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城上天高云淡,难得的大晴天,却还是有凉风在城内城外不停地肆虐,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城门楼子上林立着的旗杆上,飘扬着的北阴朝百鬼旗,一直摇摆招展着,猎猎作响间不停的上下翻飞。

    疾风呼啸而来,甘柳二将相视一望,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对于他们来说,一直郁闷的事情,在今日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两鬼豁然开朗,心情也如头顶苍穹一般明朗。

    他们没有正当理由杀死泰逢,可酆都大帝有啊。只要他们引导酆都大帝,作出了错误的判断,把泰逢定为因为嫌官小,要报复北阴朝而通敌的叛徒,那么泰逢必然是必死无疑。

    “嗯,既然如今没有证据,那我们就给他变点证据出来,与颛顼的书信往来,与应龙的书信往来。”那柳将军脸上郁闷不见,笑意浮现:“这对我们哥俩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嗯,只要弄死了泰逢,你我就是这凤麟洲的土皇帝了。”看着春风得意的柳将军,甘将军也是嘿嘿一笑。

    两鬼更是得意之时,却都忘了各自的身后不远处,还跟着随行的卫兵。

    其中一个卫兵,与其他卫兵一样手持长矛腰挎长刀,笔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不斜视地直视着前方,却把他们两鬼对话,都一字不漏地听在了耳中......

    冬末那清冷的月辉投下,玉阙宫绝香苑中随处可见月辉中竹树萧然下,珊珊修竹,随风伴月,舞动出了一曲曲优美的舞蹈。

    萧石竹往批阅完奏本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却不敢打出太大声的哈欠。

    那主楼中现在很是幽静,鬼母已经带着他的二女儿萧茯茶睡了,萧石竹也怕自己的哈欠声太过于的响亮,把她们给吵醒了。

    萧石竹伸了懒腰后,缓步绕过了奏案,朝着大门那边走了过去。

    阴月之光如水一般,从玉阙宫上空的天坑坑口洒落了下来,铺满了宫中的每一个角落。绝香苑中的堆叠假山上泉水叮咚,周遭古松青青,修长瞑竹和奇花异草在湛蓝色的月辉下随着阴风,齐齐轻摆舞动。

    就连主楼门口的一对刻工细腻的人身蛇尾的古神玉石石像,也在阴月之光的照耀下更是体态逼真,石像身上的线条、纹样随着月光的流转,变得更是流畅清晰,连双目也比白天是更是炯炯有神,神采焕发。

    当萧石竹站到了大门边上时,便对还侯在门口边上的若辰问到:“青岚呢?有东夷洲的消息了吗?”。

    “回主公的话。”若辰闻言,转身过来对萧石竹徐徐行了一个万福后,缓缓道:“青岚大人去速报司盯着东夷洲的情报了,如今还没有东夷洲那边的消息传来。”。

    “嗯,那你去给我泡杯茶,然后去休息吧。”萧石竹摆了摆手,示意辰若先去泡茶。

    那辰若应了一声,随之退去。

    辰若离去后,一阵冷风迎面拂来,萧石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继而看着楼前苑中,那些沐浴在月光下的花草石泉,愣愣出神。

    子夜之前,东夷洲中胡回传来消失,抓到了锁将军,并且审问出了锁将军是带着鬼兵假扮成了九幽军的目的,就是要假冒成九幽国军去偷袭飞头军和扶桑军,从而把九幽国被迫拉入战局。

    这消息彻底激怒了萧石竹,屡天三番五次的阳奉阴违,让萧石竹彻底没了耐心;他当即对东夷洲中北地各将领下令,让他们做好出兵准备,在天亮前要让屡天的六天国南面边境各城相继沦陷。

    九幽国的军规,边境守军常年都是备战状态,不分昼夜也无节假日,军士只可以轮番休假。以备可以随时发兵,或是抵御来犯之敌。

    萧石竹一声令下,不出一个时辰,东夷洲北地各处的九幽国边境守军,就能同时发兵进发,趁夜给屡天这家伙一个措手不及的打击。

    所以今夜,萧石竹并没有急于去休息,而是一直在等着,等着东夷洲中的战报传回,好立马下达下一步的命令。

    “怎么还不休息。”就在萧石竹倚着门框,注视着身前院中月光下景色愣愣出神时,鬼母轻柔的声音已从他身后传来。

    萧石竹闻声转头看去,就见睡醒了一觉的鬼母,已抱着一件云狐皮制成的披风,走到了他的身后,把手里的披风往他身上披了过去。

    “大晚上的天凉,别出来乱跑了,小心着凉了。”萧石竹放手又取下了背上披着的立领对襟,衣身长及踝的披风,给妻子仔仔细细地披上。

    “我也是在阴曹地府里,做过在夹缝里求生存的小鬼国的冥王的,可没这么娇气。”鬼母嫣然一笑,脸上骄傲一闪而逝。随之又要解开那件披风,却被萧石竹把手按住,不许她脱下披风。

    “快回去休息吧,东夷洲的军报我等着就行。”萧石竹在这一刻,全然没了往日的霸气,只有对鬼母那无微不至的关心。

    “没事,都睡了几个时辰了,我陪你等一等。”鬼母说着此话,扶着丈夫朝楼中而去。

    进到楼中,鬼母把萧石竹带到花间椅子上坐下,去把自己的手炉取来,递给了萧石竹后,注视着丈夫那微微皱着的眉头,便知道丈夫隐约是在担心什么。于是又是微微一笑,宽慰他道:“放心吧,羽荣和玄水,还有胡回都是身经百战的优秀将领,他们陪着你东征西讨,也在积累战斗经验,加上月丫头他们开发的先进火器,对付屡天绰绰有余。”。

    萧石竹确实是担心屡天不好对付,对付手上的军士,都是厉鬼和恶鬼组成的酆都军。他在朔月岛,在东夷洲都和酆都军有过正面交锋,深知这些鬼兵的战斗力绝非其他鬼国可比。

    但他又不得不新打屡天,除了因为屡天三番五次的惹恼他以外,还有就是因为,打了屡天,征服了屡天在先,可以有效地能威慑东夷洲中其他鬼国。

    虽不至于有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梦幻结果,但再随后九幽国发兵征讨其他洲中鬼国时,威慑的作用会让其他的鬼国多少有些怯战。

    “知我者永远是你,我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但是由鬼母这么简单的一番宽慰,萧石竹确实也没那么担心了。于是呵呵一笑,把手炉放下,接过了才走进来的辰若,递给他的热茶。

    热茶才入手,萧石竹都没来得及吹吹热气喝上一口,青岚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连禀告都没有一声。

    一般这种情况,是速报司那边传来了加急的情报,不然青岚不会这么无礼的。萧石竹心头暗自揣度:“莫非是东夷洲来消息了?”。

    只见得这满头大汗的青岚,快步疾行,三两个箭步,就已冲到了萧石竹的前方站到。还来不及把气喘匀,匆匆间草草一行礼,下一秒后说出来的话,让萧石竹多少有些失望:“大王,凤麟洲加急情报,请你定夺。”。

    “凤麟洲?”但是,随之萧石竹又有几分好奇。

    目前九幽国的目标不是那边,但要未雨绸缪,为将来的进兵做准备,萧石竹在三年前就已经在凤麟洲各地,都暗中安排了玄教教徒,命令他们暗中蛰伏,探听那边的一切情报,好让千里之外的萧石竹亦能对凤麟洲内一切了如指掌。

    据了解,如今的凤麟洲中已经乱成一团,酆都政权表面上是掌控了整个凤麟洲,但暗中还有颛顼和应龙等这一类的叛军,是不是地偷袭一下酆都军,让驻扎在凤麟洲北阴朝鬼兵鬼将,头疼不已。但这一切的麻烦,都和九幽国无关。

    “什么急报?”当下,萧石竹吹了吹杯中升起的热气,缓缓问到。他打心眼里不相信,凤麟洲那边会有什么与九幽国有关急事,也就暂时没什么怎么当回事。

    青岚赶忙开口,把玄教教徒们探听到的,甘柳二将要合谋陷害泰逢一事,一字不漏地对萧石竹娓娓道来。

    喝着茶等青岚把此事说完后,萧石竹忽然不再那么不以为然了。

    他早知道泰逢这个老鬼,也通过玄教教徒发展的新教徒,蓐收曾经的部下传来的情报得知,此鬼曾经是酆都大帝安插在了有熊国里的一颗闲棋冷子,也是暗中监视着姬轩辕一举一动的北阴朝高级密探。

    但在九幽国暗中泄密给了颛顼和应龙之后不久,飞霜谷一战中计蒙战死后,泰逢一直被甘柳二将压制,软禁和怀疑,让他总是郁郁不得志的。而萧石竹一直想把这种老神级别,有能力很的老鬼给拉拢过来,为他,为九幽国所用。而这泰逢的郁郁不得志,正好可以利用。

    只是虽然可以利用,可通过玄教教徒们的暗中观察,这泰逢虽然郁闷,对甘柳二将也很是反感,但依旧对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忠心耿耿。这让萧石竹,一直没敢下手。

    其他的都好说,他萧石竹用的鬼唯一一条苛刻的条件,那就是不得对北阴朝抱有任何忠诚;当然,如果是对北阴朝恨之入骨的鬼,那再好不过。

    如今,甘柳二将的陷害似乎让萧石竹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如果放纵甘柳二将使卑鄙手段,把泰逢逼上梁山,这或许就能断了泰逢对北阴朝,对酆都大帝的忠诚。继而拉拢过来,让泰逢为九幽国效力。

    要做到这点,萧石竹必须让泰逢憎恨酆都大帝,而甘柳二将为了一己私欲,要陷害泰逢的此事,正好可以好好利用,把泰逢借此拉拢过来。

    “你去速报司,让他们传令凤麟洲中的玄教教徒,暗中观察不得插手。把泰逢每日的情况,都要如实上报。”萧石竹沉吟片刻后,对青岚缓缓说到:“一旦甘柳二将开始陷害泰逢,就做好救援泰逢,转移泰逢出凤麟洲的准备。待到酆都大帝处决圣旨下达到了凤麟洲中,玄教教徒们就要暗中解救泰逢,并且给甘柳二将作出一个泰逢不甘受辱,自杀的假象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