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620】辞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言说罢,亭中气氛更是尴尬。那狐姬如坐针毡,面对萧茯苓迟迟不敢抬头起来,更是有委屈也不敢发怒。

    一来茯苓不过是个孩子,与她争锋相对太小孩子气。二来对方可是萧石竹最宠的孩子。涂瑶清不过是萧石竹的妾而已;冥界虽然纳妾合法,但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头百姓鬼民们,家里的妾都无不例外的是一生为妾,终身为奴的命运,她涂瑶清纵然有青丘国的后台,也断然不敢与嫡生的萧茯苓叫板。

    亭中诸鬼还没缓过神来,萧茯苓又如自言自语一般,缓缓说到:“我家的九幽国现在是一颗参天大树了,所以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来乘凉了啊。以前不都看不起我爹吗?动不动就说他是狗监出身,没资格做冥王的鬼可是浩如星海啊,狐姬娘娘你爹也说过这样的话吧?”。

    萧茯苓说着此话,就斜了一眼身旁的狐姬。而言外之意,所谓的阿猫阿狗,就是狐姬。

    “萧茯苓,不能没有教养,快给狐姬陪不是。”鬼母更怒了;萧茯苓今日的表现,不但会让她脸上无光,反而也会祸从口出。当下,已气得微微发抖的鬼母强压着怒火,沉声呵斥出口时,直瞪着萧茯苓的双眼中愤怒已不减反增。

    “好。”看透了涂功奇献女目的的萧茯苓,本就反感狐姬,对其越说越愤恨,怒哼一声站起身来。但见鬼母一脸阴沉后,便恍然大悟,深知万事不能做绝了,话也不能说绝了,于是收起脸上的淡淡怒色之际,一整自己的衣裙,再次转身面向涂瑶清,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佯装客气地道:“狐姬娘娘,方才是茯苓说话不过脑子了,还请你见谅。”。

    此言一出,亭中诸鬼脸上的尴尬缓和了不少。鬼母脸上的阴沉,也少了些许。

    萧石竹淡笑着看向女儿,见已经坐下的萧茯苓,脸上瞬间已无任何反感,反而注视着微微垂首着的狐姬,微微笑道:“请狐姬别跟我一般见识啊,我就是个小屁孩,刚才有口无心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话语平缓,一反之前的阴阳怪气。

    说着此话,萧茯苓就拿起了酒壶,主动给狐姬涂瑶清斟酒。赖月绮和英招等,也为附和着,为两鬼讲和。

    “并没有和你计较的,童言无忌。”涂瑶清听着水酒入杯咕嘟声,微微抬头起来,对萧茯苓抿嘴一笑,还真是不再与萧茯苓计较,反而觉得这孩子识时务,早已把萧茯苓阴阳怪气地说她的话,忘到了脑后。

    原本亭中剑拔弩张和尴尬的气氛,得以缓解。

    也是萧茯苓运气好,涂瑶清在如何主动考上她的父王,也尚有一丝纯洁,至少没有像涂功奇那般利欲熏心。对这门婚事,涂瑶清不过是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外,也对青丘国苍生的怜悯。为此,涂瑶清是万万不会和萧茯苓去争锋相对的。否则就萧茯苓今日这番言论,非但会引来涂瑶清的记仇,还会把涂瑶清逼急了,索性做出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假借睚眦必报把萧茯苓暗中除掉之举不可。

    而鬼母之前的盛怒,也正是怕女儿因此惹祸上身。与见风使舵,明哲保身,懂得何时该穷追猛打,何时又该收着爪子的萧石竹相比,萧茯苓太嫩了。

    当然,萧茯苓这偶尔冲动的性格,也是遗传了萧石竹的。

    如今鬼母见气氛缓解,涂瑶清更是没有记仇的意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怒骂了女儿一句:“你就是属斗鸡的,和谁都是见面就掐,真得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了。”。

    萧茯苓笑笑,没在说话,只是默默地举起了自己酒杯,给狐姬敬酒。

    “不开心的事情就不提了,都动筷吃饭吧。”萧石竹暗中扯了扯鬼母的袖子,示意她别再说了后,另一手拿起了自己的筷子,招呼着诸鬼开始了家宴。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深夜,这才散去。赖月绮和狐姬各自回宫,英招钦原和影儿一起,对着陆吾去了他的官邸。绝香苑的龙威亭里,只剩下悠哉悠哉地喝茶的萧石竹,和嬉皮笑脸的萧茯苓,还有诸鬼一走,就沉下脸来的鬼母。

    亭外北风依旧,不停地呼啸着。

    “萧茯苓,你今天差点闯祸了知道吗?”就在鬼母闷闷不乐之时,萧石竹忽然把脸一沉,难得一见地对宝贝女儿沉声呵斥道:“若不是你娘亲及时阻止你,你非骂得涂瑶清狗急跳墙不可。”。

    一旁的萧茯苓猛然一愣,抬起的茶杯停在了嘴前。

    “谁都知道,她是为了他们涂家和青丘狐国的利益嫁进来的,也知道她父亲要借着她的肚子,给你老子我生个儿子,然后她父亲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小公子的外公(阴曹地府冥王诸侯的孩子只能叫公子,不能叫王子),从而在我国中占有一席之地。但这几日相处下来,我发现涂瑶清不是个利欲熏心的鬼,而且她并不希望他的父亲欲壑难填,甚至不希望有孩子。只要她狐姬没有孩子,他父亲涂功奇在我国中的势力也不会无限增长。但你什么都没弄清楚,上来就明朝暗讽,只会把她逼急了。”萧石竹轻叹一声,脸上阴沉淡去些许,同时伸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后,继续言传身教道:“日后见了那狐姬,你还是客客气气的好。千万别再对她有成见了,显得小气不说,还容易给自己树敌。”。

    “只要你对她保持友好,涂瑶清就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甚至还会成为你的助力。”鬼母也收起了怒气,接过话来对女儿耐心的说到:“你在学宫里学会的那些雷霆手段,应该用在涂瑶清对你争锋相对时,而不是她都对你示好的时候。”。

    萧茯苓也不傻,闻听了萧石竹和鬼母的你一句我一言后,认认真真的稍加细想一番后,也知道今日她之前的言行举止不但有失体统,而且做错的太多了,惭愧之下竟是无颜顶嘴。

    “明早我带上些东西,去千乘宫给狐姬赔个罪。”一番沉吟后,想到了对策的萧茯苓缓缓说到:“诚心诚意的再给她赔个不是。”。

    “嗯,把关系缓和一下,不必争锋相对。”萧石竹闻言后点头间,又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微微笑道:“更何况你爹老子我还没老糊涂,她狐姬就算能给我生十个八个小鬼,也不会因此受宠而冷落了你娘,更不会因此重男轻女。和她成婚,不过是为我国在东瀛洲找一块立足之地而已。你就安安心心的,先把你的学业完成。往后对待狐姬也要要和平相处,以免她记仇于心,和你明争暗斗,反而给你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

    “是。”萧茯苓也是笑了笑后,轻轻地抿了一口茶。

    “既然看在你这么乖的面上,那我就提前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见女儿立马懂得反思,萧石竹和鬼母相视一笑后,又对萧茯苓说到:“我已经下令在天权殿上,给你设下了桌椅。往后学宫的早课你不必去了,与我和娘一起上朝议事。”。

    萧茯苓一听这话,望向父亲的双眼立刻瞪大,微微张唇却欲言又止。这不仅仅是萧石竹和鬼母对萧茯苓能力的肯定,还是赐予了她一份光荣和骄傲。

    能与九幽国的国主国母同殿议事,等于说萧石竹正大光明地向诸鬼臣昭示,萧茯苓就是他的接班人一样。这个忽如其来的惊喜,让萧茯苓猛然愣住,迟迟缓不过神来。

    就在她愣神间,鬼母忽然对丈夫笑道:“看来我们的女儿是不愿意啊,那要不就把那宝座撤了得了?”。

    “我看也是,省的给她压力。小鬼嘛,吃吃喝喝玩玩就行。”萧石竹配合着鬼母,微微颌首间,若有所思之色顿时浮现脸上。

    “我愿意啊。”顿时面露焦虑的萧茯苓腾地站起身来,急声大喊道:“这不是这个好消息来的太突然了吗?重要让我惊讶一下吧?”。

    说着此话,她眼中迸射出哀求的目光,向着母亲鬼母而去:“娘,你和我爹都是大鬼了,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亭外寒风中,又飘起了黑雪,寒意更浓阴气更重。

    亭中鬼母和萧石竹,见女儿那着急得把小脸憋得通红,甚是可爱;都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透着其乐融融的欢乐笑声,穿过了被寒风吹起的帷幔飘到了苑中,在落有黑雪片片的草木假山间回荡开来......

    同样是黑雪满天的酆都中,今日也是一派喜庆。城中长明灯,在黑夜中泛起点点火光,从高耸入云的罗酆山上向下望去,那城内就有如铺开了星河,壮观而又美丽,全无丝毫的诡异和死气沉沉。

    朱买臣骑着一匹能腾空的兽魂,乘风飞到山顶,在宫门前停下,翻身下来后对守门禁军说明来由,展示了入宫令牌后,穿过宫门朝着飞舞黑雪下依旧金碧辉煌的六天神鬼宫中而去。

    他是来向酆都大帝辞行的;朱买臣即将率领一支军队和数百名北阴朝的鬼吏阴官,前往东瀛洲中。首先,代替酆都大帝统一调动洲内青丘国以外的其他冥王,以其他们的军队。

    接下来,就是剿灭青丘国,然后再把这些冥王们都架空,最终让北阴朝牢牢地掌控着东瀛洲中的一切。

    此事交给他鬼去办的话,酆都大帝并不放心,只能是把这个重任交给追魂都尉的朱买臣了。

    而即将远行的朱买臣此时冒雪上山,也是安惯例来给酆都大帝辞行的。

    宫中灯火摇曳,带起一片片晃动的阴影。朱买臣在风雪下,于亭台楼阁之间穿梭了许久后,终于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北阴中天殿前。

    脚不停步的朱买臣,迈步踩着制作精细,刻有不同的花纹,有祥云、寿山等图纹的丹陛盘的石阶,登上了高大的台基,站到了北阴中天殿的大门前时,就听到殿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