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66】夜游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可是大哥,这样一来就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其他部将闻言,皆是摩拳擦掌,唯有陆吾皱皱眉,疑问道:“以现今鬼母国的实力来看,拿下鬼王国可以,但对玄炎洲各诸侯国开战,那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更何况,一旦过于强大还容易招惹来酆都大帝。”。

    “穷人有穷人过日子的办法,富人有富人的招。咱们只要步步蚕食,既能慢慢壮大。先弱后强,远交近攻,边团并其他国家边高筑墙,广积粮。且鬼母国百年没有大战,财力充实,街上随便拉住个穷人,家里也有十多两银子的存款,因此财力不是问题;唯独缺的是人力和物力。”萧石竹摆摆手,轻蔑的笑了笑后,道:“再说玄炎洲各国也不是天下无敌,共工亦是如此;他厉害的只是战船和水战,只要毁其战舰,他就是个渣。至于酆都大帝,我研究冥界史发现,只要你按时按量的进攻,不称帝,他一般不会拿你怎么样。”。

    “你有详细的计划吗?”陆吾闻言,思忖着微微颌首后,又很是谨慎的问了一句。

    “目前暂时没有,因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鬼王国而不是其他。”萧石竹摇摇头,道:“且我要你们把萧家军在出征之前,训练成一支更强大且又更恐怖的虎狼之师;这是争霸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

    “是!”众部将又立正站好,对他齐声喊到。

    “那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去鬼王国啊?”片刻后,英招搓着手上前,对萧石竹用颇有埋怨的口吻说道:“上次你可就没带我去了,这次可不能再把我落下了。”。

    “这次是全军出击,少了你这个先锋将军,谁给老子去打前锋呢?”萧石竹哈哈一笑,对众部将调笑道:“看把英招急得,这又不是去吃席还是入洞房,把他给忙的啊。”。

    “哈哈哈。”其他部将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英招则面带尴尬的挠挠头,又问到:“那什么时候出发啊?”。英招虽勇猛有余,谨慎稍有不足,却也深知趁你病要你命的硬道理。此时鬼王国水师和港口尽毁,主力大军只有天魂军尚存于世,其他的不是在上次大战被消灭,就是已被鬼母军俘虏了。这是鬼王国最虚弱的时候,也是征服它的最好时机。

    “别急啊,等几天。”萧石竹自然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却还是抬手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都先坐下后,才转头看着英招说到:“你得等你大哥我把婚事给办了,帮你娶个嫂子后,就带着你们去踏平鬼王国。”。

    “婚事?”众部将闻言纷纷一怔,一道道疑惑的目光从他们眼中射出,齐刷刷的投到了萧石竹的脸上,片刻后同时好奇的对他问到:“和谁啊?”。

    萧石竹把二郎腿一翘,把玩着套在自己左手拇指上的那枚鹿角扳指,自豪的道:“鬼母。”......

    十五日后,辛巳日,宜婚娶,祭祀,祈福。萧石竹不明其理,这是人间的把戏,怎么冥界万鬼也信这个?

    但今日,朔月岛上却是举国欢庆,处处可见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今日,朔月岛的国主鬼母就要真的出嫁了。这事在朔月岛上,乃至整个冥界,都不仅仅只是个值得庆祝的事,还是一个新鲜事。

    大家几乎都只听说过国主娶亲,却从未听闻过出嫁一说。喜庆之余,这门婚事也成了民众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家纷纷猜测,倒底是谁这么有本事,能俘获鬼母那铁石般的芳心?可在得知是萧家军主帅,保护了他们避免敌人屠杀的“战神”萧石竹后,却又都纷纷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一番后,皆是说这是郎才女貌!绝配!

    今早,天方才亮鬼母便起了床,在辰若等一干宫女的帮忙下进行了沐浴后,精心打扮了起来。

    辰若将她长长的头发挽起,在为她戴上了庄重精致的凤冠。那凤冠上缀九龙四凤,大花、小花各十二树。余下的头发低垂额前,梳成整齐的刘海,发下挂着皁罗额子,呈长方形,饰有描金云龙纹样,在底边处缀光彩照人的珍珠二十一颗,两侧各有系带一根;有着明眸皓齿脸颊上又贴上珠翠面花五事,再耳带珠排环,显得她是那么的典则俊雅。

    而她的身上则套着一件双层红色锦织广袖衣,衣身上用金丝织有华丽夺目的翟纹十二行,每行用翟十二对;每个翟纹上下间又饰以小轮金花四个,每朵金花花蕾处都镶着一颗珍珠。而领缘织有黻纹十三个,袖口边缘处饰金织凤凰纹样。再外披一件红色直领对襟式宽袖褙子,又在肩背之间,披着一个绣有九凤的霞帔;那些凤凰展翅昂首,好似活了一般。

    腰下穿着一条绣以花鸟图纹,另在两边镶以金线的长裙;裙上前面正中处绣出一幅龙凤飞天,于祥云之中戏珠的图案。腰间细褶数十,裙幅则有十二,绣满水纹,加上裙幅底下缀以无数小铃,动辄长裙如同水波涟漪一般,一折一闪间,异常美观。

    裙外楚腰间又带缀双色拼成的系带一对,一半青一半红,垂带末端一截则为纯红,与围腰部分连成一体;围腰在开口处有祖母绿纽扣一对。上系挂着玉佩两组,为脂白色略泛青色,质地细腻滋润,油脂性好,几无绺裂;端的是滴露玲珑透彩光,映的满室皆是辉。上刻龙凤呈祥图,构图均衡、对称,极富装饰味。

    最后穿上一双精致的绣鞋,这一切便穿戴整齐了。待辰若再给她描了描眉,她自己再轻抿口红纸后,虽是淡妆却也是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甚是迷人。

    身姿曼妙的她在配上那些光鲜亮丽的锦罗玉衣,使得她更显雍容华贵,一颦一笑中仪态万方,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美,倾国倾城。

    而萧石竹今日,也是换上了尚衣监为他赶制出来的玄色宽袖衣和纁裳,头戴九旒冕冠,腰环狻猊皮革带,挎着灭月剑,下身套着锦缎黄蔽膝,脚履赤舄,腰带一对龙凤呈祥图的玉佩,材质和鬼母腰间那对玉佩质色一模一样,也是上好的羊脂玉。

    且用刺绣的方式,以各色丝线于玄衣肩部织出日月和龙纹;背部织星辰、山纹,袖部则织火和华虫以及宗彝纹。又在纁裳上织出了藻、粉米和黼、黻图纹各二。

    虽说这些层层叠叠的衣服,让萧石竹很不适应,自从穿上这身后,他不止一次的感叹还是人间婚礼的西装轻便;但吐槽归吐槽,此时他却在外庭中,兴致勃勃的指挥着鬼奴们装饰天德殿外部。

    穿戴整齐的夏星,带着一个个头虽然不高,一双丹凤眼眸似水般,身着齐胸襦裙的清秀少女走了过来后,面带焦急的对萧石竹急声道:“将军,今天可是您的大喜之日,怎么自己在这儿玩起来了?”。

    “打发一下时间而已。”萧石竹转头,看着她愣愣问到:“不是吉时还没到吗?”。

    “是大典的吉时未到,不是迎亲的。”夏星一跺脚,赶忙转头对身边那少女道:“冬月,快,送将军入内庭迎来吾主。”。

    “诺。”那少女,或者说四大女官之一的冬月应了一声后,碎步走到萧石竹身边,柔柔俯身先对他行了个万福礼后,道:“将军,请!”。

    “她不能自己走出来吗?”萧石竹埋怨着,转身往内庭方向而去;冬月看了夏星一眼,赶忙跟了上去,嘴里对萧石竹不急不慢的说到:“将军,是您自己前几日在天德殿上,当着百官的面宣称的不做国主,只做吾主的将军。您要做了国主,就该吾主主动走出内庭了。”。

    “好吧。”萧石竹咂咂嘴,有点无奈的到;随后扭头瞥了一眼身后紧随着的冬月,道:“以前没发现你挺能说的啊。”。

    冬月抿嘴一笑,沉默不答。

    他俩一前一后的来到万象宫中,只见鬼母已打扮好了,正手捧着用红绸扎成的牡丹花绣球,在大殿里等候着她的如意郎君。

    萧石竹一见,便是一怔。今日的鬼母比他当初初见对方时,还要美若天仙。花容玉貌间透出千娇百媚,仙姿玉色里透出一国之主的端庄大气,如无暇白璧。

    “看傻了?”鬼母见他膛目结舌的站在前方不远处,迟迟不上前迎接自己,便嗔怒一声后,又原地一旋,对着萧石竹轻轻眨眼,娇声问到:“好看吗?”。

    “好看。”萧石竹缓过神来,猛吸一口口水后,大步上前在鬼母身前站定,拉起她的手来,深深的注视着含笑看向自己的鬼母。

    “将军!”冬月追了过来,不由分说便是一把把他的手从鬼母手中拉出,呵斥道:“按礼节,您得拉着绣球另一头的红绸。”。

    “喂!”萧石竹瞪了她一眼,咂嘴后愤愤道:“大姐,我们是合法夫妻,拉下手怎么了?”。

    “现在不行。”鬼母闻言,嗤嗤一笑;而冬月则是毫不退让,双眼迎上了他那饱含不满目光的眼睛,厉声道:“得祭祀天地,拜过古神牌位,诏告群臣百姓后,您们才算合法的夫妇。”。

    “麻烦!早知道就不让你做主婚人了。”萧石竹心不甘情不愿的拉起红绸,接着换出一副阿谀奉承的笑脸,对冬月乞求道:“大姐,商量个事呗;简单点现在我们就入洞房可以吗?”。

    鬼母闻言,捂嘴弯腰嘻嘻笑着,但萧石竹的话却换来了冬月板着脸的冷冷一句:“不行。国主大婚不能马虎,一切都得按礼仪来。”。

    就在萧石竹去内庭迎接鬼母之时,一个不速之客也手持金制三尺长杆,上缀九重麒麟尾毛的节杖来到了小虞山城,正朝着鬼母宫而去。

    来者是一个人魂,相貌是约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四尺左右身高,上宽下尖且额骨高凸的小脸颊上有着尖鼻子三角眼,一头绿发披散着,浑身肌肤赤红如火。他的前后左右,还跟着十五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乍看之下他们还真像十六胞胎。

    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队士兵,各个皆是个头一般,七尺来高。身着重甲,头戴凤翅盔,披着黑色长披风,面部又带着一个青桐恶鬼面具。都是手持长戟,腰胯仪刀,威风凛凛。为首两个士兵则手举一面黄色长方形旗帜,用龙毛做的装饰,旗面上又以九色丝线绣出九条蟠龙。

    这一行鬼来到鬼母宫前,便被门卫禁军拦住。那手持节杖的小矮子顿时怒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没见到老子手中抬着酆都大帝的节杖吗?”。

    禁军的百户定睛一看,那确实是酆都大帝九重麒麟尾毛节杖没错,但却没下令放行,而是不卑不亢的问到:“敢问来使尊姓大名?”。

    “夜游神!”那小矮子趾高气昂的嚷嚷着,拔起腿来,带着自己人往前拨开禁军,就要硬闯进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