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646】出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细雨蒙蒙,随着天地间的阴风斜斜落地,在轩辕城中带起一片灰蒙,也在天地之间带来了初春时,还有些刺骨的寒意。

    这样的天气,城中大多数的鬼兵都只愿意窝在军帐和营房中,喝上几口热酒,在来几块香喷喷的烤肉。

    长时间无统兵鬼才的管制,让驻扎在凤麟洲中,原本凶悍凌厉的酆都军都松懈了下来,战斗力急速下降。

    一旦天气不好的时候,在凤麟洲中的酆都军们想的就只有窝在自己的营房中。

    但是甘将军此时已是此地最高军事指挥官之一,对这些鬼兵们还多少能有些节制。他一声令下,身边那些鬼兵也不敢抱怨,赶忙都收起了回营休息取暖的念头,应了一声就转身而去,召集兵马,按甘将军的要求,向着城外四面八方去搜索泰逢去了。

    不一会后,轩辕城中热闹嘈杂了起来。酆都军中的兽魂骑兵们接到命令后,纷纷冒雨出动。种类不一的兽魂在城中街巷上飞速疾奔,疾风一般冲出了城中,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风雨之中,兽魂的蹄子和爪子在泥泞的城中,溅起了无数的泥水。

    酆都军的步兵鬼兵们,也在转眼间就已集结完毕,紧随着骑兵们冲出城去,向着四面八方散开,再次在城外的带起了一道道飞溅的泥泞。

    转眼过后,轩辕城中的驻军三去其二,纷纷按命理结伴出城,杀向了城外四周各处山林平原,乡村小镇和农田药田之间,找寻着泰逢的踪迹。

    空骑兵们驭兽飞上了半空,从空中透过雨雾,对地上进行了搜索。但春雨却又过于的密集,使得他们放眼望去,除了一片雾蒙蒙后的依稀景色外,其他的都很看不清。

    索性也就是做做样子,在空中悠哉悠哉地盘旋着。把主要搜索的任务,都交给了地面上一步一个泥脚印,在风雨中步履蹒跚的步兵和骑兵们。

    甘柳二将登上了轩辕城南门上,站到了城门楼子前,俯瞰着城外的风雨,以及在风雨中散开,四处搜寻着泰逢的鬼兵们。

    放眼望去,城外除了雨帘密集外,鬼兵也不少。星罗棋布一般,洒在了城外各地。而大军出城后,城中的鬼差和巡逻队们也忙碌了起来,开始挨家挨户地搜寻起泰逢来,扰得城中鸡犬不宁。

    柳将军倒是没了怒色,脸上多了些许平静。如此大密度的搜索,不管是泰逢躲在城内还是城外,都会很快被发现的。

    且他已经派出了手下驿卒,骑飞快兽魂赶往轩辕城四面八方上的各城各乡镇,让当地驻军尽快在各路要道上设卡。

    同时各地驻军,也开始搜寻泰逢。

    柳将军自认为,天罗地网已经布下,泰逢已是插翅难飞。却不知泰逢根本就没逃,反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就在酆都军们在甘柳二将的指挥下,大张旗鼓地在轩辕城内外,密集的搜索泰逢而死的城中嘈杂连连不断时,城中地下三丈处,一条埋藏在土中岩石间的暗道里,倒是安静得很,全然没有喧嚣和吵闹。

    寂静的暗道,高不过才有半丈左右,宽也与高相等,但却很长,前后都看不到尽头,似乎是横贯在了轩辕城的地下一样。

    而这么空荡的暗道之中,稍微有点响动,都能带起很大的回声。

    在暗道之中某一处,一盏孤灯立在了地上,豆大的火苗照亮了四周半丈左右之地。泰逢跟着四个暴雨铳和腰刀一直没有离身的九幽国玄教教徒,围坐在了这盏孤灯四周。

    他们一边啃着手中的肉干和大饼,喝着手中水袋里的清水。比起在地上风雨中搜寻泰逢的酆都军,他们倒是安逸得很。

    酆都军和甘柳二将,是绝对想不到他们要找的泰逢,就在他们脚下的地里的。

    酆都军和甘柳二将,都早已以为他们填平了城中地下纵横着的暗道,但却不知,在他们以为高枕无忧时,玄教教徒已然悄悄地把暗道,从城外修了进来。

    因为是从城外,没有酆都军驻守的地方悄无声息的修进来的,所以城内城外的酆都军,都没有察觉。且城中的出入口,全部都安置在不显眼又容易被忽略的地方,酆都军在城中抓了几次内鬼,都未曾发现这些暗道的入口处在哪里。

    比如昨晚,玄教教徒带着泰逢进入暗道的入口处,就是城中一处窄口的水井中,井口下的石壁上。

    入口处与井中石壁,完全一样。而隐秘的入口,也被设计成了可以翻转活动石板,可以不费力就轻轻地推开。且因为入口的外观与井中石壁一模一样,别说是就算在井上看个半天,就算是下到了井中,没有知根知底的鬼指点,也看不出这井中光滑的石壁上有着暗道入口。

    且这暗道之中,还遍布着机关和镶嵌在石壁上的暗格。暗格里存储着生活用品和武器,且在城中地下四通八达,形同迷宫。比当年墨翟修建在酆都城下的暗道,还要设计精巧,坚实牢固。

    从设计之初开始,这些暗道即是为战争准备的,也是为避难准备的。不熟悉其中地形之鬼,贸然进入其中只会迷路后死在陷阱机关之下。而躲在其中的鬼们,则可以靠里面存储着的大量武器和生活用品,长期生存下去。

    如此隐秘的入口,精巧的设计和高明的手段,让泰逢看了都不得不服,九幽国的各方工艺已远超于北阴朝和地府中诸鬼国,看来不是空穴来风的传闻。泰逢这活得越久越是固执的老鬼,都不由得不再过于的固执,开始反思了起来。

    为何北阴朝之前一直在对九幽国的战争中,连连失利。除了北阴朝在地府中造孽太深,不得民心等因素之外,北阴朝不思进取的原因更是连连失利的首要原因吧。

    但九幽国一直在改变,不断的进步,让九幽国能在战争中,极大的提升胜率,减少伤亡,加重敌人的死伤。

    想着这些,泰逢不由得轻叹一声,心底已开始觉得,酆都北阴朝和酆都大帝,都没得救了。

    “泰逢大人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难道是干粮的口味不好?”为首那个威武雄壮,皮肤黝黑但却站着浓眉大眼的玄教教徒,听闻泰逢的叹息后,口吐粗声地问到。

    这个玄教教徒本就长得一副凶相,又不太会笑,问起话来虽然是关心一下泰逢,但听上去看上去,他反而有些像是在质问一样。

    好在泰逢和他们相处了几个时辰,也算知道了此鬼的性格,并未在意,只是淡淡一笑后答道:“不是,只是觉得在这里有点闷,叹口气来缓解一下无聊罢了。”。

    “其实我们也知道干粮不好吃,但此时出去不妥,甘柳二将很快就会发现你逃走了,展开大规模的搜索,现在出去总会遇上搜索队的,根本逃不了。”那个教徒拿起了另一片肉干,又咬了一口后,边咀嚼着硬硬的肉干,边含糊不清地说到:“而且,我们还得有时间去伪造一具你的尸体,足以以假乱真的尸体。”。

    “尸体?”泰逢一听,微微一愣后,费解的目光随之迸射而出,朝着那个和他对话的玄教教徒直扑而去。

    “嗯,用假的尸体来塑造一个你已经离世的假象,否则凤麟洲会一直戒严下去,你也逃不出凤麟洲的。”话匣子打开了就一下子收不住。但那个玄教教徒也只是索性在可以暂时告诉泰逢的一些事情范围内,给他多说了几句:“而你的尸体会再次迷惑甘柳二将,让他们都认为死了而放松警惕,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离开凤麟洲了。”。

    泰逢闻言,默默地啃着手中大饼沉思了起来。他思索着不断地模拟着玄教教徒们的计划;许久后,已然反复推敲了三五遍,钦佩之情更是不减反增。

    以泰逢对甘柳二将的了解,这两鬼打战时冲锋陷阵却是凶悍,骁勇异常。但是做其他的事情,却是智小却又谋大,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鬼,容易有的通病他们都有。

    这样的鬼,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反而容易被蒙蔽。

    只要有一具泰逢的尸体,那他们就一定相信泰逢死了。问题在于,泰逢如果不死,哪来的以假乱真的尸体?

    想到此有些心有余悸的泰逢,用警惕的目光看向了与他对话的那个魁梧人魂。

    那人魂一见他面带警惕,稍加思索便知泰逢想些什么,于是赶忙对他说道:“泰逢大人别想歪了,我们既然救了你,当然会保全你的鬼命;至于那尸体,肯定是用其他虎妖伥鬼的尸身做成的。而且是用,酆都军中的伥鬼,你大可放心。”。

    如此一说,泰逢顿时松了一口气,也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既然九幽国鬼救了他,再杀了他等于脱裤子放屁,没有意义的。真不知道他自己方才是怎么脑袋短路了,尽然会为自己的安危担忧起来。

    “是我小人之心了。”自从被捕至今,泰逢第一次爽朗地笑了起来。

    “泰逢大人你连日受惊,这也正常。”那鬼也不介意,说完此话笑了笑,天生不习惯笑的他,但却表情很是僵硬,并不自然。

    话音才落地,身后就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其他几个玄教教徒赶忙放下手中食物,站起身来把背上暴雨铳取下,握在手中。

    不一会后,在烛火波及不到的黑暗中,走出了两个玄教教徒,在烛火边上的诸鬼,都暗中松了口气。

    才走过来的玄教教徒,掏出了令牌自证身份后,对之前和泰逢对话的那个魁梧人魂,说到:“城中搜索已经完毕,酆都军已朝着城外搜索而去了,凌晨时分,你们就可以顺着暗道出逃了。”。

    “嗯。”那个魁梧的人魂微微颌首后,对来鬼问到:“用来制造假现场的尸体,也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做好了。”来鬼随之微微颌首,点头间说到:“不出一天,洲内的戒严就会取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