的合力发箭,其弹射力远远超过单人使用的擘张、蹶张或腰引弩等武器。且它可以调节弓的仰角,最大仰角可达五十度左右,是冥界现有的最先进的防空武器。

    但床弩构造笨重,机动性较差,因此一般只有防守战才会用到。

    阿婆能想到萧石竹回来无回关,制定了在此以逸待劳的战略,说明这个女妖魂头脑也不笨;且从前几次的交锋后,她立马想到用床弩对付萧家军的羽人兵,这让萧石竹多少对她这个敌人有些心生敬佩。

    “有床弩在,我们羽民很难发挥空袭的作用。”羽荣微微垂首思索着,道:“空袭一旦失效,萧家军的战力必会大打折扣。”。

    “是啊大哥,阿婆此举很明显,她无非是要请君入瓮。”与此同时,陆吾和英招也走了过来,对萧石竹颌首齐声道:“要不还是等夏星大人率主力大军来时在攻打此地吧?”。

    “看到那个山头了吗?”萧石竹嘴角轻撇,抬手一指远方关隘东面的进山,道:“此山虽地势险要,但高不过数百丈,只要拿下此山,于山顶用虎蹲炮居高临下的轰击关隘既可。”。

    “但阿婆有意在此等你,一定加强了关隘东西两边的进山和贡山的防御。”陆吾面带肃色的看着他,脱口而出道:“山中又多是高崖陡壁,四周也是群山起伏,苍苍莽莽,也算易守难攻之处,就算拿下了也未必轻松。”。

    “所以等入夜才行。”萧石竹继续看着那远方南北狭长,满山绿筠,自成一景的进山,对英招缓缓道:“届时就是巫支祁和你表演的时候了。天魂军不擅夜战,而那山中四处可见的竹林,就是你们最好的进攻掩护,只要不开枪,用刀暗杀,自然不会被关隘里的阿婆发现。”。

    “是的,那儿确实有五百左右的敌军驻守于山顶。”巫支祁从不远处朝着他们这边缓步而来,嘴里说到:“刚才的舌头就是哪里抓的,且防守也不是无懈可击,卫兵基本只安在了上山道路口。而山顶上有十来亩的开阔地,也置有床弩。”。

    “巫支祁越来越厉害了啊,不但悄悄的抓了个舌头,还把地形敌情给摸清楚了。”萧石竹对他笑笑,慷慨的说道:“如果今晚再拿下山头,关破之日你算首功。”......

    入夜后,萧家军悄悄的行军至进山东面脚下停住,待萧石竹一挥手后,巫支祁便带着自己的百十名妖猴兵,从那些峭壁上爬了上去。那巉岩峭壁上,怪石层层叠叠,却难不倒妖猴兵们,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他们便上到了山顶。借着密集的竹林掩护,悄无声息的绕到把守在上山道路的卫兵身后,用抹脖子的暗杀手段,把卫兵都解决掉。随之英招带着两百个先锋兵冲上了山顶,与巫支祁回合后,三下五除二把山顶驻守的敌军统统给解决了。

    萧石竹带着几百士兵尾随其后,抬着虎蹲炮和弗朗机炮随后来到山顶后,微微皱眉环视着四周散落一地的敌军铠甲和武器,沉声自言自语道:“真的有点不对劲,天魂军的战斗力怎么变弱了。”。

    巫支祁把脑袋左右一晃,也有些迷茫的道:“好像是的,今天的天魂军警惕性很差的样子。”。

    话音刚落,就见半山腰处已是四处起火。如今正是冬末春初,此地还是有些天干物燥。一路走来,随处可见山中地上满是枯黄的竹叶,像是一层黄色的地毯铺在山上一样。而此山中别说是泉水,就连个瀑布都没有,除了土石和竹林外,还是土石和竹林。

    山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烈火无休无止地向周围蔓延,小半盏茶的功夫便是连点成线,包围了整座山林,截断了所有的下山去路,朝着山顶肆无忌惮的爬去。

    “大哥!”英招见火势之快,转眼距离山顶不过只有数十丈距离,眼看大家就要被烤熟,便大叫道:“不出你所料,果然是火攻!”。语毕咬牙切齿的瞪着山火,眼中迸射出比烈焰更毒的愤怒!

    此地除了萧家军就是阿婆率领着的天魂军,萧家军自然不会自己坑自己人,点火的除了阿婆和她的天魂军外,还能是谁?

    说话间那些发了疯似的熊熊大火,继续随风肆无忌惮的四处乱窜,张牙舞爪地吞噬着所过之处的一切;火光烛天下,烈火距离山顶又近了几丈!

    “别慌,去架好虎蹲炮,和弗朗机炮。对贡山守军和关隘敌军进行炮击。”萧石竹不惊不惧,举头看了一眼竹林上的天空,眼含自信的淡淡一笑,道:“马面的火攻,马上就会失效的。”。

    “是!”英招应了一声,便带着士兵去准备了。

    萧石竹巫支祁也带着自己的妖猴兵,把以山顶为中心,方圆十五丈内的竹子和灌木统统砍掉,在再山顶边缘挖出一条环形沟壑,以作防火沟。

    片刻后,待在进山顶部的萧家军们已经架好了火炮,无视步步逼近的山火,开始了有条不絮的炮击。

    炮声轰隆,炮弹如雨,落在了对面的贡山和山下的关隘里,轰隆巨响随之想起,此起彼伏连连不断,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惨叫声。

    而在关隘中的马面阿婆,前一秒还正一脸得意的哼着小曲,慢条斯理的品着自己手上的香茗。

    她设下床弩,也在关隘两边安排了几百士兵做防守,却又故意交代士兵们,被萧石竹抓住后一定要告诉他们自己带着床弩在关隘等他,为的就是把萧石竹引入被烈火烧山圈套。

    她料到萧石竹在得知关隘里有多数床弩后,一定会先取进山或是贡山,且萧石竹深入敌境,不可能带着打量的滚石檑木,拿下这两座大山也那她没法。若想用羽民空军,她便用床弩招呼羽民们便是了。于是她等着萧石竹拿下进山或是贡山后,就对其进行火攻,妄图用大火把萧石竹和他的萧家军活活烧死在山上。

    但她却忽略了一点,萧石竹是没有滚石檑木,但有可以曲射的虎蹲炮,且是被赖月绮改建过的,射程从原有的一百五十丈增加到了三百丈;而萧石竹也不会傻到带着所有萧家军,一股脑的往进山或是贡山山头上去。就算阿婆的计策成功了,被大火困在山顶烧死的,也无非是一小部分萧家军而已。

    爆炸声响起时,阿婆脸上的得意瞬间僵住;随着屋子左摇右晃,又化为了惊愕。

    阿婆愣了几秒后,把手中茶杯一摔,起身冲出屋子,站到了关隘的城墙上。随之就见四周尘土飞扬,爆炸四起,箭楼多成了废墟,城门楼子已塌了半边,砖瓦房梁在爆炸中接二连三的起火。架在关隘里的床弩,不少也在炮弹的攻击下化为了无数的木屑。

    浓烟弥漫中,四处可见天魂军们面露惶恐,手足无措的四散而逃,躲避着从天而降的炮弹攻击。可抬头望着空中,却看不到半个羽民的身影。

    “哪来的空袭?”阿婆怒喝一声。

    一个幸存的士兵朝着她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指了指关隘东面的进山后,大喊道:“是山顶的炮击。”。

    眼看着天魂军们在爆炸中一片片的倒下,阿婆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愤愤转头看向东面,但见进山之上大火熊熊后,愣愣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山火围困下,萧家军居然没有被烧死?”。

    趁着正在关隘中一团乱时,青木带着一百多萧家军悄然来到了关隘南面。而陆吾则带着另一支萧家军,摸到了关隘北面,打算给无回关来个南北夹击。

    这两支军队除了带着不少的火龙出水外,还带着制作精良的牛筋弹弓和竹制雷管,每根都有一尺来长,拳头粗细,像极了一个个大炮仗。

    这是赖月绮为萧萧家军准备的杀手锏,根据开花弹改进而来;携带轻便能加快行军速度不说,且爆炸开来范围不小,唯一的缺陷就是威力有点弱。

    可萧石竹是一个现代人魂,他在回忆在人间时看过的电视剧剧情后,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办法,解决雷管威力不大的问题。他把雷管们三五个绑在一块,然后再把引线总连在一起后投掷到敌军头上。

    只见这些萧家军们分成二十排,在关隘前不远处站定,盾牌手们蹲在队伍前面,用盾牌护住自己和身后的伙伴,随后跟着的是手持迅雷铳的枪手,负责对付把守在关隘门前的敌军。最后面的十排士兵手持火龙出水,对准了关隘的城墙。而夹在中间的,则都是拿着弹弓的士兵。

    若是白天,关隘又无大乱的情况下,里面的天魂军一定会看得莫名其妙;不知萧家军带着弹弓来是否是要打鸟?

    很快,在火龙出水飞向关隘城墙时,夹在队伍中间的那些萧家军也不约而同的拉开了自己手中的牛筋弹弓,瞄准了城墙上的城楼和垛口。只是他们手中没有石子,而是三五个绑在一起的竹制雷管,引线已被点燃。

    萧家军便没有急着松手,而是等雷管头上的引线烧了三分之二后,才把手一松,拉开的皮筋一放,那些本还挂在皮筋上,引线发出滋滋连响的雷管,便呼啸而起朝着关隘疾射而去,像一群飞起的麻雀,落到了关隘上空。

    霎时间,雷管们凌空爆炸,短促连续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从雷管爆炸中迸射而出沙石和小铁片,带着死亡四面横飞,本就四散而逃,躲避着山顶不断落下炮弹的天魂军,再也无法找到个安全死角。很多敌兵同时被几根雷管直接命中,落得个血肉模糊的下场。

    一根雷管是没太大的威力,但三五根一起爆炸那杀伤力就非同一般,再加上火龙出水接二连三轰击,使得本是稳固关隘城墙已不堪负重,墙体上出现了不少的裂痕,迅速的朝着四周蔓延,渐渐逐一坍塌。

    运气不好的阿婆正要组织防御,身子便猛烈的左摇右摆起来,她脚下的墙体也出现了坍塌。猝不及防之下,她一个踉跄站立不稳,身子一仰往后倒在地上。不等她爬起来,身下城墙开始碎成了无数的破砖,就像没有了骨架的躯体,突如其来的倒塌。

    尘土激扬间,阿婆的身子随着无数瓦砾和碎石,猛然落下。

    惶恐之余,阿婆看了一眼进山,但见山上依旧火光冲天后,也稍微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样,也能烧死不少的萧家军了。

    可紧接着,她也看到夜幕下的天空中,乌云在她头顶汇聚,凝聚在一起后,缓缓的旋转成了旋涡状。雷电似银色长龙在乌云间翻滚,映得黑色的夜空里时暗时明。

    看着样子,一场不小的风雨即将来到。

    阿婆还没来得及心头一紧,已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后背落在了一块长形石条上,疼得阿婆一声闷哼,随即她把头一偏,晕了过去。

    一丝鲜血,从嘴角渗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