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徐徐,卷着海水中透出的咸味刮上了悬崖,吹得百幻苗寨中参天古木和萧然松竹一阵摇晃。本是栖息在树干上的百幻蝶们,迎风翱翔,朝着蔚蓝的天空中高飞而去。

    本只是泛着淡蓝色荧光翅膀展开,在阴日之光下色彩变化出五光十色。

    “青丘国鬼使狐岚,见过白无常大人。”还了一礼的狐岚,掏出了自己身份文牒,以及一路走来,九幽国各地鬼官盖了印章的通关文牒,一起递给了白无常。

    “贵使请。”白无常仔仔细细地一番翻看,确认无误并无造假之后,把那些证件又还给了狐岚后侧身一让,打了个请的手势:“本官已在下面的寨中,为鬼使设下了酒水食物;贵使请先随我到寨中畅饮,去去旅途的疲惫,再动身前往都城也不迟。”。

    那狐岚也没跟他瞎客气,当下就是把头一点,带着他手下的鬼官们,跟着白无常朝着苗寨中而去。

    一路走来,舟车劳顿,又在海上颠簸了一月之久,狐岚这娇生惯养的贵族早已有些吃不消了。听到有酒水盛宴款待,更不用着急着赶路了,狐岚也就没有推辞。

    一路走来,只见得这村寨不小,寨中参天古木下,林立的吊脚楼俨然。坚实的吊脚楼,既可做家居住所,又能成为碉楼。且阡陌交通之间,鸡犬相闻,村中四处都洋溢着安逸和惬意。

    狐岚随着白无常,在九幽国鬼兵们拥簇护卫下,来到了村寨正中处的广场上。

    芦笙声声的广场上张灯结彩,场内已经设下了宴席。浇上了烈酒就变成五色的龙肉,在碳火烘烤下香飘四溢,切细的香柔花叶均匀地洒在了三尺鲈鱼作成的干鲙上,还有味道鲜美的白鱼鮔腊糖蟹和蜂蜜腌渍的鱁鮧,以及开了封泥,香冷如冰的碧筒酒,都让那狐岚一看,就不由得食指大动。

    白无常带着狐岚入座后,宴席开始,四周乐师们把芦笙吹得更是欢快。

    白无常端起了一杯茶水,对身边的狐岚说到:“职责在身,不能饮酒,我就以茶代酒,为来使接风了。”。

    狐岚也赶忙举起酒杯,与白无常推杯换盏起来。

    唯有那涂功奇,一直都是一言不发。一路走来,涂功奇是看得多,说的少。

    他一直在慢慢地暗中观察,发现九幽国的民风淳朴,军民与鬼官几乎都是同心同德,就连才被纳入版图不就的东夷洲中各地,亦是如此,这让涂功奇惊愕之余不由得好奇。他那个乖女婿,九幽王萧石竹是用什么法子,把千千万万地鬼团结在一起的。

    而萧石竹也不过就两招,虽然单一但却非常有效。一来彻底根除阶级制度,做到诸鬼平等。二来引发国中鬼民对北阴朝的恨,把北阴朝的恶变本加厉的宣传,无形中激起了鬼民们的恨意。所以只要北阴朝这个敌人还在一天,九幽国中大多数的鬼民们就会团结一致一天。

    除此之外,让涂功奇更是咂舌的,是九幽国的军事力量,实在是强大得超乎他的想象。

    除了军士们都有修行神鬼术之外,九幽国军的军士配发的火器,让涂功奇和使团里的其他鬼,都无不是看得眼花缭乱。

    如今再看那白无常;连这样的猛鬼,都效忠于萧石竹,让涂功奇费解这萧石竹倒底有什么神奇之余,也不得不羡慕。

    羡慕这九幽国的家大业大,羡慕这九幽国的鬼才济济,也羡慕他那女婿;明明是狗监鬼奴出生,但却都比他们这些入了阴曹地府,就一直顺风顺水的鬼们都混得好。

    当然,羡慕之余嫉妒也随之而来,涂功奇藏在宽大袖口后的双拳,也不由自主地攥紧。

    嫉妒,嫉妒他的女婿为何这么好命;却不愿意去好好想想,萧石竹能有今日的成就,就连死里逃生都不是经历了一两次了,如今他萧石竹有的一切,都不是从天而降,白给的。

    那都是萧石竹自己那命换来的。

    歌舞升平中,越想越是妒忌的涂功奇,抬起了自己的酒杯,五指紧攥杯身,昂头把被子竖了起来,喝了个见底。

    酒杯放下之时,那默默不语的涂功奇双眼也有些发红......

    绝香苑主楼旁凿地为池,修了一处池岸曲折自然的荷塘,虽是不大,但鬼母让宫人们在里面,种满了花茎上分为两歧,并开两朵花的瑞莲和碧色莲花。又在池中养了不少的横公鱼和火红色的赤鳖。

    又在清冽的池水上架设曲桥,横贯湖面之上。鬼母和萧石竹闲来无事时,都喜欢到那曲桥上去倚桥栏俯看,看池边石上晒太阳的赤鳖,看池水里结队往来的横公鱼们,在瑞莲和碧色莲花泼刺戏水。

    这日,萧石竹又站到了这池中曲桥上,手里拿着一个饭团,慢条斯理地把米粒扣下,心不在焉地把一点一点的米粒,往池中慢吞吞地抛下。

    他那皱着眉头的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神色,任由池中微风忽起,迎面而来,也久久没能将这神色吹散。

    鬼母带着萧茯苓,抱着萧茯茶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咳嗽一声,才让萧石竹从若有所思中缓过神来。

    “很少见到你能愣神这么久;我记得我们从认识到成亲,再到如今,我经常看到的是你在没个正行,要么就是斗蛐蛐,招猫逗狗,要么和陆吾英招他们吃喝玩乐,跑马南山等事情上,才是最有耐心和耐性。”鬼母看向了丈夫的双眼中,迸射出了淡淡的好奇,把丈夫上下一阵扫视后,调侃道:“今日怎么了,居然沉思了一个时辰都没挪步,也没换个站姿?”。

    一旁的萧茯苓听得一乐,眉开眼笑道:“娘,你怎么把我爹说的跟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一样?”。

    萧茯苓实在是很难想象,自己这么一个厉害的父亲,会是一个母亲所说的那种鬼。

    “茯苓啊,抱着你妹妹去一旁玩会,我跟你爹说点正事。”鬼母没有回答萧茯苓,而是转身把怀里的萧茯茶,交给了萧茯苓后,给身后的辰若使了个眼神,示意那辰若带着萧茯苓她们到一旁去玩。

    萧茯苓没在多问,抱着妹妹和辰若转身离开了荷塘,去凤仪亭那边去玩去了。

    待他们走后,鬼母踏前一步,与缓过神来后依旧沉默着的萧石竹比肩而立,目视着萧石竹目光所及之处的一朵有叶无花的瑞莲,缓缓说到:“你在头疼,是应该让胡回他们继续北伐,还是长时间休整?”。

    “是。”微微一怔的萧石竹,随之就翘起了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随之也终于开口对鬼母说到:“这事情不能再拖了,日落前我得拿出决定来。”。

    知他者莫过于鬼母了,她说的一点都没错。一天前,萧石竹相继收到了东夷洲那边的战报。胡回横扫了屡天的前沿阵地,密集的炮火击毙了屡天和枷锁将军。玄水和羽荣以及吉殇朱亥,还有姑射神女也一同率军北上,多路出击。一日之内,九幽国军就连克屡天治下的六天国十八座城池。俘虏军士近二十多万。屡天创建的这个短命的六天国,在一日一夜之间完全瘫痪。

    接下来,九幽国军所面对的问题就是,是要就地休整,整顿才夺下来的城池?还是继续北伐,秋风扫落叶一般,把屡天这个才建立了不久的六天国给彻底灭了?

    九幽国吞并东夷洲的战争,持续了近两年,打得太久了。继续拖下去,对九幽国的损失和消耗太多。

    虽说,此战再打上个十年,九幽国也是耗得起的,但毕竟九幽国还有个强大的死敌北阴朝存在,多少也得多保留一些实力和物资,才能确保与北阴朝的战争中提高胜率。

    更何况青丘狐国的使团就要来了,一旦青丘狐国的使团抵达,就意味着九幽国要发兵前往东瀛洲,开始吞并东瀛洲的计划。

    多线作战不是不可以,但东夷洲的战争要尽快结束才行。这样,东夷洲才能成为东瀛洲战场的坚实后盾。

    可就算是萧石竹这么想,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东夷洲中,除了已经被九幽国军一夜间打成一盘散沙的六天国外,还有扶桑国雷泽国和飞头国等等小鬼国,一旦他发兵去横扫六天国剩下的城镇,那么这些和北阴朝暧昧不清的鬼国,是极有可能会趁虚而入的。

    所以,萧石竹在继续战斗还是进入修真之事上,第一次举棋不定,难以抉择。

    “我们不妨换个思路。”鬼母见他那笑意,很快就随着沉思而消散后,嫣然一笑,风情万种:“扶桑国也好,飞头国也罢,他们都不是一个拳头。但我们的军队,是五指合拢的一个拳头。”。

    萧石竹闻言,把眉头再次皱起,还是一言不发。

    “他们一旦要趁虚而入就会多路出击,但这样他们就更没法凝聚力量。我们也可以多路出击,但我们的军力就算分散了,也不会出现无法凝聚力量的情况。”鬼母顿了顿声,对萧石竹娓娓说道:“你可以让胡回和姑射神女按兵不动,就地休整,把横扫六天国的任务,交给羽荣和玄水就行。 另外,也可以让林聪从南地发兵,先与冬月配合拿下雷泽国,使得其他的鬼国势力逐步瓦解。”。

    她说的这个办法,萧石竹不是没有想过,如果他要出击,让东夷洲中的部队取消休整,也只能有这个办法。只是这样一来,补给线太多,难以统一调度。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虽然他手下的尽是鬼兵,但也得吃鬼粮才能活下去的。补给线一旦出问题,大军就会士气低落,军心动摇。

    更何况屡天下手大军已经成穷寇,能否追击都是个大问题。

    鬼母见他又是皱眉不语,举棋不定,稍加细想就知道萧石竹还在担心什么,于是又道:“让羽荣和玄水吉殇他们,沿海岸线进兵,稳扎稳打;且补给线让共工从海上运输,穷寇可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