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638】识时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阴风旋转而来,带起阴寒阵阵,吹动了荷池里荷叶,翻起了一道道绿波。

    萧石竹把手中剩下不多的饭团,放水池里一扔,接着拍了拍手,把指尖的米粒都给借此抖落到了池中。

    水里的横公鱼们一起朝着这边游弋了过来,争先恐后地扑向了水中徐徐下沉,沾水就缓缓散开的饭团。

    鳍尾扑腾下,横公鱼们的尾巴在水里连连一刬,就溅起了跳跃的水珠无数。

    鬼母说的没错,黄泉海的制海权,基本已在九幽国的手中。或者说,整个东夷洲的海岸线都已经被共工和共渊的水师所控制。

    海路对于东夷洲中的九幽国军来说,是现在最安全的补给线路;东夷洲中的其他鬼国,自从北阴水师匆忙撤退后,就已无实力与九幽国在海上争锋。沿海进兵,可以以临海港口建立补给线和补给点,为北上的九幽国军源源不断地输送物资。

    萧石竹顿时恍然大悟,思路被鬼母这一点拨后也豁然开朗起来。

    像他这样聪明精明的人魂,那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时不时地会自信过头,陷入当局者迷,来上个糊涂一时。

    今日要不是有鬼母这句话,他怕是到日落之时,也想不出个办法来,一直会在多路出击而补给线太多,没法统一调动的思维死胡同里打转不停。

    “而且如今的六天国乱成一团,军心动摇,我们也不用投入太多的兵力,就能把他们占领的城池攻克,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的。”顿了顿声的鬼母,继而说到:“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这种一盘散沙的溃兵穷寇,有何不可......”。

    她话没说完,心结有如云开雾散一般解开了,欣喜不已的萧石竹已转身与她对面,不等鬼母反应过来,萧石竹已经抬手起来,紧紧地捧住了妻子的脸,狠狠地在妻子额头上啵了一口,心花怒放得像个孩子一样,兴高采烈地嚷嚷道:“爱死你了。”。

    忽如其来的一吻,和那一声嚷嚷,倒是让鬼母登时就愣在了原地。就在她面红心跳顿起时,萧石竹已绕过了她,大步走到了曲桥桥头,对立在桥头边上的青岚,朗声下令道:“速去速报司找神骥,让他立马传令给东夷洲胡回,让胡回和姑射神女在洲中东北线战场上建立防线,原地休整阻碍扶桑国,飞头国和雷泽国的西进。若雷泽国不退兵,出现在前线战场上参战,就让林聪立马青木郡发兵,突袭雷泽国南边边境,成绩把雷泽国土地给吞了。而羽荣玄水,还有朱亥吉殇集中兵力,向着六天国西南迂回进攻,沿着海岸线一路打到六天国西北,把沿海补给线在战斗中快速建立起来。”。

    那青岚一言不发地拿出自己的笏来,提笔在笏上把萧石竹所言,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来。

    顿了顿声,萧石竹继而说到:“共工水师和君子港里的黑无常一起,把海上运输线立刻建立起来,保证玄水羽荣和朱亥吉殇大军的后勤补给。”,说话间,更是兴致盎然,不由得眉飞色舞起来。

    他话音落地时,青岚已经停下笔来,把手中写满了蝇头小楷的笏,递给了萧石竹核实一下。

    那萧石竹接过来笏,目光上下这么的一扫,一目十行地看了看笏上内容,确认无误后把笏交还给了青岚:“速去发了。”。

    青岚应了一声,转身疾步而去,如疾风一般飞奔出了绝香苑。

    缓过神来的鬼母,也在此时走了过来,站到了萧石竹身边,伸手往袖中一阵摸索后,摸出了一道行文来,递给了萧石竹:“白无常派人送来都城的行文,你的老丈人来了。”。

    “已经到了云梦洲了吗?”萧石竹随口问着,展开了手中的行文,又是草草扫了几眼后,将其合了起来。

    “嗯,你派出的玄教教徒们正在护送他们前往玄炎洲。”鬼母把头一点,欲言又止片刻后,还是对丈夫缓缓问到:“至于涂功奇的罪行,你打算是他们一道玉阙城就公布,还是等谈判后再公布?”。

    萧石竹没有急于作答,而是转身面朝荷池,注视着池中阴风拂过的莲花,沉吟了起来。

    阴日已是东落,玉阙宫中所有水池水渠和溪河泉流,都弥散出了淡淡的阴气,形成了一股股白茫茫的烟雾,贴着水面慢慢地游荡着。

    萧石竹眼前这一荷池上,也不列外。阴气迷茫下,在池面上带起了一片朦胧。荷莲隐没其中,若隐若现,忽有几分仙境的味道。

    对于萧石竹来说,如果展开增援东瀛洲的行动,就等于他马上就要开始争夺东瀛洲的战斗,那就需要时间去做充足的准备,才能提高胜率。更何况涂功奇这人魂,是个野心不小的鬼,萧石竹可不想把他留在谈判桌上,以免到时候自己在谈判桌上没法多占便宜。

    想到此,萧石竹忽然下定了决心,涂功奇不能让他再苟活太久。

    “就入城之日,为来使们接风的宴席上公布吧。也好杀杀青丘狐国鬼使使团们的锐气,对往后的谈判多占一些优势。”萧石竹没有回头,继而背对着鬼母,注视着眼前的荷池缓缓说到。

    一旦把涂功奇的罪行公布,那涂功奇必死无疑。要求着九幽国的青丘狐国,是断然不会包庇涂功奇的。只要萧石竹下了狠心,决意要处死自己的丈人爹,那青丘狐国也必然无话可说。

    鬼母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在决定,务必处死自己的泰山岳父的那一瞬,会流露出一个什么样的神情;只能听到,萧石竹说出此话时,声音都是有些微微颤抖着的。或许他这个心狠手辣的人魂,也有不忍的时候吧......

    扶桑国西南国境,是一个复杂的地方,正西面连接着的,是被九幽国军一夜之间打残了的六天国,西南面接壤着的,却是在边境线上,一夜之间就严阵以待,大军聚集了的九幽国。而在南面,则是夹在扶桑国和雷泽国之间的飞头国西面国境。

    说起这飞头的鬼,那也是冥界中独一份的人魂。他们这一种名为飞头鬼的人魂,在人间时名叫飞头蛮,又叫落头氏,统统是无一例外地姓落。这不但姓氏古怪,且身体也古怪得很。他们可以首身分裂而不死,再以耳为双翅,让头颅高飞起来,飞出千百里也没事。只要头不死,这种鬼的身躯就算被人千疮百孔,他也死不了。两晋之后,这种被人们视为不详的鬼,在人间就灭了族了。直至今日,走出了阴曹地府你要想再看飞头鬼,那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以至于人间都把这类人魂,给列为了传说。

    而这东夷洲中的飞头国,就是这种飞头鬼的聚集地。国中别说其他人魂,就连妖魂也是少数民族,倒是这飞头鬼多如繁星。

    说这飞头鬼们本也是想在酆都大帝面前表现表现,才跟着扶桑国一起发兵,与屡天是打了个热火朝天。不曾想半路杀出了个九幽军,把他们辛辛苦苦打了一个月,也只不过是重创的边境线上的屡天军,一夜之间来了个全灭。打得屡天自己也命丧这边境之上,六天国一夜之间乱成一团。

    前线上的飞头鬼军们,那一夜是亲眼见了屡天军的覆灭的。也从胡回声震数十里的喊话中,得知了九幽国军为何来此。

    但知道了后,又见九幽国军秋风扫落叶一般,一个时辰之内把十多万屡天军全 歼,那飞头军无不心惊胆战的。事后,又是多有心有余悸。

    这训练有素的九幽军,战力实在恐怖。还有他们手中先进的火器和飞雷车、仙槎,也都无不是令飞头军们望而生畏的。

    通过此事,他们不但知道了九幽国是惹不起的,连对北阴朝的忠诚都也开始有些动摇。

    这日,胡回接到了命令就地休整,防御飞头军和扶桑军趁乱西进,而飞头国实在是没有勇气西进。

    前来前线督战的飞头王落寅,在军营的中军大帐之中,一直来回踱步。中年男鬼模样秃头着的落寅,已经有了淡淡皱眉,还长有鼓起的双眼,和浓密到把嘴都遮得看不见的络腮胡的脸上,写着的尽是烦闷。

    打了一个月的战,只是拿下了几座城池而已,其他的什么他也没有得到,这样赔本的表现,落寅觉得有还不如无。

    更何况,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跟着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在混下去也已是一件没有前途的事情。

    屡天手下,半数以上大军都是曾经叱刹风云,纵横阴曹地府的酆都军。但又如何,面对九幽国军,这些曾经横扫冥界给地的酆都军们,甚至连像样的还击都没能展开,就在九幽国的枪炮下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落寅思来想去,总觉得再效忠于有如日落了的北阴朝,自己终将就只会是酆都的炮灰。他非常想临阵倒戈,此时此刻这种念头更是强烈,只差一个决心了。

    踱步许久的落寅,最终走向了帐中挂着的东夷洲地图前。虽然比萧石竹和酆都大帝的冥界十洲地舆全图小了很多,但图中山水绘制的还是非常精致。

    落寅仔仔细细地看着身前的地图,偌大的东夷洲,茫茫无际的平原和森林,还有横亘在森林间的山陵山丘,以及纵横于平原上的河流湖泊,三分之二都已经被九幽国占为己有。

    这些年九幽国一边在积极的北上,一边在东进。以曾经的毛民国,如今的九幽国青木郡为基,多面出击,东夷洲中南方和西方以及中部地区,都已经牢牢地掌控在了九幽国的手中。

    如今东夷洲里,只有北部地区和东部地区还不是九幽国的。不过,也快了。如今的九幽国正在步步蚕食着东夷洲北地西部的遁神平原,瓦解着六天国,一旦让九幽国蚕食了这些地方,就该掉过头来对付他们了。

    以其到时候再投诚,不如现在识时务点,早些倒戈。

    落寅想到此,忽然下定了决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