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621】讨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黑雪随凄风卷席而落,大殿上空密布着惨淡愁云。从殿内飘出的惨叫声凄厉得很,令朱买臣一听就是心头一凛。但从声音来看,并不是酆都大帝,故而朱买臣并未面露惊愕和慌张,只有因惨叫声过于凄厉,从而浮现了几分畏惧于五官之间。

    今日冬至,是阴曹地府中的大节;按例,酆都大帝是要吃人魂的。而且独爱吃幼童或是鬼婴;近来十多年内,人间多有堕胎的,正好可以满足酆都大帝的口腹之欲。几乎所有因为堕胎而形成的灵婴,进入了阴曹地府后都成了酆都大帝的盘中餐,腹中食。

    那些供酆都大帝食用的人魂,不是被他张口一吸,就吞入了腹中。或是直接咬住脖子,就是一嘴撕破喉咙,在人魂体魄化为齑粉之前,把他们的鬼血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就吸了个干干净净。

    据说,见过酆都大帝吞噬啃噬他鬼之鬼,无不心胆俱裂的。就算是在冥界中上过了战场,在刀光剑影中不知死里逃生不少次的鬼将,也不敢直视这个过程。故而朱买臣迟迟没有迈步朝前而去,也没有急于通报。并且站在殿门外时,他一直是低头垂首着,断然不敢瞄一眼那血雾迷茫的殿中。

    直到那殿中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停歇下来后片刻,他才在殿外一整自己的衣袍,对着殿内朗声道:“臣朱买臣,奉旨入宫觐见陛下。”。

    话才说完,大殿中就传出了酆都大帝的声音:“进!”。话语中透着明显的愉悦,不似往日那么阴沉,而又充斥着杀气。

    看来今日这段人魂宴,酆都大帝还算吃的开心。

    朱买臣应了一声,迈步向前。当他跨过朱漆雕金的门槛时,胃中顿时一阵酸水翻涌,五脏六腑中翻江倒海了起来。

    原本华丽的大殿上,鬼血红雾迷茫,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绛色鬼血血点血迹,散落在金砖的地上和大殿的金柱上。

    看来今年酆都大帝又是把大多数用来果腹的人魂,进行了撕喉吸血,并没有太多的生吞人魂。

    尤其是血雾中那刺鼻的血腥,让朱买臣很是不适。他是使劲强忍着恶心,紧皱着眉头,才把呕吐感强压住了。

    朱买臣快步走到了大殿深处,站到了盘膝而坐草席上的酆都大帝身前,持笏跪下后,给一脸惬意,正在剔牙的酆都大帝磕了个沉闷的响头:“臣朱买臣,见过陛下。”。

    额头紧贴着冰冷地砖的他,迟迟不敢抬起头来。

    “都准备好了吗?”酆都大帝缓缓问到。

    “是的,臣一会就出发。”跪在地上的朱买臣,依旧没敢抬起头来。

    打了个饱嗝的酆都大帝,从嘴里喷薄出一股血腥。

    跪在他身前的朱买臣,又不由得一阵皱眉。

    “去了之后,先团结那些洲内冥王们,联合他们的鬼兵把青丘国攻克。但凡青丘国的鬼民,只要有桌腿高的全部斩首,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不留。”酆都大帝双眼微微眯起,成了一条细缝,眼中顿时浮现了凌厉的杀气,身边灯台上烛火,也随着杀气带起的寒风一阵摇曳。

    顿时,酆都大帝脸上五官被晃动的阴暗笼罩。

    “剩下的小鬼,全部阉割之后送来宫中为奴。”朱买臣还没来得及应声,只是一顿的酆都大帝,又对他下达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命令:“或者分给军士们充当军粮也行。”。

    “诺。”在酆都大帝平静地说完那话之后,眉头一跳的朱买臣,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

    “为了让你更好的控制东瀛洲局面,以便在平息了青丘狐国之乱后,更好的架空其他洲内冥王诸侯,我给你加派了三千鬼差和一千神通鬼,还有一个得力助手。”接着,有缓缓说到的酆都大帝,在说完此话后,抬手起来轻轻地拍了拍。

    脆亮的掌声,随即在金柱耸立,金砖铺地的华丽大殿中回荡开来。

    掌声还未落地,一个戴百姓帽,上插琼花一朵,手执黄龙枪一把的魁梧人魂,脚踏一朵乌黑鬼云,从殿外飘然入内,站到了朱买臣身边。

    此鬼浑身肌肤紫黑,唯有脸上一片白净,毫无血色。方才站定,便弯起膝盖跪在地上,对酆都大帝行了一个跪礼。

    朱买臣好奇之下,微微转头朝着来鬼看去,瞬间认出了来鬼,正是人间歌功颂德的东岳十太保之一的孟元帅孟山。

    说起这孟山,在人间时确实如人间传说所说那般本是个正直的狱官。又为人仁义孝慈,敢作敢为。

    但是到了地府,考取了北阴朝公务员的他,也渐渐变得喜欢和酆都大帝这种恶神同流合污。北阴朝谋害人魂的事,他孟山可没少参与。

    远的不说,就说说萧石竹来到冥界的前一年,昆仑洲中发生的人魂暴动,就是他指挥平息的。在平息之后,为了讨好酆都大帝,孟山毫不犹豫地把投降的战俘押解进京,挡着全城鬼民的面,一个个斩首示众。

    据说,那近十万俘虏连着斩首了三天三夜,才杀了个精光。执行斩首的刽子手们,手中斩首大刀都换了几把,才把那些人魂屠杀殆尽。

    此事让酆都和六天洲中的鬼民,无不骇然,至今依旧心有余悸。而孟山,也得到了酆都大帝的褒奖。

    这种毫无人道之事,他孟山可是做的不少;原因无他,只因人间的神话那都是人们美好的寄托而已。而现实则是,孟山一腔热血和正义,也不得不屈服于在阴曹地府中一鬼独大的古神酆都大帝。

    为了不被轮回成猪狗牛羊,他就得迎合酆都大帝,与其一起风雨同舟。否则的话,他就只能去人间做个鸡鸭或是猪狗,免不了也是落得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下一世成了猪狗或是鸡鸭的兽魂,到了冥界,又是他鬼果腹之食。

    千百年来,孟山不得不提着他此时紧握在手,枪柄上雕刻出两条栩栩如生的黄龙长枪,为北阴朝东征西讨。屠城屠杀,涂炭生灵,只为了他自己不成为他人和他鬼的盘中餐而已。

    也不知人间还把他供奉为善神,修碑建庙,香火供奉着的人们,知道了此事后会作何感想?

    大殿外,风雪愈来愈猛,刺骨的阴冷寒风狂啸怒号,卷席着黑色的大片雪花,带起浓郁的阴气摇撼着树枝,发狂似在天地间横冲直撞。

    阴气冲上大殿,使得殿内更是阴寒,再加上酆都大帝眼中喷薄的凌厉杀气,登时就叫朱买臣和孟山,都透不过气,说不出话来。

    “孟山,本是我留着对付萧石竹的王牌,但东夷洲已名存实亡,东瀛洲必须牢牢控制在朝廷手中,就派给你做个助手。”酆都大帝依旧杀气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垂首跪在地上的朱买臣身上,沉声道:“希望你别辜负了朕的厚望。”......

    冬至时的东夷洲中,有如玄炎洲以南的南蛮和大多数地区一样,并未大雪飞扬;但却有狂风暴雨从天而降,不知疲倦地一遍遍洗刷着地上一切有形之物。

    乌云密布下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珠从天而降,散落在了穹冥城中,带起了一阵阵劈啪作响。

    城市的正中处,巍然矗立着揽月楼,高翘的飞檐翘角上,滴水如瀑,带起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水流从楼上飞檐上飞落而下,模糊着楼中的一片灯火通明。危襟正坐在一楼大堂深处宝椅上的屡天,如今已是鸟枪换炮,身上穿上了绫罗绸缎所织的衮服,青衣上龙章在肩,山章在背,火和华虫以及宗彝在袖。

    头上也是戴上了玄表朱里的冕冠,前后各九旒垂下。每旒各五采缫九就,贯五采玉九,微微一晃便是一阵哗啦细响传来。

    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一身华服穿在身上,苍老的屡天也有了几分冥界诸侯的威仪。

    如今的他已是自立为王,自称屡天王,所占领地成了一个鬼国,名曰六天国。除此之外,屡天还在自己所占的领地内加封文武,私自任命了大批鬼官鬼将,有令百官颁制新历,铸属于他自己都有的冥币。

    这一系列的措施,都昭示着他从此与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分道扬镳。而在领地内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开矿鼓铸,则是为了有一天与北阴朝开矿做准备。

    屡天作出这些举动,除了愤恨酆都大帝杀了他的挚友宗天外,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萧石竹都能做冥王,雄霸一方,与北阴朝挺直腰板地交战,他屡天有何不可?

    只是他没有萧石竹那本事,才上任,就遇到了东夷洲中,除了九幽国以外的其他鬼国的围攻。就连当初,在他面前摇尾乞怜的大羿和扶桑国,也在一夜之间发兵百万,连夺他边境城镇哨所十座,这让屡天头疼不已。

    好在屡天手下的酆都军也是身经百战,丢了十来座城镇哨所之后,就没在让敌军更进一步。

    屡天举目,抬眼看向了身前一高一矮的两个人魂。高大伟岸的那个鬼是枷将军金枷,头戴金箍著红绣袍,赤红的圆脸上面露凶狠状,加上凸眼吐獠牙,更显狰狞;矮瘦那个人魂是锁将军银锁,头上亦有金箍,但著蓝袍,脸色却是青绿色的。

    这两个家伙本是随着阴天出征九幽国漫江城的,但却在阴天伏诛后带着几百残兵败将,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北阴朝对待战败军士的惩罚很重,动辄就是杖击八十,严重者甚至会被斩首或是灭族。而屡天正好利用了北阴朝鬼将们,对着严苛的惩罚惧怕的这点,才顺利地拉拢了这两个曾经效忠于酆都大帝的鬼将。

    而如今屡天要化解自己四面受敌的被动和不利,还得寄托在这二鬼身上。

    屡天眼中询问的目光,在两鬼脸上一扫而过后,狐疑道:“如今讨好九幽国,真的能让九幽国出兵吗?”。

    “当然。”枷将军没有说话,锁将军银锁却道:“九幽国是我们的盟友,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的,只要大王求求九幽王,他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